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思

2013-09-17 16:59 | 作者:容若中原 | 散文吧首发

近来参加一场葬礼,静坐灵堂,看童年记忆中亲近的老人就那样安静的躺着,没有病痛,没有抱怨,没有再哀叹老天无眼让这残破的身躯拖累子女,我想这便是最好的解脱。当生命时间无限延长,不是庆幸,亦非幸福,而是疲累吧,纷纷扰扰,将相布衣,最后都以漫天白素、一抔黄土为终结,到底争什么?

当初看《沧浪之水》,最后不过唏嘘一番做结,然后继续坚持自己所谓与世无争的理想,读着风雅颂的诗经,念着问天九歌的离骚,品着风月出世的宋词,或翻阅各种古今中外的小说,追逐历史名将,向往名士风度,沉浸民俗传奇,以为可以一辈子当旁观者看着俗世浮沉。但是现在呢,做着真题,背着公式,写着不屑一顾的政论文,以求在这凡尘谋一席之地。放弃了为兴趣而工作,丢却了年少的,麻木不仁的向着那曾经最为唾弃的职位不断祈求,不敢反抗,或者说不愿反抗,在妥协,也在埋葬当初年少的自己,不断告诉自己唯有如此才对得起父母,才有资格去寻回那个被抛却的最真自己。

当初的朋友,有了事业的抱怨情,感叹孤独,继续学业的醉生梦死或者追逐心之所往,抑或杳无音讯,当彼此的生活中不再出现对方,曾经抵足而眠的人也变得陌生,我们在失去,身边再也没有所谓的点头之交,留下几个不曾离去的朋友变为知己,然后紧缩心门,写上此处已满。成长疼痛,也是无奈,曾经嘲笑这句话的矫情,但不得不说这真是切肤之痛,目的为何,生而为何,忙忙碌碌追名逐利又是为何?我只求一处容身之地,拥我所喜,做我所爱,可却被告知不可,道我不知人情,不清世故,终会遗憾一生。我默然。

之于爱情,似乎成了一种奢望,过了天真烂漫的时候,余下的只有一颗世俗之心,再不求潇洒才子,亦不望翩翩少年郎,看着书中的前生今世缠绵,为他们惋惜,为他们庆幸,合上书也不过嗤笑黄粱一梦而已。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无欲无求”,厌倦情侣间的甜言蜜语,更远离那以爱为名招惹的是是非非。偶尔希望有人陪,但过后依旧没心没肺,不止一次被人说抱着你的小说过你的一辈子吧,我只是笑笑,说我情愿。此生老死于书中又有何妨。有时觉得自己活在自己编织的书中,主角只有自己,再不祈望有人相伴一生。

每个人都有自己渴求的东西,生活在别处,期望着得到,期望拥有,不惜用生命中的最真去交换,世间是非对错,又有谁能判定,当痛苦挣扎哀求都无用之时,你又能拿什么去牺牲,用什么去守住你在乎的人与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