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月下的葬礼

2013-09-24 11:21 | 作者:文老师 | 散文吧首发

《朗月下的葬礼》

(一)

时候,至亲的外婆就是我的天。

(二)

接到外婆走了的噩耗后,我和妻急忙驱车绕道重庆,回到赵家湾时,已是月朗星稀时分。

朗月下,冷冷的清辉覆盖在外婆 的灵柩上,道士们长声吆吆的唱经布道声,仿佛在超度着外婆

的亡魂。

跪守在灵柩前,我来不及悲伤,亦没有了哭泣,一边是愁眉紧锁,埋怨外婆不该走的那么匆

忙,那么绝然,难道是在刹那 间 觉得这人世间的一切都不再值得她去牵挂了吗?另一边,我

在燃烧着的纸钱忽明忽闪的火光里,嚼出了那句“悲欢离合总无 情 ,一 任阶前,点滴到天

明”中的阴阳两隔时的茫然与无助。

(三)

而今睹物思人,却已是物是人非;

欲说还休,任由泪千行。

(四)

回想一年前,我亲自主持了外婆八十岁的寿礼,当时那满堂的儿孙在《祝你生日快乐》的旋

律中拜寿领赏的场景,依然历历在目;可万万没有想到,一年后,我却又要领着她的儿孙们在悲

戚的《安魂曲》中为出殡前的外婆行三叩九拜的葬礼。

一叩动人容,

再叩泣无声,

三叩啼血。

(五)

外婆呀,如果您能化作一只素雅的蝴蝶,重回您一辈子也不曾离开过的赵家湾,我一定会回

来看您;

至亲的外婆呀,如果有来生,我还做您的外孙,您要像从前那样疼我,好吗?

(六)

时空变幻,皆成过往云烟。

往后,再往后,再往后的日子里,我或许不再有那份闲情逸致,去看外婆家门前的花开花落

和 赵家湾天空的云卷云舒,我深深地知道,没有了外婆的赵家湾,我思念的波痕再也不会在还

乡的里横渡了。。。。。。

后记:谨以此篇,代表外婆的儿孙们感谢外婆的养育之恩,并告慰远去天堂的外婆,一路走

好。行笔至此,含泪再叩首。

(作者:凝剑,外婆的大外孙,作于2011年3月30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