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你,与爱情无关

2013-09-06 09:05 | 作者:浅唱 | 散文吧首发

暮色四合,溢彩流光;曾韵琴让,箫歌曲里。

离人消瘦,堪比零花;人走茶凉,销声匿迹。

虹霓艳影,烟波眑淼;莲熏暗叶,出水田田。

把酒高歌,欲问苍天;今夕何夕,为何有泪。

青丝燃烬,满城灯火;空城旧,一地席城。

西门诀别,黯然失所;情解两只,缘灭三世。

妖娆红莲,献媚浮花;朝落西陵,卿依侬依。

琴声漶漫,旧人不覆;画地为牢,泅渡余生。

————序言

这篇也许应该就是我码字生涯中最后倒数第三次给人家撰写杜辑了吧!因为倒数第二次我要为我未来的老婆写,可能还要等许多年才会遇见一个我喜欢她也喜欢我的人。倒数第一次应该在我老掉牙快死的时候自己给自己作个盖棺定论,那也可能也要那么三十年后,不过天有不测风云,也许明天好好的无疾而终也有可能。

掐掐手指数数算算,我已经有那么两年不写过什么东西了,时间过得真快,一瞬间就两年了,两年时间,不长不,不痛不痒。

有时候手痒了或思绪突然来潮了,码了一段了又一个个字的删掉也不怎么心疼的,时刻在提醒着自己那段码字时光只不过是一生本不该出现的东西,迟早会从生命中消失的。

这两年其实过得还好,不用在想那么多东西,有空了抱着一本小说在床上乱翻,累了拿着一个篮球到球场练练,困了把手机一扔就可以睡着,无聊了跑到江边吹吹河风,倦了泡一杯清茶奖励自己。

两年的时间,觉得自己改变了不少,身上的芒刺早已被岁月拔掉了不少,脾气也收敛了不少,上帝打开了一扇叫成长的大门,青放荡、年少轻狂的日子在我懂事的时候就离我远去。

原来时间在我身上也可以轻,流月举无轻重地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闪电般在我身上,我还没来及说声道别,我还没有来得及怀念,悄悄地就可以夺走了我两年最美的年华。

安安静静地渡过大二大三,时间的光斑在我身上的投影总是那么波澜不惊,没有什么惊涛骇浪的场面,就像是一汪弯弯静躺着的静谧秋水,清清的,浅浅的,可以一眼就可以望到底。这也许就是一眼望穿秋水这个词对于我来说的解释吧!

更没有什么惊世骇俗的画面出现,画面始终定格在一个人去上课,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书,一个人听着忧伤的歌曲,一个人走在学校的小道上,一个人看天荒地老,一个人听海枯石烂,没有人来参与,至于在河边捡几颗石头来养花都挨嘲笑,就你这种整天连吃饭都成问题,还养什么花呀!

有时碰到小情侣在树下依偎,会情不自禁放慢脚步,当然不是停下来当电灯泡,主要是看那个男是不是比我好看,当然没几个比我好看了。(此处你们可以找砖头,声明不可以打脸!)

本来也想找你陪我走走散散步,或者陪我去吃吃饭,或者去教室看看书,哪怕是到了教室不看书我自己一个人呆呆的纯粹地看着你也好,但是,你总说你没有空,确实你对我来说总是没空的。因此,我还是自己一个人好好地呆着尽量不怎么打扰到你。记得你答应我要和我去教室看书一次的,可能你现在已经忘记了吧。一次,一次就可以让我那么较真,以致你答应我过了两个学期了,我还可以这么耿耿以怀。

我知道我在你心里也只不过是可有可无的角色,你从不缺乏喜欢和,我只不过只是一个对你蛮好的一个人,只是希望你若干年以后回忆你大学的生活的时候,能在这些万紫千红的画面里寻得我一丝影子。

我喜欢你,因为我觉得我还是一个不错的人。

大大们,可能会这样在心里呲之以鼻的嘲笑我,就你这样也可以叫做一个不错的人,除非全世界不错的人都死光了,况且不错的人现在还那么多,插队也轮不到你冒充好人。

大大们,其实每一个人的小宇宙都会种着那么一颗潮湿的心,只是在这个弱肉强食的时代里,我们不得硬逼着自己坚强起来,只有这样才不会被早早地淘汰。

一边码字一边看着《小时代》,反复听着周崇光的那一段演讲词:我们活在浩瀚的宇宙里,满天飘洒的宇宙尘埃和星河光尘,我们是比这些还要渺小的存在,你并不知道生活在什么时候就突然改变了方向,陷入墨水一般浓稠的黑暗里去。你被失望拖进深渊,你被疾病拉进坟墓,你被挫折践踏地体无完肤,你被嘲笑、被讽刺、被讨厌、被怨恨、被放弃。但是我们却总是在内心里保留着希望,保留着不甘心被放弃的跳动的心。我们依然在大大的绝望里小小地努力着。这种不想放弃的心情,它们变成无边黑暗里的小小星辰。我们都是小小的星辰。

