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人白先生

2013-08-28 09:28 | 作者:南派小可 | 散文吧首发

我家隔壁住着一位白先生,精瘦精瘦的,花白的头发打着卷儿,身上总罩着件黑色的唐装,他看人看物时眼镜就滑到鼻头上,两只油亮油亮的核桃总在他手掌里咕咕的转着。

白先生每天起得很早,他不打太极,不练剑,也不爬山,而是去潘家园古玩市场倒腾些古玩字画,每次回来都有些小的收获。平日里白先生摆弄着他那些瓶瓶罐罐,不和邻居走动,见了面挺直了腰板,从不寒暄,只是擦肩而过。

一天下午,我从学校回来,见白先生在我家门口徘徊。见到我,他和声细语地说:“赵同学能否帮我个忙?”我心里想一向傲慢的他怎么会来找我呢?我顺势答应了他。他伸直左手邀我进了他的屋,一股霉味夹杂着土腥味扑面而来。四壁挂满了字画,木架上堆满了坛坛罐罐,大部分是做功精致镶嵌着金丝花纹的,也有些是土灰色残缺不全的,我好像置身在被开发的古墓中。白先生用毛毯掸了掸桌椅,让我坐下,从怀中掏出一个信封,指了指信封收件人地址的空白处:“我不懂英文,劳您驾在上面替我写个英文地址。”我写完后又核对了几遍,生怕写错误了他的事。我起身要走,白先生说:“等一下”,他转身取来一个盒子,从几个鸡蛋大小的石头中拿出一只在窗前照了照,又换了一只,塞到我手里:“这是件小玩意,请不要推辞。”我扭不过他,我谢了他。白先生送我出了屋,很客气地说:“有空来坐。”打那起我对白先生有了与众不同的印象。

一次,有人来找白先生买东西,他极力向人推荐着字画,说得更是锦上添花,买主觉得脸上挂不住,只好买下了。白先生乐呵呵地送走了买主,回了屋他一声比一声高地哼起了京剧。几天以后,买主恼凶成怒地找上门来,白先生与他争辩着,一个嘴巴扇在白先生脸上,“这是张假画你坑了我这么多钱!”白先生成了缩头乌龟,捂着脸:“小声点,小声点好商量,我赔你就是了。”白先生赔了买主的钱,哄着买主送出了门。这时我突然想起了他送我的那块石头。

过了不久,白先生牵了只狗回来,狗看上去不很精神,夹着尾巴,叫声也不洪亮。早上上学,见院门口贴着卖狗的告示,上面写着:有两岁狗一只,活波可、健康,还附着狗照片,联系人白先生。晚上,一对夫妇留下了钱,牵走了狗,白先生送出门嘴里念叨着:“它跟了我这么多年,我真舍不得卖给你们。”白先生回来在门口支起了小桌,喝起了小酒。嘴里哼唱着“冰糖葫芦酸,。。酸里面。。。”。一连几天他进进出出腰板更直了。一天放学回来,见邻居们正围在白先生门口议论着什么,我凑近一看,这不是那天买狗的那对夫妇吗?他们正与白先生争吵:“我花了那么多钱却买了您一只病狗?”白先生就是不肯退钱,那女人吐了白先生一脸口水,掏出手机要报警,白先生怕事闹大,留下了狗,退了钱。打那以后,好长时间白先生都猫在屋里,后来我得知那只病狗是他从郊外捡来的。

这天,我收拾房间,无意间在角落的一个鞋盒里又看到了白先生送我的那块石头,捏起它凑到窗前。这时,白先生从我窗前走过,他嘴里没在哼唱那一声比一声高的京剧和冰糖葫 。。。

作者 南派小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