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事

2013-08-25 18:07 | 作者:散文吧网友 | 散文吧首发

我上高一了,这句话被我说的毫无激情,有种快要世界末日的感觉,有气无力的就好像是临终遗言。我本来是打算把这句话士气高昂的喊出来,振奋一下近日里沉闷的空气顺便振奋一下我自己,可是我却制造了截然相反的效果。

我天生就是一个失败者,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记得初三的时候,每月一大考,每周一小考,频繁的考试弄得我们每个人神经衰弱,反应迟钝,有时候出了校门分不清东西南北,但却清楚地记得左手定则右手定则。老师表情高亢且悲壮的对我们说,就是死,也要死在考场上。

那时候,每天做几十张卷子,每张卷子上都有我认真写的黑色字体和更加认真更加工整红色笔记。然后我把它们小心翼翼的放好,少一张都会捶胸顿足痛不欲生,

我的数学成绩如同风中飘摇的柳絮一样飘忽不定,第二次月考结束,我数学成绩让我和我的老师大跌眼镜且跌碎了眼镜。我拿到卷子的的第一反应就是看看这到底是不是我的,结果我心灰意冷的坐到了座位上。

我把卷子揉成一团,刚打算撕掉,突然想到如果卷子没了,估计我又得捶胸顿足痛不欲生,然后我很认真的把它铺展开,摊在桌子上。

小k说,这充分显示了我的矛盾心理。

我很困惑。

尽管我对数学机关算尽百般谄媚,但我的数学成绩一直上不去,百般无奈之下,我伤心欲绝的看着我的数学课本说,数学,我不你了。然后我被自己恶心到不行。

结果第三次月考,我的数学成绩又回到了全班前几名,然后我屁颠屁颠的拿着我的卷子,回到了座位上。我想,数学还是爱我的。

中考的前几天,班里的学习氛围前所未有的浓郁,早读课背书的时候,我的同桌捂住耳朵,拼死命的背古诗文,两眼翻白,看的我很是心惊胆战,生怕她一不小心晕死过去。终于,有一天早上,她双手插进头发,歇斯底里的叫:“烦了,我烦了。”我有点同情的看着她,现在就烦了,以后还早着呢。然后我低下头继续看书。

中考前的几天晚上,我晚上死命的背书,然后熬写一道道的双曲线方程题,研究小车匀速直行究竟受到几个力的作用,夜里做梦见圣诞节,我收到一份大大的礼物,包装精致,我小心翼翼的拆开,结果一摞中考题库触目惊心的掉了出来,之后我就吓醒了。

直到最后我把自己搞得很憔悴,我只能一遍一遍的告诫自己:坚持就是胜利,相信自己,顶住压力,不管是打雷劈还是导弹炸,是人是妖还是人妖,通通放马过来。然后我抱着厚厚的一摞课本,躺在床上睡着了。当然,结果可想而知,我夜里被书本的棱角硌的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但我抱着它们死活不肯放到桌子上。

中考的最后一科是英语,就在结束铃声响起的那一秒,我迅速地将答案D改成了B,然后心满意足并且飞快的走出了考场,我知道,如果我稍微走得慢一点,就会被一些同学抓去讨论答案,然后我与他们太多太多的分歧和他们坚定而且笃定的眼神会向我宣告一个不太美妙的假期到来。

我是最后一个回到教室的人,其他人差不多都走光了,只剩下一些零零散散的在教室里收拾东西。我突然就觉得难过。

记得几天前,同学说,改天我们一起拍张照,做个留念。我说好。可是我就这么一直说一直说,然后这些承诺悄悄的变成我生命中小小的遗憾。

那些还没来得及拍的照片,那些还没来得及写下的留言。

时间渐渐流进生命的罅隙,我们青里有过的遗憾,慢慢被琐碎填满。

--------文/爱新觉罗/qq:1968074516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