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乡村记忆(二)

2013-09-29 10:13 | 作者:寂寞 | 散文吧首发

店铺前面是一条小吃街,炸麻辣串的,炸鸡柳的,烤面筋的;面食有水饺,馄饨,拉面,煎饼果子等等,各种风味小吃应有尽有。在这些小吃里面,我最吃的是煎饼果子,不为别的,就只是为了童年那熟悉的煎饼味道。

煎饼果子的前身就是煎饼的另外一种做法。做煎饼的场所一般都会选在大门口的屋檐下,那里一来可以挡风,容易点燃柴火;二来下时候淋不着,能继续烙煎饼;三是农家的柴火堆一般在大门外面,取柴方便。烙煎饼的鏊子是固定的,不像现在专门做煎饼的鏊子那样,能够匀速转动。那时烙煎饼的时候,需要烧火的和烙煎饼的俩人默契的配合,鏊子凉了,煎饼烙的薄,粘糊糊的,咬不动;鏊子热了,湿湿的面糊糊还没有滚完一圈,就已经熟了,粘连的到处都是,还容易把煎饼烤糊。好的烧火人和好的烙煎饼的好手在村里是很吃香的,每逢农闲时节,就会被各家相请去做煎饼。也许是那时的那些好手们经常烙煎饼,感觉枯糙无味,于是就诞生了做“菜煎饼”的想法:取一张完整的煎饼,放在鏊子上加热,然后把韭菜豆腐馅均匀的铺在煎饼上,等馅子快要熟的时候,折叠几下,变成长方形的时候,用刀切几块,香喷喷的“菜煎饼”就出来,这就是现在的煎饼果子的前身,没想到几十年之后,小时的菜煎饼竟然成了一种谋生的手艺。

小时喜欢吃的东西很多,多的数不过来,现在想来也许是那时比较穷,吃了上顿没下顿,感觉能吃饱就是幸福的缘故吧。

过完年之后,家中的存粮逐渐减少,相对于兄弟姐妹众多的家庭来说,吃饭就成了一个大问题。为了节省粮食,饭桌上经常会出现野菜的身影。荠菜,茴菜,马红菜,还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野菜都会出现在桌子上。经常羡慕村里的小姨家,她家院里的一块空地,每年季都会长出成片的绿油油的茴菜,叶子肥厚嫩绿,用茴菜烧汤或者炒菜都是美味,那味道和菠菜的味道差不多,甚至比菠菜的营养还要丰富。除了野菜之外,我们这些皮孩子们还爬树捋榆钱,榆钱的形状和以前的铜钱差不多,颜色黄黄的,中间有点鼓,用它们做成的榆钱汤,入口滑嫩嫩的,带着榆树叶芳香的味道。相信现在的孩子们绝对没有那个口福,因为爬高大的榆树是需要胆量和技巧的,大人不敢爬,只有猴精猴精的小孩子敢爬,才能捋到嫩嫩的榆钱花。槐花开了,我们直接摘下来塞进口中,品尝甜甜的滋味;杨树抽穗子了,打下来做成穗子菜;香椿树发芽了,调制成香椿豆腐……

季到来的时候,麦子也成熟了,远远望去,金晃晃的一片,这是收获的季节。收割完之后,每家每户都要蒸馒头,庆祝麦子的丰收。咬一口蓬松松的馒头,吃一小块自家腌制的咸菜,喝一口山泉水,那感觉就是人间美味!甚至过了几天之后 那热腾腾的有点甜味的馒头香味还没有散去,一直香到现在!

秋季来了,那是我们小孩子们最幸福的季节!我们不用担心挨饿了,漫山遍野都是我们的食物。山半腰的果树林是我们经常光顾的地方,里面有苹果、梨、山楂、栗子、柿子树……虽然是村里公有的,还有专人看守,但是一个看果树的人哪能挡得住我们十几个猴精似的小孩子呢?秘密约好,这三个人往果园的东面走,那三个人去果园的西面,剩余的就在果园的北面边缘打转,吸引看果园人的注意。感觉东西两方面的小伙伴们摘够了大量水果之后,我们一窝蜂的就跑,去事先约好的地点品尝美味的水果。临走的时候还不忘打趣看果园的长辈:“好好看着啊!别让人偷了苹果,不然村里会扣你的工分!”时间长了,看果园的长辈终于觉察到不对劲,只要看着我们十几个小伙伴们在果园周围转悠,马上就紧张起来,并不只是只盯着一小伙看,还同时观察其他人的动静。可我们哪会在乎他啊,你一个人分不开身呢!我们在果园的东西方各一伙,你在东面,西面的那些小伙伴们下手;你在西面,我们东面的小伙们摘水果,结果看果园的长辈被我们整的头晕脑胀,最后挨个向我们的父亲母亲告状后,我们才有所收敛。

