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踏歌行

2013-10-10 06:48 | 作者:朱建锋 | 散文吧首发

秋日踏歌行

——记青年教师联谊会

朱建锋

时值秋日,薄雾空濛,千姿气象,万物生津。放眼四面环山,郁郁葱葱,万绿攒动,秋韵艳浓,千万橡胶林木犹如滔天巨浪排山倒海扑面而来;俯仰天地之间,明净如水,澄澈如眸,莽莽苍苍,人杰地灵、物华天宝之慨叹油然而生。秋味未尽,秋蝉即噤 ;秋叶未凋,秋草初萎;秋色未了,秋果累累;中秋未至,秋月先盈。一行汽车摩托车混杂而成的车队正行进在狭长颠簸的乡间公路上。秋阳高挂,被热气笼罩的村舍、农居零星而坐,沿途草木葳蕤,风光无限。乍一看,阳光下的乡村公路狭窄拥堵,蜿蜒如蛇,横亘在密林与山坳之间,正贪婪地允吸着热量。车队在这样的盘山公路上艰难行驶,如履薄冰。

南高原山脉绵延千里,橡胶林绿意浩浩滔滔。热热闹闹的车队行驶在半山腰间,依旧显得空旷、苍茫、渺小,若沧海之一粟,若碧落之烟霞。正道秋风扫落叶,一扫悠悠池水,二扫蒙蒙尘土,最后才扫落叶;秋风过处,一路池水不宁,尘土微扬,绿意盎然,证明秋风还不到火候。多的版纳,山林间多碧翠而添阴湿,显明净而润清朗,一路声啁啾,气爽神清。几经迂回,不觉间车已行出数里,辗转间又岔进一道水泥小路,猛地却发现车已然行至庄前。山庄未名,故而取名为未名山庄。山庄位于景洪市东风农场境内,属于分场养牛场地界。进得庄内,首先映入眼睑的是绿油油的青藤,青藤绕长亭扶摇直上,铺展开来,在方形的亭子四周落下整齐的根须,似精美的门帘,又似晶莹剔透的翡翠玛瑙丝。长亭外是一片空阔的水泥院落,院内植有数十年古树,树身矮小却向四方舒展开密密匝匝的枝桠,有的茕枝亭亭如伞盖,单枪匹马地延至亭脚伸到檐下,没过了大半个院子。院落一侧是厨房,正对则是一方T字从竖笔剖开的半T字形鱼塘。塘内水位较高,碧波抵足而卧,塘外又是一片地势较低的郁郁葱葱的橡胶林,因此举目望去,视野大开。故有心旷神怡之感。

未名山庄正是此次小街小学全体青年教师及校领导相聚之所,同事相会之地。出席的校领导分别有昌富校长,张勇光主席,饶新民、岩三两位副校,徐国飞主任,青年教师总计五十余人。全体教师和颜悦色,心心相连,领导关心下属,下属拥戴领导,真是大好场面!一幅欢乐、美满、和谐、互助、共进的美好画面诚然展现在我的面前。来到山庄,已是上午九时许。庄内本来空间有限,再拥入我们这帮年轻人,就更显得狭小了。看时候不早,我们急开了眼忙开了手,叮叮咚咚切菜的切菜,刷盘子的刷盘子,捡菜的捡菜,擒鱼的擒鱼。我和同事白杨成给管后勤的宋老师当下手,切肉砍腓骨,剖鱼削丝瓜,真是忙得恨不能分身。正午刚过,一桌桌美味可口的菜肴就上来了。自古酒菜不分家,有菜自然就有酒。上一盏茶煮一碗酒,与忘年之交开怀畅饮促膝长谈从来就是一大奢侈。在这高朋满座,众师云集之际,觥筹交错,品文论学已是常态,也成为这庄中绚丽的一景。酒过三巡,饶副校带领我们唱起了祝酒的歌谣,歌声清洌如酒激越如虹,融进了热辣辣的太阳光里,点燃了十里秋色。领导给我的总体印象是性格豪爽,富有激情,真是难得的性情中人。如此,饮酒、对话无一不透着一股英豪之气,不禁令我为之一怔。整个饭局都是从轻松愉快中度过的。酒正酣而言未尽,歌正甜而时不待。美好的相聚似乎就要告一段落,遗憾夏校长和张主席事物繁忙,安顿好我们便匆匆离去了,无缘参加筵席。晚上七点,最后的酒席才算结束,撤了杯盘,在一片欢声笑语中终于得以落幕。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曲终人散终究是世人无法摆脱的桎梏。黄灯上,未央,我们陆陆续续撤离了未名山庄。须臾间便要各自归去,心里有太多太多的不舍,但情感的丝带又如何抵得住时间的摧残呢?正所谓岁月如快刀,刀刀催人老。大抵往事如烟、人生这些较为消极的人生态度就是在这样的磨砺中形成的吧!但归去就归去吧,我们依旧如此欢乐,一路欢歌笑语,一路心潮澎湃。我始终觉得,直至此刻,那些宴会上的点滴欢乐还令我记忆犹新,萦绕于耳畔,久未散绝。

此次联谊,是校领导支持的青年教师自行组织的一次具有非凡意义的活动。通过这次聚会,我相信在今后的工作生活中,小街小学的同事与同事之间将更加了解,教职工与领导之间将加强信任。这些,在以后的工作生活中将会带给我们更多便利!

