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

2013-08-31 10:03 | 作者:人語滔滔 | 散文吧首发

在这日子长了,熟视后,不免落寞起来,想远离闲淡,不时又自我压迫,心中的落寞又多了一层。恬淡久了,便也想想这样生活的意义。意义有时就像京剧的脸谱——千变万化。今天的意义,就是读了九十四年前的一首小诗,再写了这么几段话。

我是一个可怜的中国人。爱情!我不知道你是什么?

我有父母,教我育我,待我很好;我待他们,也还不差。我有兄弟姐妹,幼时共我玩耍,长时与我切磋,待我很好;我待他们,也还不差。但是没有人曾经‘’爱‘’过我,我也不曾‘’爱‘’过他们。

我年十九,父母给我讨老婆。于今数年,我们两个,也还和睦。可是这段婚姻,是全凭别人主张,别人撮合:把他们一戏言,当我们百年的盟约。仿佛两个牲口听着主人的命令:咄,你们好好的住在一块儿罢!

爱情!可怜我不知道你是什么!

对于读惯了‘’优美高尚、浪漫爱情‘’诗的人来说,此诗并无绝妙之处,也寻不出什么意义。在我读来,有一层意义。

在中国娶妻早是福气,早生子是福气;孩子的相貌礼貌,学绩业绩都是父母的福气。从小到老,从老至死。福气是父母赋予的,孩子是被满足的对象。直到现在,许多‘’孩子‘’尚未争取到父子,母子‘’真诚、平等,友善的沟通,以达成必要的共识‘’的权利和地位。造成许多年级青青,思想稚嫩,职业飘忽不定,却负着小妻幼子的重担,本该可以激情昂扬的活着、工作,相反却显出一副老气横秋,任劳任怨,毫无出息的样子。

其实供你栖息的土地还是有的,空气不新鲜,也还可用,只要不懒,工也是有的。所以断不必为父母,为村俗,为面子,为一切不实际的物相为婚而婚。对父母,要而不顺,一味地顺,就随了盲流,失了自己,成了他人。

近来,不时也偶尔获得一部分朋友们业已完成,或正在操办婚事的消息。于上盲流的情形,对于他们‘’自然在外,另当别论‘’。役身无暇,此处一起祝个愿:恭喜,早生贵子。

我尚余下一部分朋友,除却有了稳定‘’找了朋友,处了对象‘’的境况外,给人的感觉,就像热锅上的蚂蚁,躁动不安。

对于爱情,我以为和人类一切幸福之事一般,并无过多渲染奇妙之外,但总也要付出许多努力,时常也很艰辛。求爱的技巧是必须的,但亦需要一种精神——勇气。

高山仰止,失了勇气,谈何?

忆起鲁迅1925年说的一句话:国民倘没有智,没有勇,光靠一种所谓的气,这是十分危险的!现在社会充斥着一种氛围,80后中许多人,单身男性居多,于爱情,亦是‘’无智,无勇,单靠一个‘’急‘’。父母盼儿成婚生子,自身每日惶惶,终究也只是急,只是盼——天下掉个林妹妹

我愿我的亲兄致朋均可为爱真诚而勇猛的付出,再去收获自己需要的许多幸福。切不可一味地还是‘’急‘’,还是‘’盼‘’。

2013.6.7 鄂.咸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