秋季的食物实在是太丰富了,我们有时候只在家里吃一顿早饭,午饭和晚饭自己就解决了。那时我们虽然年纪小,但是还要承担家里的一些责任,比如说拔草喂牛羊,去田地里除草等等。最好的活是拔草喂羊,每家养的羊数量不一,多的七八只,少的二三只,一般情况下,大人从地里劳作回来的时候,已经拔了不少的青草了,我们就是填补一下。因此我们拔得多也行,拔得少也行,于是我们这些小伙伴们就有了充足的时间找寻爱吃的食物了。地瓜快要成熟了,已经把地瓜垄顶出了裂纹;花生也快要成熟了,叶子绿中带黄;豆荚鼓鼓的,毛茸茸的,正是品尝的好时节……长时间的拔草经历,我们对于周围山地种植的庄稼情况都了解的一清二楚,哪块地里的地瓜长势好,是黄壤的还是红壤的;那块地里的花生结的多,是谁家的;哪个地方的豆荚最饱满,最好吃……我们出去拔草之前,就已经商量好,谁偷地瓜,谁拔花生,谁摘豆荚,在什么地方汇合,一切都商量妥当。于是我们边拔草边偷偷的准备吃的东西。当然准备东西也要有技巧,做完之后要把庄稼原样复合,不然会被发现的;豆荚不能在一个地方摘,要这里摘一点,那里摘一点,以免被发现。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就会在一个地方集合,分别拿出自己的战利品,然后挖坑准备灶膛,准备干柴,收拾好之后,点起火来,把地瓜、花生、豆角等等塞进“灶膛”,烧一会之后,感觉里面的食物快要熟了的时候,就一起动手,用新鲜的泥土把“灶膛”牢牢的封死焖一会。十几分钟之后,我们一起围在“灶膛”边,七手八脚的把里面焖熟的食物掏出来,去掉烧焦的皮,狼吞虎咽的吃进瘪瘪的肚子里面,吃完后,个个都成了大花脸,相互对视半天,顿时笑声飞扬。虽然我们填饱了肚皮,但是在秋后收获的季节,总免不了被发现,被那些大人们不点名字的狠狠的骂一场。

秋季的降雨明显比夏天少的多,于是小河里的水也逐渐少了起来,并且清澈见底。鱼虾们为了度过严寒的季,在秋天里使劲的长膘,鱼胖了,蟹肥了,虾多了。鲜美的鱼虾让我们这些小孩子们留恋不已,这个时候只要有时间,我们一定会泡在小河里的。最好捉的螃蟹,肥肥的它们躲藏在大大小小的石块下面,吐着泡泡。轻手轻脚的掀开石块,就能看得见藏在下面的它们,看见没有了避身的场所,它们会飞快的逃跑,可是哪能跑得过我们呢?虽然它们举起两只大钳子般的爪子顽强的抗争,但是依然会被我们放进小盆子里,成了餐桌上的美味。捉螃蟹的最好时间是晚,晚上八九点钟的时候,螃蟹们会从石块下面爬到浅水区散步,或者寻找食物,有的甚至爬到河边的岩石上面休息。这时候,拿一只手电筒,带一个大水桶,就可以了。螃蟹在强烈的手电筒的照射下,一动也不敢动,捉螃蟹就像在麦地里拾麦穗那样简单,不一会就能收获大半桶。

冬季是比较难熬的,这个季节野外食物奇少。出去放羊的时候,偶尔能在野生的酸枣枝上,摘到几个瘪瘪的红紫的酸枣;或者在落光树叶的果树旁边的草丛里,发现几个落在没人注意的苹果或者栗子……

现在的生活条件好了,人们再也不用为了温饱而犯愁了,繁华的市场什么东西都有。孩子们再也不会向我们那样,漫山遍野寻找果腹的食物了,他们在父母的照顾之下,衣食无忧,快乐的生长。

平淡无奇的生活当中,脑中经常浮现童年难忘的生活,忘不了小小的我们忙碌的身影,更忘不了对于温饱生活的向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