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

2013-09-17 14:58 | 作者:患者 | 散文吧首发

沧茫岁月的坚守,只为子女的幸福

题记

在很久之前我就像写一篇关于我母亲文章,但一直因为各种原因搁到现在才开始落笔。

我家是农村的,家境平平,我母亲也是广大劳动妇女中非常平凡而伟大的N分之一。母亲是淳朴的、顽固的、唠叨的、守旧的、文化程度不高的,但母亲教会了我做人的道理,用五尺之躯教会我责任与信念。用长满硬茧双手告诉我什么是承担。

记得小时候,由于老那时候是不顾家的,每天就只知道在外面与他那些所谓的朋友吃喝玩乐,每次醉得稀里糊涂的时候就回家了,一回家就跟母亲吵。有时候母亲实在忍不住了,心想这婚离了算了,但一看到泪眼婆娑的我和姐姐,又忍回去了。我知道那时母亲心是舍不得我跟姐姐,才咬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吞,才抚摸这滴血的心对自己说:自己再怎么苦,也不能苦了孩子。也正是母亲无限度的忍让,在我考上重点高中的那一刻,老爸就突然转变了,开始为家努力的耕耘,也有了现在这个不算富有但很幸福的家。母亲现在也每次笑我,说是我把老爸给变好的,我又何尝不知道,如果没有母亲,又哪来的这一切。

我印象最深的是我五年级到初二那三个年头,是我跟母亲最难熬的三年。那个时候老爸和姐姐都南下打工,就留我跟母亲在家。这下子,在中的农活就全部落在我跟母亲的身上了。尤其是双抢【双抢:一般在七八月份,稻子和苎麻同时收割的时候,也是农活最忙的时候,】,母亲就没停过,早上四点多就起床往地里赶,开始收割苎麻。我五点多起床,把饭菜做好,就到地里帮母亲去挑已经刮好的苎麻,一般我挑四个,母亲挑六个或八个。在回来的路上,我总要休息好几会,而且肩膀也会非常的酸痛。我不知道母亲是怎样一口气把一担子的苎麻挑回家的,我想母亲的肩膀肯定也很痛,很痛。回到家,母亲的衣服已是湿淋淋的,已分不出是雾水多还是汗水多。吃完早饭,母亲只是随便的喝口茶,歇息了下。又拿着水瓶与扁担又去地里忙活去了。我就待在家里刮苎麻,晒苎麻。到上午十点多的时候,太阳就火辣辣的出来了,但母亲一般是十一点才回来。到下午三四点,太阳才刚刚开始倾斜,母亲有往地里去了,晚上也要到天实在看不见了才回家,有时候很急的话,母亲还要打着手电筒,顶着月亮在地里干活。也正是这样不分日的忙碌,才换来了我学习的机会,才换来了我的茁壮成长。这样的日子知道我初三的时候才结束,母亲也是实在顶不住了,也南下打工,在我表姐所在的一家酒店做事,虽然时间长,但比家里的活要轻松些。也是在那三年,我母亲也落下了很多病根。

这是一份无私的,以至于母亲默默地付出。母亲说她这辈子注定是忙碌的,只要你们以后能过好好日子也就无所求了。那年高考失意了,但母亲叫我不要放弃,告诉我如果不想我跟她这辈子一样就去复读。复读一年换来了我读大学的机会。也换来了父母多漂泊五年的命运。其实母亲让我去打工的话,母亲就会比现在轻松一半都不至,但母亲只是说“只要你们能过得好,我就值得”。看似简单的一句话,里面却包含了多少付出的汗水。

无情的岁月在母亲脸上刻下了一道道褶皱,曾今的美丽,全在岁月的长廊上,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就像天使在飞行时留下的荧光。落叶是疲倦的蝴蝶,而母亲是静候的小站,放心的地方,是我今生的天使。在这人世间以平凡的身躯站成不平凡的风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