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花样年华

2013-08-14 15:11 | 作者:一曲红绡 | 散文吧首发

拨开花草始行路,都说如此不沾衣,可知人在江湖混,孰不曾湿衣带露。(文/一曲红绡)

岁月翩然擦肩而过的时候,连惊鸿一瞥的瞬间都不留于人,川流不息的人群只能让自己的感官变得更为幻,寻找不到可以让眼神停留的支点,所以眼神才会迷离。

黯然消神的艳味迷香,季节稍纵即逝的时候,寻不到香痕,那时候才明白花太艳,掩埋了那些落叶的余温。而在落叶飘散的那一刻,是否也忘记了去寻那一缕花香?有了值得注意的事物,眼神便找到了归宿,可事实告诉我们你的观察只能囿于一点,海纳百川似乎只有海才具备那样的眼界。

人生的路上映着深浅不一的脚印,那些浅浅的痕迹或许便是我们不愿意面对的现实,感情就像紧绷的琴弦,不容自己或者别人触碰,淡忘、忽略或许就是这样形成的,也或许人的记忆力的限制而已。

跌宕起伏的心律隐藏在每个人的心底,正如海也有平静如镜,也有层层翻浪。一直审视着自己的心理,那些瞬间即化心绪,一不小又被自己揉捻搓合起来,层层叠加的心绪覆盖了前世今生,我居然一时忘记了我是谁,我到底在追寻什么?何必为俗物在心里打上千千结而作茧自缚?何必拿真心去撞那堵硬墙?原来放下和谨记是人生相辅相背的真谛。而我们总是拿捏不好两者的分量,总是放不下该放下的、记不住该记住的,缘起一念,一念一种人生。

日子终于与我背道而驰了,在每日每日的远眺之后和自己对话,在人潮拥挤中陷入由近及远的冥想。曾几何时,脑海里反复放映的是那些貌美如花的容颜和暗黄又布满纹理的面貌,这两者之间是如何悄然互换的,我们又能如何接受的了岁月锋利的刃口随意的在我们的脸上划痕?容颜易逝,在这个时刻突然不是平常说说的那种感觉,突然害怕时间不停止的向前。突然我也变成怜花惜玉之人,叹息身边一穿而过的面若挑花之相,在某一个时刻里容颜憔悴。

日子就这么浑浑噩噩过了不知道多久,每日无声的反抗之中清晰地看见无力的自我。天下之大竟无让人喘息之地,瓢泼而来的情绪,愣是淋湿了我。而就是在这样烦躁的日子里,我遇到了花一样的年华,曾经我也有过的花样年华,在不知不觉当中遗失了竟不自知。

他们在介绍着:这个十五岁、那个十六、那个十八。那种稚嫩的气息明显在他们脸上得到了验证,我看着忽然想到这个年纪的我是怎样?曾经执拗的认为岁月缓慢的恨不得一白了头,曾经无动于衷的反驳还未到服老的年纪,然而就在那一瞬间突然发现了时间如此公平又如此无情,终究苍老了每一个人。

她们青脸庞刺激了我的眼。她们花样年华让我无处可躲,我终究偶遇花样年华,发现自己已逝去的岁月,发现自己不再年轻

那些脸庞时不时的穿过眼前,忽然深思为何曾经意识不到?在过去的两天里,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日子仍然循着轨迹移动,但是并不妨碍我思考。猛然发现一天当中能抓的住的时间就这么一点思考的时间,远处的背景已被我看穿了,近处的人流只是让我反感。在那么一瞬间我突然发现了为何曾经意识不到花样年华已离我而去:周边穿梭的都是与自己年纪相当或者比自己大的人,这蒙蔽了我的眼界,让我产生了岁月一动不动的幻觉。这是否正如落叶齐飘的瞬间忘记了寻那一迹香痕?

当时看《青衣》之时,对于筱燕秋生怕岁月不饶人而遗失了登台的机会的那种心情,我单纯的只是怀揣着伤感之情,那是思想本能反应出来的动容之情。而现在筱燕秋看见女学生年轻的样子的艳羡和怀念自己曾经的年轻的画面再次袭击了我的脑海,突然之间发现自己竟然也心有灵犀了,那不是单单伤感动容所能表达的一种感情。

这是否是岁月安排的一场相遇?在鲜明的碰撞之中意识到流失的不仅仅是一点点,从什么时候起,青春已然不再是我们的资本;从什么时候起,年轻已然不再是我们的借口。

韶华还未温热,已转移他人。时光还未解透,心思憔悴损。明日复明日,青春却不待我,真正该珍重韶光、莫负少年

与花样年华偶遇有感所记

QQ:1010313583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