当时他觉得自己像是被隔绝在某一个孤单的世界里,万籁聚集,灯光下聚焦的空气里漂浮着弥漫的尘埃。自己的声音消失在宇宙的某一个洞穴里。大家都没有看见他。

也许明天醒来,他就消失了,爱过他的人,再也找不到他。离地面一米的地方,浮动着粘稠而浓厚的白色雾气,像是有生命般地流动着。草地上泛出一种令人感觉阴森的湿漉漉的墨绿。庞大的寂静里,只要一种类似水滴的声音,把气氛衬托地毛骨悚然。

窗帘拉开到两边,巨大的玻璃窗外,一个巨大的湖面,纹丝不动,像一面黑蓝色的镜子。高大的树木倒映在里面,像倒插着的刺。

侧脸是那么精致,微笑咧开的嘴角是那么无邪,扬起的弧度是那么痴迷!

生命,随年月流去、随白发流去、随着你离去快乐渺无音讯、随往事淡去、随梦境睡去、随麻痹的心逐渐远去。

小小星辰们,我们依然在大大的绝望里小小地努力着,要知道并不是所有的付出就可以得到回报,也并不是所有的汗水都可以得到别人的认可。也许光鲜亮丽下并一定都是真实的,也许努力伪装出来的微笑只是在欺骗自己,也许每天疯疯癫癫只是为了提醒自己不要那么孤单,聚光灯下的光环有时候诠释的并不是都是华丽。

虽然有的时候生活就这样明目张胆的欺负你,也你明知道就是这样被欺负,但你一点办法也没有,最后你还是乖乖的妥协得连脾气都没有,还是要为了生活努力的奔波着直到你死去的那一天,在生活面前你只能服服帖帖的趴在地上俯首称臣。

还是不写这种觉悟不高、行为不积极、思想不上进的东西,搞的好像是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似的。百色你什么时候能下一场百年一遇的大,不要老是光打雷而已,害得我每次一路狂奔跑回来收衣服了,你又放晴了,挺着那么热的高温还要扛着大大的书到教室去抢座位,要是不小心睡过头去晚了,那可是座无虚席、弹无虚发的。

虽然做不了学霸,但可以抢一下学霸的位置来耍耍了好。让学霸没地方看书,这是学渣一代又一代传承下来,并为之奋斗终生唯一不变的理想与追求。

那几天,真是整天有背不完的书,看不完的试卷,写不完的练习。每天早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跑去教室,晚上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宿舍,十二点钟回到宿舍发现自己是第一个回来,这下彻底慌了,考试不带这样的。

对于这种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的日子,我们宿舍的人时常感叹,要是高中能这样拼了老命去看书,TMD老子现在我还能呆在这么破烂的学校里读书,不是清华不是北大我都懒得去。

做了几天的伪学霸,才发现自己真不是当学霸的料,三十七八的温度,真是流血又流泪,幻想着这鬼地方要是能下一场瓢泼大雨那该有多爽呀,但总是事与愿违。坐在电风扇下也能流汗到把衣服都湿透的日子,坐在凳子上内裤也能湿透的日子,还真是比红军长征还要痛苦

每天都处在备战的状态,心惊胆颤的活着,心惊肉跳的睡着,睡着前还不忘了拿着书看一遍,不然好像就觉得今天缺点什么一样,半醒来还能时不时的翻上两三页,才能安稳甜蜜的睡着,真是一把屎一把尿的学习。每次考完一门的那个晚上,才能坐在宿舍聊聊天,上上网,这时才顿然觉得原来生活也可以变得那么美好而安然。

在这里顺便提醒一下即将填写自愿的学弟学妹们,要是你觉得能在三天的时间内把一千多页的大外科看完,你完全可以,大可不必填写医学院校就可以在未来的大学几年期间轻轻松松地拿到奖学金。要是你觉得三天的时间看不完,那么亲爱的孩子,你出局了,还是不要学医了,那真是一件又苦又脏、又困又累的事。要是还要坚持儿时的理想,那恭喜你,在未来的五年里,可能都要活在一种半死不活、暗无天日、永不超生的状态里。

唉!说多了都是泪。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还是好好选别的专业吧!因为历史已经反反复复、历历在目、触目惊心地向我们证明和告诫,衣带渐宽终不悔,为医消得人憔悴,为医消得人憔悴。

鲁迅先生也只不过是把神经病和精神病学好而已,才写得出那么惟妙惟肖、生动传神、入木三分的《狂日人记》,最后还不是实在受不了学医这种能够在肉体,精神两者并兼的双重折磨,早早弃医从文,寻快活轻松的工作去了。

至于考试完后遗症,那还真得有必要好好说上那么一小段,每次考完试放假了,突然一下子很不习惯,从拼死拼活、挥汗如雨、争分夺秒的状态一下子回落到悠闲自得、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心境。离开了书本,整天浑浑噩噩都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该做什么。这种冰火两重天的落差感就好比是强奸者和被强奸者这两种完全截然不同的感受。(我知道写这个比喻可能有几吨青绿的浓稠粘痰朝我这边飞过来,但这是事实。)

这两年却一直停留在一个人的记忆,碎碎念念的是那么静,我有时候我都怀疑自己是怎么活过来的,原来我也是可以活得那么无忧无虑。

这两年闲着的时候就搜电影看或听着比较快乐的歌曲,使自己处于一种荣辱不惊,坦然处之的状态。即使自己知道自己做不到,但还是尽量使自己不像以前那么忧伤吧!

