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拂过那道水色

2013-08-31 20:34 | 作者:散文吧网友 | 散文吧首发

那时你眉清目秀,我安静如水。那时,我与你在最纯真的年华季节之中相遇。

你是一名各科成绩都非常优异的少年,是让许多女生都偷偷慕的白衣少年,虽然你皮肤有点黑。至于这是否属实,你是否真如传说中那般美好,抱歉,我一直都存有怀疑。但是,我很高兴不聪明平凡而自卑的我能有幸认识如此不平凡的你,虽然,不知道认识你到底是对是错。

我的成绩全都是科科高挂红灯,我也不善言辞不懂如何与人交流,唯一的兴趣便是在一张张洁白的纸上勾勒出一串串行云流水般的墨香小字,或是翻阅着一篇篇唯美而伤感文章。那时的我爱把自己封闭起来,呆在只属于自己一个人所建造的城里,勾勒出太多以忧伤情绪所编的故事,可是,你却突然闯进了我的城里,于是,我的城,你是唯一的城民。

那时的你令纯静的我认为有些美好,虽然你偶尔会有那么些小小的不良,可我却还是不顾一切的喜欢上了你,但我明白我只能俯首观望你,因为你的才智让我有些卑微。

我们不过是在一个虚拟的世界之中,由文字牵线而慢慢相遇,相识,相懂。你提笔为我而挥洒下的一首诗让我为之倾倒,也才知晓这世间原来也真是有这般温婉尔雅的少年才子,可惜,你身旁的那位红粉佳人却不是我的位置。

记得和你第一次相遇,你在扣扣上问我:喜欢沧月吗?

我说:喜欢,我是她的读者。

我的确很喜欢沧月,因为她笔下的故事总那么让我伤,那么让我感到痛,可她的江湖却又不虚伪不做作。就像我与你的故事,有些单纯,又有些无奈

我们的关系的确很缠绵,很暧昧,很多事我只能把它们默默藏在心中,因为说的太透,看的太清,就会太伤心。我极其讨厌这种感觉,可你却从不给我一个清楚的答案,你总是赠我一场不点明的暧昧,好几次在电脑上打出的字又一次次给删了去。我算你什么?凭什么让你给我答案?我与你不过是这虚拟世界中的过客,红尘中的陌路。

我们总是爱谈些莫名其妙的事,开些奇奇怪怪的玩笑,我记得有一次与你谈毕业后做什么工作时,你笑着说:大小姐,以后第一笔钱请我吃饭啊。

我爽快的答应,却又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吃亏,撒娇般道:该男人养女人吧?

那边的你沉默了很久,好一会都没有再回话,我开始慌了,我害怕的以为我说错了什么话,你的头像却突然闪烁:好!以后你当我的小女人!

我很庆幸还好我与你被一层屏幕遮挡着,不至于让你看到我红透完了的脸。

你经常哀叹我们的距离隔得太远,因为这样你没办法帮我补习那些我死都不会的理科。我很好奇喜欢文学的你为何会偏偏选择读理科?你轻描淡写的回我一句:读理科简单啊。我又一次觉得自己比你了一截。不过,四川与山东这个距离的确远了些,但我却充满信心的对你说道:等我32个小时,立刻来你身边。

你以为我开玩笑的,因为你也没把你自己说过的话当真,所以在看到那32个时间后的小字时,你止不住的冒汗。于是当新的一天来临时,清晨的阳光照射在有些睡意朦胧被一通电话打扰了情绪的你身上,你很不愉快闷闷的“嗯”了一声。

“看来你很不高兴,但现在我已经到山东了啊,真纠结要不要你来接我。”

那是我和你第一次和你通话,你好听的声音让我有些紧张的便冒出了这句让你还有些回不过神来的话。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你,或者说第一次见到你真实面目,在那之前我们一直都在网上交谈着。你穿着件白衬衫,眉眼之间挂着浅浅的笑。

你带我到街上随处乱逛,平时在网上那么谈得来突然变得沉默,街上有个老太太摆着一小地摊,上面都是些小饰品,我一眼便瞧见了一对手链,一把锁与一把钥匙的形状。我拿起它,对你笑着问道:好看吗?

“还不错。”你无奈的耸耸肩,很没兴趣敷衍道。

我也不在意你的态度,把锁戴在你的手腕上,对你摇晃了下我手腕上的那把钥匙,我这么做,你也应该有所明白的吧?

第二天我便又要回去,你送我时没有说再见,没有说拜拜,而是沉默几秒后说道:“回去多练练普通话吧。”

我把一本刚想送你的书籍狠狠砸在你的脑袋上去了,然后无视你的表情生气的坐车扬长而去,不过,四川与山东的车费着实让我心疼了好久。

你说你希望你老了以后能像陶渊明那样归隐山林,从此无忧无虑,其实忘了告诉你,我也想过像陶渊明那般。我一直天真的幻想能与你同归隐山林,一起在山间看白云朵朵,听飞鸣啾啾,观日出日落......

但是,这已是浮华了的现代,被华丽掩饰了的虚伪城市,“归隐”?那只是玩笑,所有的一切都无法摆脱这个世界还要继续前进的轨道,于是我们只好继续随他而行。于是,人潮汹涌,来来往往,我们被淹没了,冲散了,分开了。

我们是怎么结束这一场华丽的闹剧的了?我已记得不太清楚,我只知道,好多事说的太透,看的太清,所以就窒息而去了,你,喜欢的只是那种暧昧的感觉,不是我。

你对我许下的承诺从来都得不到兑现,可我想了解谁会住在你心里面。

你独自一人闯进了我的城,留下了曙光照射在那一条流动徘徊的悲伤河流之中,却又突然消失离去,独留下我一人在这侵染了满是悲伤色彩的整座城里被河流淹没的窒息而去。

后来,我在一本满是尘封寂静了许久的书里翻落出了你的照片,那上面的你仍白衣翩翩,眉清目秀,可那么一刻,我忽然释然了许多。因为照片上的你也不是多么的完美无瑕,嘴唇有些厚,眼睛有些小......

总之,我那么一刻才恍然原来你与我也不过一样,不过是这世上最为普通,最为平凡的少年而已。

可是,那时的我为什么偏偏独与你动心了?只是因为,你曾拂过我水色纯粹般的年华。那个清风一般的少年,那些曾再见了清风拂过水色欢颜里的回忆,再见了,我把你们小心翼翼安静的搁浅在最深处的记忆里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