等你懂我

2013-10-15 15:00 | 作者:一曲红绡 | 散文吧首发

历史的轮廓斑驳了一圈又一圈,朝来夕往的探索永远也换不回真实的痕迹;红楼泛黄了一页又一页,形形色色的人心永远也不可能明白当事心情;黄沙风靡了一寸又一寸,被吞噬的那刻谁又能懂得当时的眼泪等你懂我,在历史的潮流里;等你懂我,在红楼的玲珑中;等你懂我,在黄沙的琥珀泪间。

等你懂我,在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数以万计的时间累积,经由岁月的洗礼,在风霜寒风之中孕育,在青绿香绕之中孕育,在秋风瑟瑟之中凋零。就在这个季节,看远处那簇风景慢慢陨落,有着玫瑰的妩媚,有着菊花的清新,又有着荷花的淡雅,又有着对过去稍纵即逝的记忆。那些枝头上已没了往日的翠绿,已没了往日的绚烂,只剩下一抹夕阳西下的精彩,只剩下零星布散风景。远处的紫荆,比起那年我们共同欣赏的颜色深些,又没有那地方的色彩多样,但是每个早上总会频频注目,不知道缘何,只听到“等你懂我”。

在花期已逝去的季节,脚印深浅的印在两旁的林荫小道上,顺着这些错综复杂的痕迹我也深一脚浅一脚的反复行走。在我刚刚来到的时候,就对她说到这里的落叶,我说看到落叶就想起你了,我说并非秋天才落叶,我说为什么那个季节落叶会沙沙直响。没看到一片落叶就想起远方的她,然后她,然后她……多米诺骨牌效应原来是这样的。今早我轻轻踢了一片落叶,看着林荫小道洒着点点落叶,我在想什么呢?我又想起了你,可是缘何每天要注意落叶,缘何不是从眼前飘过就飘过,心思也会跟着飘走,只听到“等你懂我”。

南方的城市秋意一直没有来临,还是身穿袖的我踏在往常的路上,我看熙熙攘攘的人已经成为习惯,我看形形色色的飞跃而逝的美好也已成为习惯。在扪心自问为何陷入这样的光景之时,我又看到那一排说花非花,似树非树的风景,很多个早晨都是望着它走过来的。在幕降临的路灯下我也曾瞧见它的容颜,那不是花,却是我在这个季节看到的最灿烂的花;那不是花,是停在树梢的精灵。一圈圈令人着迷的精灵,我问我自己为何总是关注你,只听到“等你懂我”。

我知道木棉火焰的时代已被更替,我知道那根光秃秃的树干上明年会再次红艳,到那时候又可以驻足将那美好的画面尽收眼底,到那时候又可以想起你说的木棉花是寂寞温暖的话。待到风景依旧时,人情世故恍如昨日;待到满树冷艳红润时,你可向我再说起木棉的那些事儿。缘何这个季节想起木棉的点点滴滴,只听到“等你懂我”。

你知道你给我的盒子里栽种她给我仙人掌已经慢慢成长了吗?你知道就在今晨它还刺伤了我的手指了吗?你知道我每天每天都可以看到仙人掌和那盒子吗?窗台的岁月,那些滴漏在窗台的时光,以为会如何的孤单落寞,当看一团刺球在不自觉中成长,原来我的岁月从来不曾离开你们。风干需水,湿润需风,只听到“懂你懂我”。

等你懂我,在山水间的丝丝缕缕。

碧玉剔透的溪流,裸露赤骨的情怀,漫山遍野的淡香,飘溢纯真的气息,绕指柔肠的云雾,承载脱俗的飘逸,那些境界是最初的与世纤尘不染,懵懂的岁月里以为脱离世外桃源就是另外一片天堂,全然不顾“等你懂我”的回音响彻。在心、气、境糅合的宣纸上,那是一幅色彩斑斓的画,或许能懂得那时候的画意,或许能懂得那时候的人,却没有意识到“等你懂我”是如此让人感动

风起皱了一层又一层的阴霾,水荡开了一圈又一圈的谶语,山击破了一重又一重的堡垒,在当时看来这只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风景,在多年以后不啻于一个天翻地覆的征兆,年轻的事、物、人,总要为成长付出点代价。在心、气、境紊乱的宣纸之上,只是被黄沙蹂躏之后的面目,你不懂我为何成为了这般光景。在生物上存在食物链,在“等你懂我”的情感上也存在着链,他等我懂他,我等你懂我。

柳条跌荡之处,水花是经往心灵的神曲,在滴答滴答之间成为了记忆的回音,你不懂为何我失去了曼妙的身姿,换来三千惆怅。清风徐徐之下,余香袅袅是心起涟漪的纽带,在稀疏飘渺之间成为了曾经的插曲,你不懂为何我失去了绕梁的芳香,换来无尽念想。在你所有的心思之间,为何独独忽略了懂我;你可以关心所有人、事、物,为何落网之鱼的却是我?等你懂我从何时起从感动变为悲伤了呢?

当山峰只能在臆想的境界里高耸,当夕阳只能在遥远的地方落幕,当花丛只能在另外的时空里盛开,当清水只能在梦里静谧幽幽,你能知道我就在那些世界里等你懂我吗?

QQ:1010313583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