偶尔会睡一下懒觉,不过更多的是窝在床上看一些比较狗血或是打鸡血的新闻,就为了这些无趣的新闻,我的流量不出十几天就被刷光,叠加包一直加到十万只草泥马在天上飞。

爱情对我来我可谓是像是天边月,可望而不可即,也就是古诗里写的“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但是对于我们码字界的来说,我觉得“蝴蝶为花碎,花却随风飞”比较贴切我现时的想法。

我的爱情观念以前是“郎情好似天边月,妾意恰似月边云”,现在只要是她是个女的就可以了,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的观念可能变成宿舍上铺那个家伙好像也不错的样子。只要不是看到猪都觉得眉清目秀就可以了。

前几天,看他们玩游戏的时候,经常说那么两句话,第一句是“听说许仙敢操蛇”,同性恋在许仙面前简直就是弱爆了。第二句是《屌丝男士》大鹏对波多野结衣说的“不好意思啊,波多小姐,你穿上衣服还真没认出来。”!这句话听得怎么,敢情好像是她没穿衣服就能一眼认得出一样。

在这里不是给《屌丝男士》打广告呀,这部微小电影确实值得大大们一看。心情好的看了,会变得更加美好;心情不好看了,开怀一下解烦恼。

恩恩,快放暑假了,在家呆着看电视的童鞋又可以看到湖南卫视播放《环猪格格》,cctv1播放《新白娘子传奇》!

也许是因为好久没有碰这种东西了,隔了那么久不写了,手和脑子好像都生锈了。有时真的不知道要写什么,只能想到什么就写什么。就当是拼词造句吧!

要是写得不好,或者词句标点符号用得不恰当的地方,或者是写得比较散的,不知道主题是什么的,还希望各位看官,各位大大们可以谅解呀!理解万岁!理解万岁!

如今,已经没有当年码字之勇,更没有当年那个手机在被窝里码字码到凌晨两三点的激情了,也没有当年满脑子里都是一堆华丽到让人家嫉妒的词汇量了。必竟两年时间的概念,足以把一些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时间的齿轮总是会让人在记忆中慢慢的死掉。

现在从上面看下来,还真没什么以前那种风格了。比起以前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些什么的,现在更多的是一些搞笑快乐的段子。这两个月可能看多了《每日吐槽》是受到的影响吧,风格为之大变。

我也不知道这种改变对我来说,能带来好的影响还是坏的影响。不过现在对我来说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以前的我还可以为了文字哭泣,现在的我早已将这种感觉置之度外了。

只要能活着,想怎么有口饭吃,有件衣服穿,有口酒喝,有口烟抽就满足了。哪还会有时间想那些悸动的情怀而矫情得呼吸急促。

前几天答应人家要为人家撰写杜辑一篇,本来想推脱的说好久不写了,不会写了这种下三滥的理由为借口把人家姑娘给骗了,就可以蒙混过关的。

但既然答应了人家,还是尽量挤出哪么一点时间来写一下吧!随便写点,即可以搏得美人一笑,又可以软化一下我这颗早已汉纸的少男心吧!

说不定,这姑娘看了我的文字就瞬间被电到,再加上我死缠烂打的追求,从了老衲!结果.....不多加多描写了,大大们自己想象去吧!要往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方面想。

这种一举三得,一箭三雕的好事,要是不做,那岂不是很亏?思来想去,权衡利弊,我果断从温柔乡的梦中直接从床上跳起来,不顾一切冲到电脑前,比看书都还要努力奋斗。

昨晚喝酒多了,睡了好长时间,不知道昨晚那个激我,好像还是几个联合起来专门要搞死我一样,一定要一码三倍才舒服,我只能舍命陪小人,不死不休,有种“不破楼兰终不回”的气概酒桌厮杀搞到凌晨五点。

忆起当时情况,且听我一一道来:当年我朝皇帝荒淫无道,奸佞之徒遍布朝野上下,都是酒肉之徒,皇帝听信谗言,搜刮民膏民脂,整天不理朝正,流连于酒池肉林,终日笙歌艳舞,妖姬魅惑,怨声载道,诸侯割据,烽烟四起,血流成河,鸦雀无声,个郡沦陷,江山涣散,山河悲鸣。群雄逐鹿中原,雄霸天下,有吞噬天朝的野心,联合军团战战告捷,天朝上下人心惶惶。

