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色,等烟雨

2013-08-13 14:56 | 作者:折羽青鸟 | 散文吧首发

文:青

有些人一旦遇见,便是一眼万年;有些心动一旦开始,便是覆水难收。

----题记

好久不见。”

“别来无恙。”

四目相视,莞尔一笑。

繁华的大街上,人头涌动,于众人之中他看到她。

十年之前,在这个街头,这般场景,这样的对白。他们的偶遇,没有陌生人之间的尴尬,却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最近有时间吗?见个面,喝杯茶,穿上那件青花旗袍吧!”

一个意外的电话把霄雅沉寂的心重新撩动,是凌风打来的,一个霄雅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的人。他还是那么的霸气,容不得别人反抗,命令一般把自己的想法滔滔而出。

此时,天空飘起了细,七月的梅城宛若烟雨江南,淅淅沥沥的雨滴答在窗前的草坪上,不远处还有着一对对的恋人们撑着花雨伞漫步雨中

雨纷纷的飞落,思绪也随之飘到十年前。

那个时候,霄雅上大二,是个文静而又有些薄凉的女子,从不喜欢与陌生人交谈,可是她却倍加信任他。凌风是建筑工程系的大三学生,更巧的是他也是霄雅宿舍一个女孩子的“表亲”。大家都知道凌风喜欢霄雅,说她是个幸福的小女人,对此,霄雅也不掩饰不推辞。

大三那年,霄雅生日的时候,凌风送给她一件漂亮生日礼物。她不知道他跑遍了梅城的大街小巷,在一个旧巷子的拐角处,找到一家旗袍店,在那里为她买了一件青花旗袍。这家旗袍店即将拆迁,东西不贵,质量却不错。

霄雅穿上它,一袭柔软滑顺的黑发如瀑布般披散至腰间,凹凸有致的旗袍设计把她的身材衬托的恰到好处,膝下开叉裸露的白皙小腿若隐若现,仿若江南走来的那个撑着油纸伞的丁香女子,眉宇之间还散发着淡淡的忧愁。凌风见了身穿旗袍的霄雅,不停地夸赞:“美极了,真美!”

霄雅迷恋着青花,只因凌风喜欢。凌风说,这么美丽而又神秘的青花图案,只有穿在你这样的女子身上才能彰显它的神韵。

很快,七月的酷热便把梅城重重包围,尽管她热的喘不过气来,还是依然会穿上那件青花旗袍在周末时候赴凌风的约。

霄雅问凌风:“你毕业了,我们的情怎么办?”

凌风说:“我养你呀!”

“才不要你养。”

其实,霄雅心里很清楚,父母不愿她一个在外面工作,便早早就为她安排好了工作,就等她毕业回去了。可她为了和凌风在一起,就背着父母偷偷的在梅城的一家私企找了一份文秘的工作。

凌风说想和几个哥们一起创业,霄雅很支持他,还特地买了一个很精致的小本子送给他,让他随时随地记下自己的想法。创业失败后,突然有一天,凌风跑来告诉她:“雅儿,我要去上海发展,梅城太小了,你等着我回来接你。”和以前一样,他的话不允许她有半点的质疑。后来,他走了,再后来,听说他“表妹”也一起去了,因为这个“表妹”是个很有背景的女子。

半年后,霄雅离开了梅城,回到了家乡,从事父母为她安排好的工作。在这里霄雅安静薄凉亦如从前。很多同事和长辈都说要给她介绍对象,她都只是莞尔一笑:“再等等吧。”

后来的后来,听说凌风结婚了,新娘是他的“表妹”。

时光流逝,转眼间霄雅已到27岁了,也终于完成了父母的心愿:为人妻,为人母。她和丈夫是通过相亲认识的,他,普通的长相,普通的工作,没有花前月下的情调,也没有浪漫的甜言蜜语,却倍加珍爱她 。总是那句:“ 我的任务就是负责把你养胖。”

所谓的爱,就是别人担心你会胖,他却担心你没吃饱。

可是霄雅的丈夫又怎么会知道她一直坚持练瑜伽的真正原因呢?因为她这样的苗条身材是凌风最喜欢的,多年来精心维持的那一尺八的腰围也只为穿上那件青花旗袍。

平静安稳的日子一天天的走过,凌风于霄雅而言,是记忆里永不触摸的伤。现在的她,习惯了只闻花香,不谈悲喜,喝茶读书,不争朝夕的日子。只愿阳光暖一点,再暖一点,日子慢一些,再慢一些。素日里与同事关系融洽 ,朋友之间也时常联系,也不再是以前那个薄凉的女子了。

而那件青花旗袍,一直被霄雅潜藏在箱子底下,如今早已沾染上了岁月的味道。

如果不是那个电话,霄雅一定会满足这样的生活到老。也许,霄雅的内心根本就没有抚平,只是搁浅。当凌风的影子重新出现在霄雅的世界里,她平静的湖面依然会泛起涟漪。

霄雅收拾从前的东西,把那件青花旗袍从箱子里拿出来,在身上比划着。虽然过了十年,但是她的身材依然没变,真的是天意吗?她穿着那件青花旗袍,走在七月的阳光下,去赴凌风的约。一路上她忐忑不安:凌风变了吗?现在是什么样子?

