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许诺

2013-10-14 09:49 | 作者:弱水 | 散文吧首发

文/弱水

闭上双眼,看不清世界的黑白,可是依然能感觉出冷与热。

人生那么长,陪我走过一程的人能有多少,陪伴走过一生的人更是寥寥。

刻骨铭心是否真的重要?

许诺,在最好的年纪遇到你,才算没辜负自己

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再次与上村树无缘,这是他第五次提名。想起我看挪威的森林那会儿,我还不懂得什么是情。看完以后,我明白了,爱情就是至死不渝。

10.1一个人坐在去北京的火车上,第一次在火车上度过一整个晚,下半夜的空调有些冷,我紧紧地抱着书包,等待着黎明的来临。

当我下了北京站,坐着出租车从二环,三环,四环,接近五环的地方下车,我才知道,为什么每年有那么多北漂来到这里。

我看到许多高楼大厦,从王府井到西单,坐了许多趟地铁,去了长城,故宫和颐和园……见了很多朋友,照了很多照片,而这些都是不可磨灭的回忆

其实随着人年龄的增长,都会多多少少地改变。就像在从八达岭回来的汽车上,我和老邬聊到外面过去的种种,的确,回忆被珍藏在心底总有一天会被拿出来翻新,中学时代其实距离我们并不远,就好像昨天。一转眼离毕业已是三年。

上了大学以后,和高中班长的交流越来越多了,人其实都那样,都喜欢有个人能在身边关心你,即使不算无微不至,但到了心口却总是暖暖的。她问我,现在和谁还常常联系,我说两个,的确就是两个。听说,扬州的瘦西湖很美。

昨晚跟广州的乐乐说好了,今天下午五点半我会给她打电话。每次听到她温柔的声音,我也会刻意地把自己的声音放的很轻,说了许多家长里,趣事轶闻,总之是一切快乐的事情。记得这些年每每迷失在黑夜里,就只剩她对我还有嘘寒问暖,外面就像黑夜里的两个影子,形影不离。

突然想到了在北京大观园里,我进了林黛玉住的潇湘馆,曲径通幽。池子里泛起了些许涟漪,可恨我不是贾宝玉。

想到几天前北京见到一个故人,我们坐在哈根达斯里面聊了从前,现在和将来,你说你现在不写文字了,我也记不清我从前写过的那些东西。我不知道是否你嫌我太聒噪?一晃这些年过去了,真的就像那些上了岁月的老友一样,时间的沙漏会定格在那一刻,多少年后还能清晰地记得,在哪里。

看完了桐华的《云中歌》,一部悲伤小说。我相信,这辈子都不会遇到一个像云歌的女子,从大漠诺言,到再见长安,十年生死两茫茫,鬓微霜,又何妨。再见又是相逢时,一夕光景,别离留痕处。

见证了身边许多人的变化,习惯了熟悉的人对自己忽冷忽热。偶尔会被一部老电影弄的潸然泪下,偶尔会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一整天,看窗外的光景。

做了许多不被别人看好的事情,就像一条冷清的街道,只有我一个人在走,其他人都待在有火炉的屋子里。我不知道自己为了什么在坚持,也许是年轻,也许是喜好,也许是闲的无聊,我不知道。

书上摆满了书,过了多愁善感的年纪,开始不那么感性,那种歇斯底里。想想几年前自己做过的一切,尽管很狗血,却是一笔成长所要支付的费用,没有它们,也就没有现在的我。

刚看了电影《了不起的盖茨比》,也许看过这部电影的人都会感觉,总能在盖茨比身上看到自己当初的影子。的确,最初的是最美好的,纯粹的,无杂质的。可是那只是想象着的,其实并没有那么好。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他对爱情是忠贞的,付诸心去投入的,他也是值得尊敬的。

很多时候想自己以后会怎样,还有一年多久毕业了,每次想到这里,眼前都是一片迷茫。

那些曾经许过的诺言,现在还历历在目。只是不是当时的人,物是人非,沧海桑田。也许只剩下自己还有着一颗昔年的心。

原创QQ:51090094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