说的快那是迟,当时情况十分危急,联合军兵锋所到之处,连战连捷,可谓是兵锋炽盛,无往不胜。反观我朝军队已经是战无可战之兵,但所幸的是,虽战败,但是仍能连败连战,虽败但坚决不降。

最精彩之处马上呈现,话说联合军团蜂拥而至,得饶人处不饶人,反而变本加厉。半城烟沙,兵临城下,明月晚霞,心猿意马,血色开场,如诗如画,如梦如幻。

两军沿着城墙下的那片漫漶黄沙布阵摆开,很明显决一雌雄的时刻终于要来临,沙场之上,战鼓交替,战马咆哮,雷鸣闪烁,风卷黄沙,谁终将会是最大的赢家,最后是活活被攻城拔寨江山易主还是被华丽的逆转,遗散在风中的未解之谜是凋零还是重生,精彩纷呈,画面恢弘之至。

死亡的祭祀悄悄降临,轮回不止,你们生,他们死。血液是否还会燃烧,激情是否还会延续,记忆的后面,是定格在杀了别人还是阻滞在任人宰割的画面。城外红莲为何如此妖娆,殿宇旁的鸢尾花为谁盛放,寺庙佛前的天竺为何哭泣?

金碧辉煌的殿宇,至高无上的权力,宛若太阳般金色的皇冠,谁会是下一个意气风发,谁会下一个王,谁会是站在最高的位置扶摇天下?

终于到了沙场点兵的时刻,只见敌阵冲出一名拿着三板斧的大将,立于阵前叫战,此人名曰:冠!因眼色迷离不定,使惯了一把大斧,而且一顿要吃上一头猪,被称为屠夫。虽说号称屠夫,却使用他那色眯眯的眼神去勾引人家良家少妇,被他迷离的眼神电死的少女就不计其数,但此人生性张狂,目中无人,太过自我,刚愎自用,这不刚刚叫阵还不到几声,就被从我军阵中射出的一支翎羽射中脑袋没入头颅,一头栽下战马,一看便是没有救了,一命呜呜。瞬间射杀屠夫是谁?只见我军中缓缓勒马走出一名少将,其名为:罗,端的是风流倜傥,手执银枪,立于阵前,年少成名让他背负了太多东西。

见到一名上将这么几秒钟就被射杀,联合军团再也按耐不住了,又派遣一名满脸胡子,熊腰虎背的大将出阵,御骑勒出一气合成,此人名曰:宝树,善使一把大刀,端得是一夫当光万夫莫开之勇。我军调兵遣将,派出志鹏将军,只见两将相争,必有一死,志鹏将军终还是技高一筹,斩敌将于马下,可谓威风满面。

联合军团见情况不妙,一下子就连损两名大将,连忙赶紧鸣笛收兵, 我天朝军队哪能浪费这么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一声令下,宝剑挥下的那一刻,群起强攻,联合军团阵势大乱,敌将英隆纵使再怎么英猛无敌,终也是双拳难敌四手,看着满目狼藉,含恨自杀。最终我朝完成华丽的逆转,天朝威武。

最后联合军团的虾兵小将皆接二连三被我天朝上将斩于马下,奸佞之徒(韦波为首的投降派等人)被驱逐出朝野。龙飞上将这几个月假佯染疾待卧床闭门不出,在家自个寻欢喝酒作乐,待到最后被查明,官阶连降九级,从一品大员降至九品官衔,没收官邸,良田千亩,发配之边疆专门训练一支足球队,临死之前床上传来三声冤枉、冤枉、冤枉,气绝身亡,到死还没闭上上眼,这可能就是所说的死不瞑目吧!待到最后一波兵焰被消尽。联合军团兵败如山倒,兵伐倒戈,帅旗毁灭,带头大哥陆哥身中数箭,死于乱马之下,联合军军团节节败走,被天朝打得落花流水,片甲不留,找不到回家的路。不幸的是我朝开国上将老甘被联合军某不知名小校尉暗箭射死,全朝上下无不拍大腿,怒吼捶胸,我等无不颔首楚痛,泪洒衣襟,痛饮几瓶,权当最后一次告别。从此,九州平定,天下恢复太平。

总结:人心不足蛇吞象,活该!强奸不成反被操。说多都是泪,该喝酒就喝吧,能喝酒多喝一点是一点吧!

嗯,能把一场酒描写得如此惟妙惟肖的恐怕也就我这么一个人了。应该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有时我也觉得我就应该有这种魄力,让自己强大得像一条狗。

想借着酒劲和放假空余的时间,还是把答应你的事情给做完,我怕以后可能没有时间也没有那个精力写出自己想要的文字。我现在就是一个送水的而已了,我已经成为一枚名符其实的汉纸。

必竟你已经欠人家一顿饭,一个拥抱了。

要是再不写,叫我的老脸往哪里搁。不仅又挨背上言而无信无耻小人的骂名,还要一辈子活在人家怨念中,就怕到时候人家做鬼了也不会放过你的。

所以,孩纸,是祸终是躲不过的,你要明白司马懿: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向上吧!骚年!