见到凌风,一切的设想都是枉然,却自然到像是亲人见面。他西装革履,风度翩翩,多了几分成熟稳重,眉宇间淡淡的细纹,有了男人的沧桑美。凌风见到霄雅第一句话便是:“雅儿,你比以前更美了,多了韵味。”

在这家名为“研磨时光”的咖啡店里,凌风告诉霄雅,他和“表妹”结婚后一直感情不合,后来以为会随着孩子的到来缓和紧张的气氛,没想到却是愈演愈烈,去年离婚了。这么多年以来,他一直念念不忘初恋。最后一句话让霄雅的心幸福的跳跃着,仿佛爱情又如从前般明艳,可她却忘了凌风走的时候,那深深扎在她心里的针还未拔出,也许早已随着他的回来融化在骨髓里了。

当凌风拿出了当年霄雅送给他的那个小本子时,霄雅很是吃惊:她没有想到过了十年,这个小本子还会完好无损的出现在她面前。霄雅接过小本子,打开扉页,映入眼帘的是两行娟秀的字体:你赢,我伴你君临天下;你输,我陪你东山再起。这是当年凌风说要创业时候霄雅写给他的。

从咖啡店出来,他们朝着娱乐广场走去。一路上,凌风的眼睛就是盯着霄雅的旗袍看,一点闲暇的余光也不留给其他的风景 ,自然也没有注意到侧面踩着滑轮飞驰而来的小孩,霄雅为了躲过小孩子,一个踉跄,高跟鞋踩歪了,旗袍挂 在旁边的月季花的花枝上 ,花刺居然划破了她的丝袜 ,弄痛了腿 。只见凌风急忙扶起霄雅,连声遗憾的说:“可惜呀,青花旗袍刮破了。”可是,他却不知道霄雅的腿此时真的很痛。

那晚,凌风送霄雅回家。在车上霄雅问凌风:“为什么你独爱青花旗袍?”凌风笑了笑,没有回答。明知不会有答案 ,却要了答案 ,便生悲凉 。青花是很美 ,可是世人究竟能有几人能真正懂得它的内涵 ?庸俗的人只知道它能卖个好价钱罢了。

霄雅一瘸一拐的回到家,打开门,丈夫迎面而来,看到她的样子,心疼的问道:“脚怎么崴了?”她坐在沙发上,褪去丝袜 ,看到了白皙的小腿上 ,分明红红的血痕 ,而且还不断地在向外渗血 。丈夫替她用热水洗脚 ,一边处理着伤口 ,一边嗔怪的说:“以后晚上出去 ,别这么爱臭美了 ,穿上运动衣和运动鞋 ,安全还舒服 !”这时候她才发现,原来他的手也可以很轻很柔,而且还如此的细致,而她自己一直认为他是个粗俗的人。

擦完脚,丈夫扶她走进卧室。推开门的那一刹那,丈夫给了霄雅一个大大的惊喜:梳妆台上一枝百合花被一大束红玫瑰包围着,在灯光下那支白百合被红玫瑰衬托的那么耀眼那么动人。其实,刚才在洗脚的时候霄雅就想问丈夫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可是,一想到丈夫本就不是那种懂得浪漫的人,又怎么会记得今天是七夕呢,便把话咽下去了。看到这娇艳欲滴的红玫瑰,她才觉得原来丈夫也是懂得浪漫的,只是不爱言语表达。

一星期以后霄雅的脚好了,可是腿上的疤痕依然在。

周末的时候,霄雅把那件划破的青花旗袍拿出来扔掉。拾到旗袍的阿姨说:“现在的年轻人呀,真浪费,这么好的面料扔了多可惜!”霄雅听到后在心里说:“有些东西破了就是破了,不可能回到如初的样子了。”

有一段时间,霄雅不再穿旗袍了。慢慢的,腿上的伤痕也完全的愈合了。

后来丈夫出差的时候,为她买回来一件青花旗袍,它是把现代的裙装和古典的旗袍合二为一的新版型,脖子是敞口的,就是炎炎日里穿上它,依旧不会觉得热。当她重新穿上青花旗袍的时候,大家都说很美。

然而,更多的是霄雅不知道的事情。

凌风在“表妹”一家人的帮助下,事业蒸蒸日上。但是他自知现在的成就是他做人的失败换来的,他想靠自己的力量来弥补霄雅,于是在霄雅家乡买了一块地皮,建了一个小区,取名为:风雅小区。因为霄雅曾说过想要:携一人而白首,择一城而终老。

楼房开盘那天,他在监控室看到了霄雅的身影,他欣喜若狂。那天,霄雅和朋友一起来看过之后,大概估算了一下,就是最低价位的房子也能把他们家现在的房子甩出十条街远 。可是,幸福不在于房子的大小而在于房子里面的笑声有多少。

在娱乐广场上,崴在她的脚,痛在他的心,却又不能表现出对她的关爱,他怕她知道自己还深深的爱着她,还想要和她在一起。

其实,凌风钟爱的不是青花旗袍,而是身穿青花旗袍的霄雅。他爱着她笑得面庞和眼神,如同青花瓷一样-----纯净、淡雅。她的嫣然一笑如含苞待放,她的美一缕飘散,去到了他去不了的地方。

凌风曾经说过喜欢长发飘飘的女孩,从此以后,霄雅便不再剪自己的头发。他还清楚的记得霄雅对他说:“长发为君留,散发待君束。”只是,她的长发是为他而留,为她束起长发的却不是他。

如果说旗袍是女人的第二张肌肤 ,那么手就是女人的第二张脸 。在咖啡店里 ,凌风特别注意到霄雅接过小本子时,手如柔荑,肤如凝脂,便知道她的生活不会太差。

那天在咖啡店里,霄雅只是看到小本子的扉页,却没有翻到最后一页。

扉页是霄雅写给凌风的话:你赢,我伴你君临天下;你输,我陪你东山再起。

尾页是凌风写给霄雅的话:如若相爱,便携手到老,如若错过,便护你安好。

QQ:1183551348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