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父亲

2013-08-12 14:38 | 作者:致远 | 散文吧首发

怀念父亲

父亲故去十七年了,但对父亲的怀念却永揣心里。年轻时父亲是小商人,和舅舅合伙开了一个小茶庄,一九四四年日本鬼子抓劳工抓到了父亲的名下,为了躲避这一劫,父亲和舅舅关了店门,乘船从大连逃回老家。父亲上过儿年私塾,能写回算,回到老家他参加了共产党,成了一名地下共产党员。四六年的胶东,乡村是八路军的天下,城市是国统区。我家地处烟台郊区,国民党兵、还乡团常下乡扫荡,记得,一次还乡团下乡扫荡,父亲怕我被抓去,从山上跑回家,拖着我就往村南头跑,当我和父亲刚出村,还乡团就从村北头进了村,身后枪声大作,子弹从身边头顶尖叫,万幸我和父亲又躲过一劫。四九年烟台解放了,我只身回到大连,父亲当上了党支书,大队长,乡委员。父亲少言寡语,不善言辞,只会默默的干事。虽然当了村官,他晨起拿着粪筐外出捡粪,拿起箒把打扫村街,直到他七十岁患了脑血栓,卧床不起才放下了他用过多年的粪筐。我虽身在外心常回到父母的身边。我少年离家,不论在外读书还是工作我每年必返乡探望双亲。每次回家我必坐在父亲身边,给他刮去变白的胡须,剪去长长的鼻毛,给他洗洗布满年轮的脸。此刻父亲总用他那双和善的眠神望着我,那眼神里露着深情,期盼、和说不尽的父子情。记得教师节那天,我在参加教师节庆祝会,收发室送来一封加急电报:父病危速回。当晚我和当教师的弟弟乘船回到故里,谁知父亲已经闭上了双眼。可是他的头始终面向家门,我知道他期盼儿的归来,见上最后一面。没能办到,是我终生憾事。父亲总有一天我会见到你,来生我愿还作你的儿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