作为一个男人,你行的。因为你现在在听着《义勇军进行曲》!现在没有理由说自己不行了吧!

作为一个汉纸,你行的。因为你还在一直听《义勇军进行曲》!现在没有理由说自己不行了吧!

下面,该是时候秀一下那毫无节操可言的词源了,再不拿出给人家看看了,不然人家还以为我进化了那么千年万年,那么辛苦就是来吃素的。

一 [ 我若不勇敢,谁替我坚强 ]

我想我的生命应该是苍凉而缺乏质感的,无形中带着点点色彩斑斓而突兀的凄艳。

曾经也想在流连失所的黯然国度试图走出,逃离这黑云卷成巨大漩涡网织成的天空,无力垂下在逆风里挣扎的翅膀,将思念镶嵌于万千毫羽。

卸去一身伪装,在夜的最暗的时候,在不为人知的时候,在自己最软弱的时候,躲在房间里的某个角落,默数失落在纹掌里仓储的时光。

有人说,感性的孩子都喜欢贪恋逝去的流年,在每一片秋叶每一片花瓣凋零的瞬间,去用未干的画笔,去用长长的怀念,勾画并寻找记忆中来路的延长线,是在光影无限被放大的区间里,寻觅那些逝水流年沉积下来的画面。

然而,太多的原点早已变成了终点,太多的思念早已变成了纪念。我们在流年面前,只不过是微渺的存在。如果有一天我们真的坚强到让别人流泪,那只能说明还有那么几个人对我们好,把我们当成活着的存在。

谁又真的了然这冥冥之间无尽而略显沧桑的变迁,怀旧吗?割舍吗?算了吧!

也许一个人不应该太过计较那些得失之中的夙愿,放得下的,放不下的,总有被遗忘的那一天。时间的赶脚总是毫不偏移把我们最美好的东西从回忆中一点一滴地剪裁,直到我们变得麻木不堪才肯放了我们。

一个人在古老的歌谣里沉湎,慢慢去习惯这朝生暮死的心事与眷恋;一个人在浪漫的诗篇中陶醉,学会去适应这生死契阔的传说和缠绵。

一个人在过往厚厚的日记里流连,看那些动情而深刻的故事与缠绵,后来从沉睡已久的时光中醒来时,才发现,所有的风景与环境已经悄悄地改变,一切仿佛还在眼前,却已那样遥远。

