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不冷

2013-08-02 09:02 | 作者:夏雨亭 | 散文吧首发

那年,她留着飘柔长发而来,一问一答间,总会脸红,青涩岁月,岂是一个纯真印记了得?

那年,风吹过的街,打过的西湖,茁壮绿苗的山野,她和他,心照不宣。

那年,毕业季,她说珍重!眼湿润;他说保重!音哽咽。心!记得,不舍。

“我这里天快要黑了,你那里呢?我这里天气凉凉的,你那里呢?我这里天快要亮了,你那里呢?我这里天气很炎热,你那里呢?”

那年,她来电话了,说要结婚,祝福!夹杂着伤的味道。婚礼之上,一句她说:记得我。一颗心答应:一辈子会的。然后,他悄然离去

过些年,聚会,她把头发剪了,人变得有点现实,问其缘由:青老去,现实烦忧,情没有花开,婚姻就那么回事。拖着孩子,笑笑,黯然,走开!

“这里一切都变了,你变得懂事了,我变得不哭了。照片收起,我又开始写日记了,你那里呢?”

那一天,她说要见他,“可以借你的肩膀让我哭一会,睡一会吗?”“他不爱我,我活得好苍白,我就记得一个你。”静静地,久久地一句回答“爱是有重量,背负责任的,也需要能力的。当初,不是不想,而是不能,我穷,他能给你更富足的生活。”狠狠咬在肩膀上的牙印,抱得更紧,颤抖中她一说“只要你说出来,我会答应的。”他一答“无能为力,就不要伤害!爱是祝福,是希望你过得更好。”

这一天,她主动约见,说他破产了。一本十几年数目不少的积蓄,放到她的手上,他一句“宽心!好好的活,我在你背后。”那天下着雨,她站在他伞下,泪流着道一声谢谢,换来的是另一只手的捂嘴“我们一辈子的字典里没有谢字。”

这一年,她犯了绝症,“如果我死了,你要记得给我一个吻,今生遇见你,是我最大的幸福。”见到全身盖着白布推出手术室的她,他疯狂地推开众人,不顾一切跑过去死死抱紧了她“亲爱的,别怕!爱情不冷!我在这里,你一辈子都住在我心里。”深情地,久违地,难忘地,永恒地吻着等了一辈子,爱了一辈子,守了一辈子的这个女人。走廊里,响彻地,是一个撕心裂肺的哭声。。。。。

如果我们现在在一起会是怎样?我们是不是还会深爱着对方?像开始时那样,握着手就算天快亮。我们现在还在一起会是怎样?我们是不是还是隐瞒着对方?像结束时那样,明知道你没有错,还硬要我原谅。只是,我不会原谅,我怎么原谅,因为爱情不冷。只是,亲爱的,你怎么舍得离开我?(原创雨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