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烟过梦

2013-09-24 08:57 | 作者:柳烟过梦 | 散文吧首发

柳烟过留无梦,不可违时只好选择全身而退,阳光是否能照醒梦的沉醉。最不可拾取的是记忆,最想忘记的也是记忆。可是当睡的时间从一点两点到三点,醒的时间从六点到五点四点的时候,当自己要崩溃的时候,明白了记忆忘不能忘,只是将自己更无法自拔。记忆的碎片吹散岁月的痕迹,坠落满地。几年心上,疑恐梦醒总是

一月

一月,与元旦无关,却是记忆最大的原罪。

一月二十二日,一片泛黄的梧桐叶挣扎着在枝头熬过了秋天也摇摇欲坠的挺过了十来天的冷。终于,再也无能为力了。寒风数次的吹过,脱离了枝头,开始慢慢的飘落。

它在空中不停地旋转着,也许是想呐喊,也许是想低声的哭泣。可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出口,冬日的阳光如清澈的少女的眼眸般的温暖,似乎它这时成了最美的一刻。似乎在想,是否应该回首?在经意与不经意间却已回首。

不经意的抬头,看见一刻不经意的离开。冰冷的栏杆在冬日无力的阳光中越是的无力的冰冷。那一片孤独无依的叶,渐渐坠落。慢慢的举起颤抖的手停放在它即将坠落的轨迹。然而,它却从掌心划过,一瞬而过,断了所有的联络。划过的温暖,从未有过;划过的疼,永不会再那么深。那一刻的回眸,多年以后才明白。

叶终于落地了,那一声落地的声音,是最后一声无力的叹息。

一月二十二日,冷,与季节无关。

二月

二月,与节无关。

二月的若岸边的柳丝般的轻盈,却是针尖般的刺人。仿佛每一滴雨就要深深的刺痛人的心。

而这时的柳枝却还未长出新的枝条来,但也是迫不及待的了,垂老的柳叶即使还未坠落的,也都支离破碎的了。夹在书本里的早已干枯泛黄了。还记得几年前某人夹在里面的花瓣,每一次都小心翼翼的打开关好,看看它是否还在,看一次就多一次欣慰。可它总比前一次又泛黄干枯了许多。然而,每一次静静的看着看着感觉灿烂如火,就如明眸的双眼,淡淡的一笑,恬静、温暖而又熟悉。

在每个下雨的日子里都会想起,而保存记忆的只有三片夹在书本里的花瓣和三片柳叶。

月近中天时,柳梦还依旧。

二月,冷与暖分不清,与雨无关。

三月

三月,与梦无关。

矜持的三月,温暖的开端。而这时的寒也是最冷的,即使到天明也不曾退却所有的寒意。

,赋予了最暖,也带来了最冷。最温暖的夜里往往遇见最冷的时候。

当热闹的白日被夜色落幕。落幕后的冷悄悄的笼罩。在这寒冷的夜里,流星如火红般温暖!这时候最想做的事就是掀开柔软的棉被,躺在温暖的被窝里。开始的时候,被窝并不温暖,要慢慢的温暖它。若静呆着的种子接受水冰凉的温度,静静的等待。当被窝里渐渐有了温度。就开始不再感觉到夜的寒冷了。就好像一个人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生活,开始慢慢的熟悉了周围的人,从而不再有抗拒与孤独了。

夜,还是属于美好的呀!

当被窝已经完全温暖了,这时候就已经不是我在温暖被窝里了,而是被窝在温暖着我了。开始安静的进入甜蜜的梦境了,仿佛这个世界的万物都是甜的,都带有温暖的色调。

然而,东风还未到,寒风却已入侵,猛然惊醒。此一夜再也没有了温暖,与寒风为伴。夜竟会如此,如此冷酷,比残酷还冷酷。

三月,恨,与冷无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