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步

2013-09-02 11:13 | 作者:梓敬 | 散文吧首发

“设想独步在荒凉的街上,一种枯寂的声响固执的追随着你,如黄昏灯下黑色的影子,你不知该对它珍抑是不能忍耐;那是你脚步的独语”。

感慨于俗尘的薄情,苦守着内心那些所谓的美好,既然无法融入这闪烁的繁华,又何必去浓妆艳抹搞的自己如同异类一般。

对于儿时立下的大志,也只有仰头长叹,我深知自将是这社会遗弃的孤儿,独行也未必不是内心的一种解脱。

前不久独步于会师胜地的古城楼,望着左右林立的高楼,我深知我和她一样,只是一些人酒足饭饱后的谈资,只是她百年沉积的厚重与我内心孤独在此刻形成了映衬,那种藏匿在灵魂深处的东西使的我们如情人般相望。我轻轻抚摸过她每一寸砖墙,却感受不到她曾经的辉煌,相反她也是时代的遗孤。

这些年来 回家登城楼,爬桃峰已成了我的习惯,然而这一切却与寻欢作乐无关,我用脚步丈量的是那份深沉的思念,用目光牵系的也只有那纷飞的不舍,只是,我病入膏荒的躯体早已没有与之比翼的本领。所以只有借这桃峰的挺拔来亲近那记忆中的温存。然而绝顶登高,那悲慨的一声长啸,惊跑的也不过是在草丛中熟睡的野兔,风过处枯草横飞,伴着黄沙我仿若兵败欲自杀的将帅,一眼的不甘与眷念……习惯性掏出一支烟,刁在嘴,点火,吐一口烟气,蒙笼之中看到的已不在是那个吐着烟圈耍酷的少年,而是一个鬓发杂乱,衣着俭朴略发沧桑的青年,难道这就是我的成熟?香烟笼罩的庙宇,众神眼中,可曾看见我的贫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