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的流萤

2013-09-30 21:16 | 作者:晓晓 | 散文吧首发

你是谁,我又是谁?无论是谁,这一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毕竟我们来到了这个世界,一点一点,正燃烧我们的生命

——谨以此文献给伟大祖国诞辰64周年

五月花红,七月流火。当火辣辣的阳褪去一袭奢华的外衣,在西山峰峦的光环里伤怀离去,遗留下最后一抹嫣红,凌空飞渡在一直延伸天际的长青枝蔓上,于千枝万叶隙缝便开始氤氲、凝聚成一团红红的流火。灵性、通透、有点炫目的流火,火球一般,荡荡悠悠的耐不住寂寥,时不时,横生枝节的撩拨犬牙交错的枝蔓里蛰伏的一只只蝉,精灵儿似的拼命鼓动一对透明的蝉羽,鼓噪一声高过一声“知了、知了“的鸣叫,宛若一曲荒腔走板的长笛,激扬碧波蓝天一片片火烧云的脸颊,顷刻之间,便让云儿满脸通红,恼羞的撒下了一地滚烫的炙热。

有晚风拂来,带着远古的诗意,跨过了秋,穿越了诗经,童话般的一路在遥远的空袅娜娉婷,广寒宫外就开始凌空飞舞羽衣霓裳,摇曳下漫天的芬芳流苏,诱惑厚厚的积云中一个个微小的水元素,跨越时空的在天边开始凝聚为一指儿魂魄,穿梭成吉思汗的马蹄尘土里只识弯弓;悬浮郑成功寻访新大陆的航帆起锚远航;冶炼华盛顿一统南北的雄才胆略;枕戈待旦彼得大帝蔚蓝色的……多想,一柄鹅毛羽扇行天下的儒雅,“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的谦恭,行走天涯依然牵念海角的心,屹立东海之滨做一尊南海岿然不动的礁石,赤裸胸肌的搏击在海天巨浪里长啸:我是谁?来自哪里,又去向何方?

春日如画,夏夜如诗,徜徉在风景如画的夏夜里,那一刻,耳际传来大洋彼岸我是谁的猜想,引发内心一阵阵莫名的悸动……带着我是谁的疑问,迫不及待的的牵手天边一轮镀上淡淡银色的皓月,揽起酷暑里一拨接一拨滚烫的热浪,踩踏烟波浩淼洒满一地的盈盈月华,身披万点霓虹,晕染一袭斑斓的五光十色,诗情画意的走南闯北,由西至东,遍访山川河流的叩山问海,寻求萦绕已久“我是谁”的解答。

“在物质的世界,人生价值的定位是否会让你时常烦躁,忘了自己是谁?”南山上,我一丝焦虑的询问正一展歌喉的夜莺。夜莺遥指渐行渐远、消失在采菊东篱下陶翁的背影,泪眼潮润地用它美丽的嗓音婉转歌道:“你没有到达夜莺的心脏,所以玫瑰的心还是白色的,因为只有夜莺心里的血才能染红玫瑰的花心”。我不能答;因为我一直缺失淡定的执着人性光辉的柔韧,又怎能不在物质的世界里迷失自我。羞赧,一脸尴尬的窘迫,头一直向下,空惹得远近此起彼伏一片蛙鸣。

下了南山,一路迤逦来到人间天堂的西子湖畔,昔日的十八景色早已面目全非。断,苏堤春晓为时尚早;平湖秋月,南屏晚钟本就让纠结的心事更添一丝愁堵。穿过三潭印月的九曲桥东,隔水与一堵白粉墙相望,雷峰夕照的墙外游人熙熙攘攘,墙内却优雅宁静。我是谁呢?是墙外观赏景致的游人,还是墙内与月印心的浮尘?是柳浪闻莺的曲径通幽,还是花港观鱼的“花家山下流花港,花著鱼身鱼嘬花”?是断桥两端魂隔的白蛇与许仙,还是双峰入云的灵隐寺里“夜半钟声到客船”的一线佛音?

