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如夏花

2011-08-26 09:57 | 作者:罗西 | 散文吧首发

生如花般娇美,

死如秋叶寂静,

生命是一段无法回头的路,

想留也留不住。

是一朵不败的花,

鲜活在无人时的里,

从未凋谢,

却又不停的被岁月冲洗,

渐渐的,黯然失色。

生当如夏花,死如秋叶般寂静。也许,人生就是一场可以看到尽头的游戏,却停不下不想前行的脚步。

日子是清淡的,日子是重复又简单的,生活就是由这么些简单又平淡的日子堆磊。有些时候,真想停下脚步不再前行,保留着这眼前平凡无奇又不可复再的日子。

习惯了,黄昏时去附近的公园走走。不为什么了,只是想打发时光,脱离寂寞看看热闹的人群,消磨想留又留不住的光阴。

公园里人挺多的,大多是中年妇人在跳集体舞,还有些小孩在嬉闹奔跑,闹轰轰似个巨型的空旷舞台,各自表演着各自的精彩。喜欢沿着那个花池转着圈的漫步,或一手叉在口袋中,或双手驼于背后,大多时喜欢任两手撒着不紧不慢的走着。喜欢听喧闹的音乐声,喜欢看各色各样的人群,喜欢抬头望云,喜欢看不远处的街头灯火,看街道上来来去去的车流,看身边走马灯般擦肩而过却不识的人流。

人群离我很近,却感觉又离我很远,似另一个世界无法融入。也许,喜欢就是这种远又近的感觉,如网上的那些朋友,仿佛亲近又遥远。不喜欢与人有太多的交往,总感觉近了就失去了美感,失去了心头的想象,失去了一种美妙的幻想。如那个户外运动群的朋友,不对面相逢时聊得甚好,走到一起爬山时又无活可说,不想告之我是网上的那个谁谁谁,我也不想知道他是谁谁谁。也许,都是一样心理吧,大家一起爬山,一起活动,却很少有人提起自己是谁谁。

相遇时欢喜,分离时各自沉默,人生的路上,何必在乎他是谁的谁。

那个公园的深处有些浓密垂荫的树木,常常有年轻的男女手牵着手的往里走。看着那些甜蜜的背影,感觉温馨又心酸,不敢想也不愿想,过去的光影似一道不敢揭露的疤。回首想那些从前,想那些青春片段,情不自禁的总会感觉悲伤,仿似一段还没走完的路,怎么,突然间就到了末路。虽然,常在这走走,却从没进过园的深处。也许,是不敢,也许不愿揭露他岁月的疤痕。

人生是一段走过了,就无法回头停留的征途。

青春是一朵不败的花,不会凋落却又黯然失色的花。

公园的花坛边载着不少的花,还有些我不知名的高大树木。在晚风里飘飘扬扬的,我从树下经过时触手可及,总有些情不自禁的冲动,想摘下一朵花或树叶,放在鼻端或捏在手里。我想,花草树木亦是有生命的,了喜欢了,又何必非拣在手里。有些时候,远远的观望更好,更可体会那份美丽和诱惑。也许,人间的事物都是如此,感悟了,知觉了,心动了就够了,远远的观望亦是一道风景,一道永不会变淡的风景,何必执着的捏在手里,伤人又伤已。

月色淡淡的映在我的窗台,如我此时淡淡的心情,洒落在这寂静人间,似乎无处不在,又无人知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