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22 17:15 | 作者:潜水艇 | 散文吧首发

我疾速的逃,出围后却发现我一直躺在床上——三年前现实中,我一直在用言行增添修饰这个,给它加上色泽,让人看了留恋,醒后我却遍体伤痕。一年后,我似乎又走进了另一个梦境,但血的经历给我警惕,是该逃到床上的时候了,是该面对的时候了。

新事物总热火朝天的发展着——以前刚开始修建的家舍现成品以耸立在四周矮屋的怀抱之中。才开始开始修的商品房,包工们举力同心的卖力修建着,忙碌了这栋还要赶去另外几栋,钱当然是越多越好!几月前这家湖里的荷花开得正旺,现以成黄花剩女枯燥无味……这乡村的一切都在有形之中发展观着,一些人懒散在学校中无形荒废着……

我从网吧出来,借着充足的时间,在国道上徐徐前行着,不时停下脚踏车给这自然拍照,让他们感觉到有人关注的温暖,而不是死死堆砌在路上给人以践踏让人以看清。这几十里路上陪伴着我的有:如流水般的飞速疾行的人,被人加工而成的经济田。汽车簌簌的尾声深深的环抱着我。我不知行人如此匆匆是为了啥!突然几滴从天而降。拍击在脸颊上,疼痛。仰头向天,远方黑云密布着。我唯恐,于是脚步快了起来…忽然手如冰刺也同觉匆匆之意。一股热气由胸膛而发,暖极了,像以前刚到地打过雪杖一样,热气由内而外。

一位人不能从老而活到少。他毕生的经验也只能是由浅及深。我们不能借未来辉煌的计划而消磨当下扎实的准备。有时经验的累加过程也可以和个人的成功必经之路有交集的。

光线从窗帘分散而进,我转头回望远方,不知是眼力不佳还是屋外天空已满布薄雾——白茫一片。但心中更加光明,借着晨光我站起来了,起来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