来小街小学刚过半月,一切都还不是太熟悉。特别是环境,版纳与家乡楚雄确有差异。初来版纳,有老朋友介绍说,版纳是上帝最为眷顾的一片沃土,只要是种子,哪怕它再小,都能生根发芽,甚至极有长成参天大树的可能。那时我就想,我要是一颗种子,那该多好啊!初次看到景洪城里的绿化带,大多为不知名的大树,又油又黑亮,都以为是做出来的模型呢!哪里像我的家乡,土地贫瘠,山高路险。不过说到家乡,还是有太多太多的话藏在心里。我的家乡在彝族语言里叫做咱啦,它属于高寒山区,经济极为落后,我有太多太多的文章记叙过它,因为在无数个夜深人静的异乡,它总是暖暖地进入到我的梦里来。记得小时候在咱啦村,我很去放牛,那会儿满山满岭飘荡着浓浓的年味,总会把人的思绪勾到遥远的地方去。那是一月至二月间吧,家家户户都准备过年了,路上只有少许在外面做事或者工作回村的人,没有人再出去了,太阳暖暖地照着,风儿一阵一阵袭起路上的黄尘,空气里到处游荡着一种安谧的东西,咱啦的村庄上空飘飞着一些淡淡的炊烟,那是村妇们在准备过年的美食了。

那会儿天空又高又蓝,像无尽的海水又像深邃的眼眸,路边随便找个枯黄的草地躺下,把灵魂放牧在无际无尽的天地之间,就是一种美丽的生活。记得银河在晴朗的天空中连绵起伏,白得纯粹,美得透彻;雄鹰在蔚蓝色中穿行,有时静候在高远的天幕上方逆风而栖,呼吸着无色的风和蔚蓝色的空气。咱啦村方圆几千里,除了山还是山,连绵不绝,它的始终都延向天的尽头,可天的尽头我始终不曾去过,只是一个人无聊的时候爬上后山呆呆地张望,痴痴地幻想。太阳依旧热辣,风却也不减,山间林木摇啊摇,大地还沉睡在寒腊月里,马樱花却像火焰一样高高挂上枝头,一片枯黄一片干燥中,那一抹红,惊艳无比,它总容易触动人类情感里最柔软的部分。一阵阵山歌徐徐掠过山野,它们大多由田地里劳作或放牧的人们所演绎,有男声有女声,有中老年也有青壮年,歌声悠悠,饱含浓浓的情愫,颇有沧桑之感,让人听得沉醉又不免唏嘘。

有关于故乡的一点点消息,都极有可能触动我思乡的情绪。离开故土的游子,在情感上多少是受过伤的,而远离故乡却又始终心怀故乡,那种思乡的情感却只有游子才能真正体会。远离了故乡,我就是从来不曾停落的蒲公英,比起落英缤纷我只能是形单影只,而比起千年不变的故乡的山脉,我却是勇敢的永不停息的新生命的象征。在版纳这片肥沃的土地上,我愿成为朋友口中的那一粒种子,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我将用我年轻的生命,去碰撞开前方路上的坚冰,我将用骨子里的热忱与激情,超越极限点燃梦想开拓美好的未来。

古人有云:自古逢秋悲寂寥秋天,实在可以称得上是哀与愁的化身。秋叶,秋草,秋风,秋水,甚至秋日的蓝天与银河,都似乎蒙上了一层灰灰的色调,无一不透着一股忧郁气质。因此,秋天属于文人墨客大抵就没错了。然而这个秋日似乎来得有些特别,因为不但闻不到忧郁气息,反而生活中处处吐露着欢声笑语。从第一次来景洪考试,到参加工作,再到此次青年教师联谊活动,每一件事每一个过程都在深深激励着我,让我对未来重新看到了希望。有时候人真的很感激一些事物,可以是人,可以是一个物品,也可以是一座城市。来到版纳,令我耳目一新,令我对太多太多的人和物充满了感激之情,包括这座城市。

秋天的阳光透亮而明净,我们的歌声留在了岁月的深处。许一个愿望,在若干年后的某个秋日,让我们还行走在歌声里,阳光下。愿记忆的源泉不会枯竭,愿亲历的留痕不会风干,愿歌声长留,愿友谊长存,愿昔日众友尽数再相聚!

2013-9-18 完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