昼看日出,夜观天象,宫商角微羽,琴棋书画唱,孔雀东南飞,织女会牛郎,天罡三十六、地煞七十二,悉数清点每一颗星宿,可我,又究竟是那一颗呢?一路的从泰山到五湖,由雪原赴海疆,千里追寻,身临诗海词章查阅清词丽句的墨香,记录下一撇蝶成双,一奈鹊桥上,一勾好江南,一点茉莉香,一杯香茗道汉唐,妙笔丹青绘安康。泱泱华夏,五千年的文明古风,人才济济,诗魂煌煌……三十六计誉海外,一曲离骚贯古今,八仙过海显神通,三教九流同炎黄,唱不完的千年金钩舞银抢,诉不尽一条丝路飞敦煌。

我是谁?怀着对宏大历史谱系的崇敬和理想,仰望夜空划过的一颗颗流星,我一副青青子衿的姿态。远望中天的皓月,眼前有一只萤火虫飞过,绿莹莹的光煞是好看,急急地用双手把它捧在手心,似乎整个手都亮的通透,亮的可以看清手掌的纹络。再一展手放去,黑色的夜空就有一盏小小的灯忽高忽下地飞翔,飞过芦苇,飞过蒲草,渐渐往高空去了,光亮越来越小,像一颗遥远的微弱的星……不知何时那只萤火虫在夜色里又飞回来落在了我的头上,同时飞来的萤火虫越聚越多,落在我的肩上,衣服上,远远看去,如一尊金光闪闪的佛,全身放着晕光。美妙的景致,奇特的镜像,这一刻,消除了我所有的疑惑,且自簪花,坐赏镜中人的懂得:只要一颗心笃定、平和、娴静,无欲无念,顺其自然的自生自灭,无论是谁并不重要,求佛不如求己,只有自己才是自己一直虔诚拜求的佛,是拯救灵魂的大慈大悲的观世音。

无论你是谁,我是谁,在偌大的世界里我们是如此的渺小。这些天生的精灵生来就是为别人而生,为自然万物而生,为天下而生。也为苍生万物而想,为后裔子孙而想,为天下未来而想,自然不会去为自己的私欲而敛财、盗名好色的轻薄敷衍。人类为何不能向这些精灵学习,在自我燃烧的过程带着自己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影子,就像堂吉诃德带着桑丘一样,再由佛的境界抵达善的境界,用历史谱系与现实生活无缝对接,在自我救赎的同时,以天下为公,有一份热发一分光,就一定是江山社稷的脊梁,也一定成为名副其实的民族精英。

夏日里的夜空,飞着许多小精灵,慢慢飞,静静听,远处传来了蛙鸣。绿绿的草丛中,结伴入睡的蜻蜓,看不到的萤火虫,像仙女提着小灯笼,踩着风,给我童话般的梦……”。在这至酷难耐的夏夜,一声声童谣从西山传来,仿佛一丝丝凉爽的晚风,释然了我躁动不宁的心绪,定位了我们的人生只是高楼大厦的一砖一木,一行笔直延伸的铁轨下一钉一石,只要是心中无私天地宽,必定会大道自然,快乐的享受上天赋予我们的有限生命。

你是谁,我是谁,我们同是黄皮肤黑头发的华夏后裔,龙的子孙。从雪山而来,奔大海而去,用博爱的胸怀去拥抱未来,释放自己的正能量,祖国,就一定岿然不动的屹立在世界的东方!

天依然酷热,可我呢?一缕花香从心底柔曼逸出,自内之外一瓣瓣绽开,妖娆且芬芳的花蕊姹紫嫣红,美丽人生的同时,那一刻,心由境生的人也清明,心也清明。

妙哉,飞舞的流萤;美哉,燃烧的生命!

(为感谢散文吧全体编辑一年来的辛勤耕耘与无私奉献,特在国庆节之际,将曾发表在《读者》的文章略微修改奉献散文吧,并祝散文吧全体编辑及各位文学爱好者节日愉快,阖家欢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