一个人看冰冷的文字,一个人写悲伤的诗篇。不敢再去看那些温暖春风的章节,怕自己看着看着就忍不住哭了,怕自己看着看着就痛了,怕自己看着看着就难眠了。

一个人久了也就忘记了还有什么经得起时间,经得起沉淀,一个人久了也就很难发觉还会有什么东西可以让我有所顾虑,有所缅怀。

一个人看悲情的片段,一个人守在空荡荡的窗前静静地看雨天,一个人听忧伤的歌曲,一个人走在人山人海的大街听喧哗背后的寂然。

一个人久了也就忘了从什么时候起,自己已经不再相信那些念念不忘的故事会迎来团圆,自己已经不再相信黑暗的背后会有光源。

一个人看蓝天,一个人看惊慌四散的孤雁;一个看书本,一个人看死灰复燃的沉迷;一个人看黄昏,一个人看缠绵悱恻的夜雨

一个人久了也就明白了有些故事并没有终点,一个人久了也就明了了有些终点并不都是美好。

曾经我也曾幻想自己是一个学富五车、才高八斗、门第书香的温柔书生,品一纸琉璃,博览一朝天下沧海变桑田。

曾经我也曾幻想自己是一个阳春三月、莺飞草长、踏歌而行的追风少年。揽一川风月,放逐一江绿之湄清歌解愁。

曾经我也曾幻想自己是一个临风弄月、舞诗颂词、手执折扇的风流才俊。掬一片月华,装扮一夜昙花流溢的芳香。

曾经我也曾幻想自己是一个江南水榭、填词赋曲、琴瑟争鸣的倜傥青衣。弹一曲风华,弹断三千落花牵挽的痴缠。

曾经我也曾幻想自己是一个戈霸起天、一骑绝尘、呼风唤雨的将相封侯。舞一段倾城,舞尽三世绝代双骄的风雅。

曾经我也曾幻想自己是一个墨韵笔花、染尽宣纸、益华连城的雕工绘师。画一图绝世,雕绘一纸沉鱼落雁的娇好。

曾经我也曾幻想自己是一个附之风雅、温文儒雅、飞花逐蝶的寻梦幽人。寻一丝情思,燃尽一世姻缘红线的沉淀。

曾经我也曾幻想自己是一个渔舟唱晚、东篱采菊、醉卧浊酒的渔人樵者。沐一江烟雨,聆听一朵花开花落的声音。

曾经我也曾幻想自己是一个长发飘然,怀槿握玉,白衣胜的游侠骑士。赴一场血雨,守护一朝素时锦年的康和。

曾经我也曾幻想自己是一个手握戈戟,披荆斩月,血刃风华的王侯军士。保一国疆土,护卫一段安之若素的嫣颜。

当曾经的繁华仿佛三千青丝般白雪,当曾经理想宛若梦幻泡影般破灭;当曾经的信念在眼眸变得模糊不堪,曾经的幻想苍白的像一张白纸。

我才有所觉悟,梦想的称台上,所得和所失不总平衡。

就这样一步步去回首,去埋葬,去祭奠。向过去嘲笑,默默哀悼,努力忘掉;向未来祷告,静静等待,美好画面。

就这样静静地走过了很多年,将来终将也要自己一个人扛着走下去。自己选择的路,爬也要爬着走完。自己选择的故事,即使再苦再累也要把它写得丰满一些。

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花开时恰逢月圆,我和你在月光下遇见;

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灯火阑珊的时候,你是不是还未嫁等我;

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我老无所依之时,是否还能忆起你名字;

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岁月催锋断吴钩,英雄是否真怀抱美人。

快乐如斯,寂寞如斯,何必咎由自取,何必自取灭亡,我若不勇敢,谁替我坚强!

二 [ 择一城终老,遇一人白首 ]

我觉得这个小标目写得非常好!

不知道各位看官也是不是这样觉得 !

应该说出了不少人心里所想的吧!

好了,不和你们调皮了,圆规还是正转回来,再胡乱瞎扯可能明天都写不完。

虽然这个标题写得好,但是我不知道该写什么内容,迟迟不敢都下手,怕我写的玷污了这么好的小题目。更是对不起前来围观的大大们。

但是,既然都把前面和后面都写得那么没有节操了,还是操刀断水,快刀斩乱麻,挺着日上,硬着头皮给写完吧!不然明天又得早早起来补上,一个懒觉可能就没有了,想到这里我不由速度加快,管它写得好不好,睡觉要紧,其他的先滚到一边去候着,等小爷哪天心情漂亮了,在按部就班的修改。

不过想想,要是以前的话,可能就会雕章琢句,慢慢斟酌,一笔一划的想好了再下手。下一句该怎么接,用哪个词比较合适。

可是早已是江郎才尽了,肚子连半滴墨水都没有,哪里还会有时间去想一个个的词语。再说,两年的时间真的什么都忘光了,肚子里没有墨水,只有酒水。酒水已经把原来储存墨水的地领地占据,墨水原先也有反抗,奈何能力有限,飞蛾扑火有去无回,酒水把墨水压在身下,酒水喘不过气了,既然知道反抗不成,那就好好享受吧!

如若曾经,我可能会写一些连自己都不明了的辞藻。是的仅仅只是辞藻,毫无章法可言的辞藻。

汉宫秋月,独坐花前月下,观苍穹清辉,缥缈云巅,星月朗朗,陨石划烁,流行飒踏。一隅观天下,青城谢浮华,独揽明月清风,醉卧十里莲塘,惊起一滩鸥鸭。

风花雪月,何去何愁,浴香薰之讶然,品艺雅之清茗,月满西楼花满阁,笙歌不尽断离愁,烟波浩瀚,暮霭泄流,时光绽若明霞,只诉鸳鸯不诉离殇。

青花案前,触三生石语,览群书而论天下,阅古卷而知宿命。菩提树下,静悟禅心,卜卦知了,手执一卷梵文,轻敲一只木鱼,佑你一生安若晴天。

佛前青灯燃尽,容华颠倒,红颜太美,却覆了天下。鸿雁南迁,血红氤氲中染透了沧桑,我曾傲视群雄,挥刀划破苍穹,一抹黄土将恩怨埋葬。

一剑轻安,流觞曲水,千堆纸鸢,付之东流。灯花熄灭,蝶落初尘敛破晓,晨光曦芒,紫薇黯哑,珠联璧荷,少女戢舟采莲,波纹涟涟,欢声笑语,不知芳龄几许?

江上骄阳升起,光晕淡蕴,此处小流水人家,悠悠竹风,曲径深处,藏几家门户,烟锁迷雾,薄雾推开,断言残壁竹篱笆下,忽见童子戏弄莲蓬,

秋水涟漪,波澜不惊,蒹葭孤鹜,落雁知秋。半壁江山斩断风华,江上谁主沉浮?落笔成赋,一曲复古,轻舟浅渡,江河日暮,可惜东水不复。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桃花灼灼,其叶盎然,相逢错过天意,时光辜负情深。四方天地,万顷星河,踏碎了那一世烟火里转念的肃杀,重新缔造传说代价,是否会不会弄得满江血染?

