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湖,我的心湖

2013-10-15 10:48 | 作者:泰山威虎 | 散文吧首发

莲花湖,我的心湖

莲花湖建成已经有四五年的时间了,我静下心来游湖观湖赏湖是少之又少,虽说每年都去莲花湖,但都是匆匆而过,陪朋友一溜风地绕湖走一圈而已,独自一人几乎没有去过。

那一年,莲花湖正在修建,偌大的一个坑就像挖煤的露天矿,真没有什么风景可观。当莲花湖修建成功以后,湖面上的曲、观湖亭、喷泉、莲花等配套设施一应俱全,周围的花草树木郁郁葱葱,游人络绎不绝,语连连,野鸭戏水,微风掠过湖面,层层涟漪一圈套着一圈,向湖的周围不断地扩散。

后来在湖的东北角用汉白玉石雕琢的华亭地方曲子戏人物,形象逼真,惟妙惟肖,活灵活现;用铜浇筑的矿工,其给人一个伟丈夫的形象,我们的矿工其实就是一个伟岸挺拔的大树。湖中的水是从那里来的?喷泉到底能喷多高?湖里还有多少配套设施?••••••这些我都没有深入了解过,也没有详细看过简介,更不知道莲花湖有什么传说故事和新演绎的故事。

2009年节前夕,单位的负责人让我按照县上的统一安排,在莲花湖挂灯笼,单位仅有的三名年轻人不畏严寒,跟着我一同赶往莲花湖挂灯,12个灯笼在一个上午的时间里挂好了,当天湖周围落了薄薄的一层,一不小心会滑倒在地的。湖面上结了冰,有几个顽皮的孩子在冰上玩着陀螺,兴致很高的样子。在冰覆盖湖的季节和日子里,莲花湖是逊色的,一般是激发不了游人的雅兴。

恰巧那年春节,父亲来我家过年,在正月初一那天,我陪父亲去莲花湖转了大半个上午。那天虽然阳光明媚,但莲花湖的水被冰封的严严实实,花草树木一片萧条,唯有高悬着的灯笼装点着初春的莲花湖。回来时我感觉有点累了,问父亲坐出租车回家,可是80岁的父亲却坚决不坐车,要步行回家。当我们步行到雕塑体育场这里时,父亲一意孤行的要去双凤山公园的山上转转,我口渴的厉害,就让儿子陪着父亲去了双凤山,我回家解渴。

2010年初,我买了一架小型数码相机,和朋友去了莲花湖,学拍了一些不成照片的莲花湖风景照片,很不如人意。又在当年的秋天,野菊花漫山遍野,朋友和我一起绕过莲花湖,登上雷神山,拍了无数张金灿灿的黄菊花,蓝幽幽的蓝菊花,雪一样的白菊花。由于在摸索着学拍,对微拍技术很难掌握,拍出来的照片绝大部分模糊不清,还舍不得删掉,传到我的空间相册里,至今没有删除;对于远景,相机没有配上长镜头,拍出来的照片任然效果不佳。

我不知道哪个季节的莲花湖最美?也没有用心去体会哪个季节的莲花湖会启迪我的思想,只是感到初夏的莲花湖最美罢了。哪个时节,微风轻轻的吹着,不热不凉,鹅黄的柳叶在阿娜中婆娑,摇曳了一个美丽的时节。蔚蓝的湖水在微风的吹动下,邹起了一湖的微波,莲叶随风飘荡在湖水中摇曳不定,观湖亭里的垂钓者专心致志地钓着愿意上钩的小鱼,湖南边浅水区孩子们用小网打捞着鱼子,灌在矿泉水瓶子里拿回家喂养。

深秋的莲花湖也不亚于初夏的莲花湖,树叶没有落完,莲花正在绽放着她的芬芳,湖水被秋风吹得泛起了层层涟漪,南去的野鸭乘着湖水没有结冰,这时候的小鱼已经能够满足它们的欲望,它们一头扎进深水里,不一会儿就浮在水面戏水。游湖的人们兴致不减,依然陶醉在那一望无际的湖边凝望着,思想着。是不是和青海湖那样博大?是不是和鄱阳湖一样深邃?敢不敢与大海相比?

莲花湖,圣洁的湖!你对华亭县城功不可没,是调养县城里的气候,提供给华亭人休闲娱乐最美的去处,虽然我不多去,你可深藏在我的心里。

2013.8.24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