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之情

2013-08-15 16:13 | 作者:春来、花已落 | 散文吧首发

天际火辣的正阳喷着气浪炙烤无边的大地,空气也泛起了皱褶,一层一层地向外漫延。可在一棵参天的大树上,她放声地歌唱,全然不顾这酷热的天气。她的歌声那么的悦耳动听,带着一种清新的味道,给周围传来了阵阵凉意。

他远远就听见她那天籁般的歌声,循声赶来,发现了她。她站在翠绿的枝桠上,炽热的阳光透过树叶的罅隙变得柔和起来,夹着一丝温煦,小心翼翼地覆映在她迷人的脸庞和那一扇一合的极具煽情的嘴唇上,一切都显得那么美丽、自然。他望着眼前这个宛如隔世绝尘的尤物,不禁惊呆了,站在原地傻乎乎地看着。

她有点累了,停止了歌唱,掉转头看见了他正呆呆地望着自己,傻傻的样子,有点小可。她向他挥了挥手,喊道:

“嘿,你好!”

“哎,你好。”他腼腆地回答。

彼此就这样相互看着对方,没有言语。阳光敛起它的烦躁,洋洋洒洒地撒下一片温柔的光芒,风小子也不再调皮,安安分分地静下来。时光仿佛放下它以继日的工作,停滞在这绚丽的一刻。四周静谧极了。

她有点脸红了,忙不迭地转过头来望向另一方。他发现气氛有点尴尬,便打趣道:

“刚才的歌是你唱的吗?真好听!”

“嗯。”

“你能和我合唱一首歌吗?”

她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了,一时竟然语塞。

“就一首,就一首!”他以为她不答应,焦急地说。

她点了点头。

他高兴极了,放声唱起来,她也跟着开始了歌唱。他和她像排练过似的,很有默契地配合着,一唱一和。他和她合唱的歌声随风飘荡,在天地间不断回旋,就像一道汩汩而流的清泉,淌入每个听者的灵魂,润泽了由于炎热而干涸的心灵 。这连一向沉默寡言的老树也动用了它年迈的躯干,七手八脚般“沙沙”地鼓起掌来。

遽然,黑色的帷幕降临在她的头顶上方。她意识到情势的危殆,可她惊慌失措的,沉没在“我该怎么办”的泥潭里,忘记了逃跑。他在一旁竭力呼唤她,但她仍旧呆呆地不动。他焦虑万分,随后便冲入墨水一般浓稠的黑暗里去。这时她才反应过来,可是已经晚了,一切都晚了。她问他:“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与你只不过萍水相逢。”他紧紧地拥抱着她,把头轻轻地放在她的耳边,温柔地说:“因为,我爱你。”

树荫下,一个小孩兴奋地对他的伙伴嚷道:“快看快看,我一次捉到两只蝉儿,两只哎!哈哈!”小孩爽朗的笑声回荡在林间,经久不息。

(结语:我们的生活充满了一千零一种未知的可能性,在时空的转盘里始终上演着一场追逐大戏,谁先遇到谁,都可以导致完全不同的结局。在这个荒诞的时代里,所谓的一见钟情随时都可能发生。这时因漂亮心萦,那时因聪颖情牵,朝三暮四,喜欢谁不足为怪。但能为之一往情深、付出生命的又有何人?不过,故要相信,世界还是一片朝阳,这种只存在童话里的美好故事,下一个,极有可能发生在你某个不经意的瞬间,稍纵即逝。)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