莫问前尘,我翻阅血火弥漫的记忆,耳边听到远住晚钟,乌篷桨声摇渔歌风追烟花雨,妍染了诗意,山色水韵里,满城翻卷飞絮,飘飘渺渺在暖风细雨里。

琼楼宇阁,青山黛泽,谁翩然清歌,潋滟河山,倾世烟火,窥见尘世喧哗。乱世睥睨,划地三尺,惊心动魄,只是为了护送你在乱世逃亡的云烟中挥手再见,色凌乱的画面,渐次疏离了一整座华宫湮逝的惊艳。

无从定谳无从媗妍的浮花,倾覆了一整座殿宇游离的变迁,一笔朱砂惊落一池桃花染,回头你在烟雨中消散,马蹄惊踏渐行渐远渐,散尽风华转眼已变淡。

一座城池,百花争鸣,芙蓉泣露,流年笑痴,一池荷水,水潜鱼眸,碟吻花泪,花落半歌,残月半晓;

银月照耀,暮色朦胧,点墨成痴,挥墨如豪,持笔染墨,赋诗两行,笔花绚烂,深情天下,绝笔诀别;

更深露凝,镜花水月,美人落妆,朱红胭脂,红笺细描,半面初妆,泪如雨下,戏子入画,霸唱天下;

琴瑟在御,信步史书,沧海遗墨,香翰琉璃,浩大殿宇,灯火辉煌,载歌载舞,笙歌不尽,蝶舞天涯

一梦卷帘,相濡以沫,砚墨走笔,掩卷思量,锦书难休,灯火恍惚,色泽起伏,暮然回首,红颜折泪;

若即若离,隔世烟火,绽若明霞,碎若零花,烟波淼淼,静水流深,沧笙踏歌,悲欢离合,阴晴圆缺;

本末倒置,颠沛流离,顾盼生妍,繁世喧哗,朝歌夜煊,倾国舞袖,古刹断艳,红尘成烬,姻缘成灰;

断桥残雪,暮雪千堆,往事迷惘,随风淡去,浅眸流连,拾阶而上,今夕何夕,青草离离,花事旖旎。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追寻,一去一场叹,一生为一人。

好不容易才能瞥了一口气写了那么一段,此处需要掌声!啪啪啪!

有人说:如果记忆是一座城,那么你就是通往外界的门。

但是也有人说:这一生都只为你,情愿为你画地为牢,我在牢里慢慢的老去,还给你看我幸福的笑......还对别人说着你的好。

我说:择一城终老,遇一人白首!

有人说:当你用你的右手温暖你自己的左手,那说明你寂寞了。

但是也有人说:即使就算全世界都抛弃了你,放弃了你,但要相信在某个角落,总会有一个是你忠实者,总有一是你的信徒。

站出来背叛全世界。

我说:童鞋们,大大们,请记住当你心里想某人了,她也在想你,那是最好的幸福!

三 [ 我也喜欢你,与爱情无关 ]

其实,可能是因为那么长得时间没有这么认真的呆在电脑前码字了,我也不知我想要表达什么,情归何处?

是的,我已经认真到废寝忘食的程度了,昨晚起来一直码到凌晨两点,幸好别人帮我打了一份饭,不然我可能就会饿死了。

昨天好像都没怎么吃东西的,好像就吃了一点饭,等我码到一半的时候发现饿得实在是受不了,打开饭盒,那饭都馊了,吃不了,倒掉之前还胡乱地扒了两口,不然可能起不来见不到今早的太阳了。

直接累趴着躺着,差点连澡都不洗就直接睡着了,睡到四点醒来,突然发现自己今晚还真是没有洗澡,拖着累得像狗一样的身躯和迷迷糊糊的眼睛起来洗澡,衣服到现在都还没有洗,等一下有空了再洗吧!

一个人呆在宿舍里,他们该回家的回家了,该下乡的下乡了,连续几天呆在宿舍里,对着电脑发呆,对着键盘乱敲。

好久没有这样疯狂了,我一直知道自己是一个比较懒得动了人,像以前给人家写广告的时候,经常被人家催着要稿, 那老板实在受不了,给我烧鱿鱼。

现在想起来,还真怪不了人家,只怪自己不思进取!有事没事差不多都是处于一种昏昏欲睡的状态,似乎是一种永远都没有睡醒的感觉。

每次放学回来,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跑到床上躺一下,若死若活的真是让人家看了就不爽!

前面这几个大段并不是给你写的,真是不好意思,就权当是给你茶余饭后消遣吧!不过下面你就该睁大眼睛看了,下面这几段话是写给你的,就当是你毕业我送给你的毕业礼物。虽然只是一些一文不值的文字,但总归还是一份礼物呀!比起用钱买的东西,可能有哪么一些寒酸了,还望不要嫌弃。

认识你的时间也不是很长,也就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见面的机会更是少之又少,少到我都可以用脚趾头也能数得清了,少到刚开始我都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少到你也不知道我姓甚名啥?

能认识你,对来我说那也只是一个意外,意外得我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文字去表达,用什么角度把你定位。

我,对于你来说,只不过是生命篇章中一段毫不起眼的字迹或符号。而你,对于我而言,也可能只不过是一场乐曲中的一个音符罢了。

这样写,你可能觉得我怎么这么冷血,必竟陌生人这个字眼将会代替,更何况是像我们这种认识不到一个月的朋友呢!

