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

2013-08-16 23:21 | 作者:散文吧网友 | 散文吧首发

奇怪的,今天会鼓足勇气谈及父亲。倘若把他放乎于昨天,我是没有这么大的勇气的,甚至可以说是闭口不谈的。因为我谙熟对于一个连自己都无法正确解读的得过且过者,是没有资格,更是没有权利去谈论他者的。

当然如果非要把我的行为,冠以堂皇的借口,我想朱秋实的< <背影>>太过拘谨,王太利的词句未免支离,慕奇诺的编写也不乏单调……

其实怎么说了,父亲的轮廓是在他的不惑之年才有的,对我来说。而在那之前,我也只能隐约的记得某个晚我和姐姐手拉手进行着一场长达百米的离家出走,而且一路上我们是哽咽的。而原因是在于被父亲打了,还是怎么的?我早已忘却了,但是那个夜晚我是清楚的,因为姐姐的眼泪是不断的,表情也是难堪的。

而确切的说,那一晚我也只是一个陪客,陪她难过,陪她流泪。而那时的泪花究竟是情到深处还是怎么的更是无从考证了。而那一晚,我们是被母亲半夜带回去的…

在每个孩子心中都不乏对父亲的敬意,我想这句话是有科学依据的。只是这股敬意究竟能延续多久,甚至于说他能不能经受时间的发问?所以,这股敬意也不免在时间的打量下越发的没有底气。

而我,只存在于第三者。

毫无疑问,这样的一句话,放的我这儿,对于他的科学性是毫无质疑的,只是这股敬意不免曲折,好在他最终并没有伤及大碍。而我用到“好在”,也完全是遵从心底的第一感受。

“积聚于心,投著于笔,誊拓于书” “需言之有物,勿做无病之呻吟”早在五年前的第一篇随笔,我便如此要求自己,为的只是遵从于自己,而直到我写这篇不知靠不靠谱的文章时候,我才发现,早在多年前,这一道理父亲早已隐晦的谈到,而我当时也只能是“用及一事”。

父亲,倔强的,温和的,也是严厉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