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我永远的怀念

2013-07-29 09:23 | 作者:橄榄树 | 散文吧首发

爷爷,昨您又来到我的里。您的背影依然是那样清瘦,那样孤独。梦中的我牵着您枯糙的双手,反复地问:这是真的吗?爷爷您还在?爷爷,我要为您熬最喝的粥,为您做可口的饭菜。可是您总是沉默着,我总是看不清您的脸。

爷爷,您知道吗?每次在有您的梦里醒来,眼泪也会随着眼睛的睁开而滑落。我呆呆的望着房顶,想起梦里一次次痛彻心扉、哽咽地呼喊着“爷爷、爷爷、、、”

爷爷,您知道吗?我们爷孙俩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我总是时不时地回想,因为我怕我会遗忘,因为我要您永远在我心中,我要永远把您怀念

爷爷,记得您的小时候吗?您很小的时候就没有母亲了,所以您很野。刚上几天学,就用石子把同学的头打出了血,被勒令退学。可是您却在以后的日子里,靠自己认识了很多的字。您开始读《三国演义》、《武则天》、《隋唐演义》、、、您又在多少个夜的香樟树下,坐在竹床边为我讲这些古老而又曲曲折折的故事。萤火虫在我们身边眨着眼睛快乐的飞舞,蝈蝈也在我们身边歌唱。爷爷,您为我摇着蒲扇,而您讲的那些故事就像一个个音符,从您温暖的声音里飘了出来,多惬意,多幸福啊!那时的我该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了!

爷爷,在我的记忆里,更多的是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勤劳的身影。忘不了,您收割后,大口大口喝着井水;忘不了,您肩挑重担,挥汗如;永远忘不了,苍穹下,那弯腰劳作,默默耕耘的身影!爷爷,忘不了因为您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因此我们家农作物的产量总是高于别家。

爷爷,当我随着父母亲来大连安家落户后。我知道,您每天坐在板凳上和奶奶一起静静地望着门前的公路,一次次地用手绢擦着眼睛。您不是想我们落泪了就是为了擦亮浑浊的双眼,把公路上的模糊影子来看清:是不是扎着羊角辫的孙女回家了?爷爷,孙女已经长大了,不再扎羊角小辫了。当邮递员骑着自行车过来时,您马上站了起来,仿佛年轻了许多。您的期盼却总是常常落空,我们除了给您邮钱,却很少给您和奶奶写信。我知道,您要的不是钱,您需要的是孙女的信。可那时的我是多么不屑于写一封信啊!每年节,您总是打电话、望眼欲穿希望我们回去,可是我们总有各种理由,二十年只回去过两三次。爷爷,您该是多么失望啊!

天堂里的爷爷,您和奶奶好吗?您原谅了您最疼爱的孙女吗?

爷爷,当我写这篇文时,我仿佛看到了您又在落日黄昏下,面朝公路,擦着眼泪,孤独的遥望着、、、爷爷,您没看见村人们都已关门歇息了吗?爷爷,您也回家歇息吧!

爷爷,如果有来生,我还做您的孙女,那时的我永远不会和您远离,我来为您洗脚为您修剪指甲,我们天天快乐如歌!!

爷爷,愿您和奶奶安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