我们本来就像是两条平行线一样,只是在某个点突然触到了,然后你就走了,走得那么直接那么快,两条直线又恢复原来的轨迹。

记得你走的时候,树上还还挂着芒果,等过了不知道多久我送水累了坐在石凳休息抬头望上看时,树上已经不再挂着那么多芒果,零零稀稀的,在下一场大雨就应该掉光了吧!

时间过得真快,才不一会的时间你就离开学校了那么多天了。等我后知后觉的时候,才发现原来

有时闲下来的时候,脑海里还会总是若有若无闪着你的身影。可能也就会出现那么一段时间吧,时间终将会让一切慢慢地淡忘,淡忘到你不想不起是否拥有过。于你于我都好。

因为我觉得要去描写一个人是非常困难的,主要是由于我认识你也不是很久,应该还达不到不能各方面的了解到你,所以也不知道应该把你描绘的怎么样!

如果认识得久一点,可能写得比较顺手吧,不像现在畏首畏尾的,不知道自己写点什么给你好。怕写的不好你不喜欢生气了就坏了。

我还是喜欢写古风的散文,对于这种叙事描写人物的不在行,胡乱吹嘘一下就可以了,你看的时候也不必要那么认真的,就当我在吹牛。

我还是尽我能力写得好一点吧,人生教会我,宁愿去讨好一个人,也不可以再增加一个仇人。

我发觉我还是适合去写那些不掺夹任何感情的文字,这样做至少不用你看到了不会感动。是的,我不会写那些感情的文字,这点我也一直也必须得承认。

可能像我这种人,是不可以深交的,这个我也是自己一直明白。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身上的刺会刺伤你,就像我以前刺到别人一样。

所以我和别人都要保持那么一点距离,首先我当然是想明哲保身,再能顾及你们的感受。人总是有那么一点私心的,我也不例外。

在这里,还要谢谢你在我感冒的时候跑去给我买药,离开前一天还跑去复印一本书给我。还记得那两天都是烈日骄阳的,而且都是没有吃饭的。

你说想听我的故事,我的故事其实说简单它也简单,想说复杂它就复杂。长话短说,简而言之,只是一个人活在自己编织的梦幻里,苟且偷生的活着。

还有欠你的一顿饭和一个拥抱可能就这样打水漂了。你现在都开始工作了,怎么还会稀罕我这顿饭呢!以后你都结婚了,我怎么还可以抱你呢!

终于,写到这里了,应该可以结尾了吧,写不下去,码字速度像蜗牛一样了,就写了那么点就用了猴年马月的时间,真是不服老都不行了。

以前还天真的幻想有一天空下来了写一部天马行空的小说,回想起来也只能笑当时自己年少无知,不知天高地厚了,就现在写那么点就快吐血几斤了,我这水平要是写小说,那和班门弄斧,关公面前耍大刀又有什么区别。

就我这水平,给人家擦皮鞋还差不多,还要看看够不够格,还得看别人的脸色行事。

大大们,是不是有点不可思议,我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到匪夷所思的地步。

能给认识一个月的人写文,本身就是就是不可思议了,更何况是还没认识到一个月的,还写得那么多的!

其实更多是在给我自己写的,故事还会上演,结局还在更变。

当所有的语言都变得那么调皮欢快了,我发现我已不再是以前的我。

当所有的箴言都变得那么无爱无伤了,我仍然时不时想起以前的我。

嗯!我还要像算命先生说的:孩子,你要孤单半辈子,顶住压力,等一下去买几条红色小裤裤吧,这样可以辟邪的!

我的脑海里那十万只草泥马又再不停的出现,我长得本来就像邪,你还叫我辟邪,你这不是让我自己辟我自己吗!

难得那么久才写出那么长得篇幅。

客官,把手放在空中甩,我叫你什么都不用管,把衣服都掀起来,把奶罩都扔上来。药药药,切割闹!mc hotdog

这是张震岳唱的,不关我的事,要扔砖头请扔他,我是个无辜的孩纸!男流氓不要找我麻烦!女流氓可以尽情骚扰!

尽量写得欢快一点,就算挨默默低下头捡砖头的童鞋砸到也不要紧了。

各位看官,求求了给点面子吧,拿起你们手中的鲜花开始为学姐撒花吧!我要看到鲜花。

学姐毕业快乐,前程似锦,飞黄腾达,有情人终成眷属!

学弟我是穷人家的孩子,每天晚上还要给人家送水,过程中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好讲。

遭白眼更不用说了,如果是以前的我的话,可能就会和那个人吵起来。

又多次想对你说,你身边还有我。想想还是算了。

没有关系我们只是朋友,所以没有分开的理由。

离别之际,别无长物可以赠送了,一纸烂文,聊表心意,还望笑纳!

写完节操掉了一地,怎么捡都捡不回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