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须臾以南

2013-10-05 21:32 | 作者:苏白 | 散文吧首发

文/苏白

她,自私,狭隘,目中无人。

从不愿为别人倾听什么,也不愿和别人分享什么,更不愿别人干涉自己什么。无尽的路,透明的窗,在这旅途,以王的姿态俯首,于这陌生的世界,用孤独者的名义坐上这陌生的缓缓行驶的列车,只是因为不想输,只是因为有太多太多的心愿。

蝉声响遍蓝蓝的天,仿佛回到了故乡的街。物换星移,世事不断改变,每当记忆只剩空白,习惯了无助,习惯了虚情假意的勾勒未来,这是我。一个不能强大到使时间在下一刻静止,一个不能克制自己不再感到委屈的人。至此,分离出两个我,一个向左,一个向右。一个走向丛林深处,另一个走向冰封碉堡......

那些消逝的岁月仿佛隔着一块积着灰尘的玻璃,看得到,抓不着。这个世界层层叠叠地向我展开:这一刻,迷离的面目,下一刻就会清晰;这一刻,不能宽恕的人,下一刻就会得到原谅;这一刻,不能接受的事实,下一刻就会变得容易理解。就这样我不断地消除自己的狭隘,偏激与片面。一点一点的苏醒着,活到老,并一直醒悟到老。所以她是她,我是我,她有她的国,而我,一无所依。

需求越多,渴望越多,承受不来,无力卸载。

时候,看着满天的星斗,当流星飞过的时候,却总来不及许愿;长大了,遇见了自己真正喜欢的人,却还是来不及。或许,我在等,等一个与我相似的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结束。我只想,他会来,即使最后时间也苍老,他也依然陪着我,呼吸轻轻的空气,听听时间跑过的声音。并且用花落地一般的语气:

上帝对你再不好,我对你好

所以,所以我会等,我要让他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会永远等着他,无论是什么时候,无论在什么地方,他都会知道,会有这么一个人。

等他我,无论多久。

苏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