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浅幸福

2013-09-18 09:05 | 作者:灵风寄我 | 散文吧首发

佳人迟暮嗔尘苍、沉吟初秋别

殆阁裁月浮舟朽、览娇朱紫忆夕年

—— 题记

这个城市的日异常冰冷、阵阵寒风吹拂着长长的头发、待那风儿离去、寒冷刺痛了肌肤、阳光下摇摇晃晃的身影显得如此惨淡。

那年、浅浅相遇、如同初见、定格在自由的边缘、简单纯净;那年、是落叶凋零的季节、翩翩起舞的落叶儿、也别有一番风味;那年、是银杏树泛黄的季节、若隐若现。纳兰说: 人生若只如初见。这便才想起初见是如此美妙、相遇、正因为陌生、而更加自在、无拘束、透过 文字 、渐渐看到真实的一面、而有人说、这是缘分、而有人说、这是不经意间的默契。那年的秋风到底吹落了什么、是银杏树千年的秋、还是悬浮了万年的月辉?!

那年、习惯了缘来缘去、人尽人 。

因为明白、所以懂得,这个安静的女生、清楚地明白、人生就是一个人的人生、生命则是一个不停漂移的过程、每一个地方、每一个人、都将会成为驿站、成为过客…

那年、已经成了过去、尽管给那年说了再见

但我不想说秋日不再相见

你说、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亦安静的说、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纳兰说:一生一代一双人。或许这是古人对情的最好诠释,或许这又是一个美丽而难懂的,恍若如梦。

一笔墨香、凋落下一纸淡淡的忧伤 、穿梭于红尘俗世里的我、在溶溶的月色与昏黄的烛光的交映下、对着那一纸浓浓的绝恋、尽情咏唱。浅浅吟唱属于自己的歌谣、深深镌刻属于自己的文字、淡淡描述人与事的点滴变幻、安然的女子、懂、或者不懂、一曲浅浅离殇、冷冷的安静、在这座孤寂的城市、迎接那一个长长的梦。

在这个阳光的午后、看到空中飘零的落叶、这个秋季过去了、冬季到来了、思绪也像路旁的老树根一般蔓延、这是属于安静的季节。

凝望枝头花落去、苍茫间、回头望、你如风絮飘摇、轻吻着我如痴如醉的眷恋。深情一缕染红笺、渴望千年、婉转与流连、往事如梦似烟、我怎会识得情深缘浅的夙愿里会隐藏着太多的惆怅!其实、爱过了、我已如愿以偿。

青春岁月、我们这样走过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