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荷心语

2013-07-21 21:16 | 作者:山中树 | 散文吧首发

朝花夕拾七月情,云蒸霞蔚花台;里看花情痴醉,日炎炎一抹蓝。回首走过六月的夏日阳光总是青般的灿烂,田野依附着一轮轮朝霞,荡漾出绿意盎然的笑脸,池塘里的叶叶青荷,悄然无声地穿戴上了墨绿浓郁的夏衣。静听荷语柔柔的声音,似歌、似语、似笑;细瞧朵朵出水莲花仙子,飘逸、淡雅、秀丽……

——山中树题记

【一】雨染荷思

天府蜀南七月风,片片红霞染晴空;彩云扭头抛暑炎,唯见荷叶碧葱茏。热情洋溢的夏天,拾缀着似绸如蓝昼,热浪毫不羞涩地翻腾着人们的心事。蛰伏入夜,骤然从夜阑人静时分,瞬息万态下了一场淋漓酣畅的暴雨,彻头彻尾地浇灭了热浪的熏烤。

雨,顺着那思绪止不住往下流,雨幕犹如门前的垂柳摇头摆尾,忽儿往西,一会儿往南,间或又找不着北,洋洋洒洒,自由飘移。雨,不仅赶跑了沉闷干燥的炙热,也给活色生香的季节盛满了好心情。雨点带着凉爽和快意,在一阵阵“哗啦啦、唰唰唰、沙沙沙” 的节拍里,毫不吝啬地淹没了山川溪谷、田野禾苗上那灰蒙蒙尘炎和热乎乎的暑气。

难逢周休觅得好天气,心有灵犀一点通。偶然想起,那池塘中的荷莲,是否也会有另一番情调、诗意或雅趣?晨起,间或不停的雨点还大珠小滴使劲地从天空从滑落,溅起水花朵朵,水雾霏霏,原计划早起赏荷的心也只好摆停搁浅。

推窗望雨,雨恨云愁,思荷的情丝随雨幕而涌,不由联想到诗仙李白的名句:碧荷生幽泉,朝日艳且鲜。秋花冒绿水,密叶罗青烟。秀色粉绝世,馨香谁为传?坐看飞霜满,凋此红芳年。 结根未得所,愿托华池边。这段诗无疑是道出了荷的丽质和品性。细想,荷莲之所以能值得人们仰慕、敬佩、怜和尊重,正因为她有着独特的气质和魅力,便成为了人们心眼里清晰靓丽的一道道风景。

午后,时光摆渡,厚重阴沉的天上雨点嘎然而止。于是,跨上座骑往东行驰,车至闹市区两路,右转一路向西偏南行。穿过车水马龙的街道,道路两例摩肩接踵的人们还撑打着五颜六色小雨伞,摩托车走走停停,停停走走极其不易地穿过火车站和西门客运站那段公路的车龙和人缝,人车便少了些许拥堵。

心里装着荷,虽然路面上还水花渍渍,眼珠儿盯着前方,手轰油门车轮加速,溅起油路低洼处水花四溢;心事也肆意顶破那缕缕爽快的柔风,理所当然是一路飞奔。约一刻时光,便来到位于市中心翠柏大道连接柏溪的天池公园,尽兴分享那池塘中出水芙蓉的容颜。

【二】挚爱青荷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人世间不泛爱莲之人,人们之所以爱莲,大约都是因为莲的高洁清雅、滴绿搓酥、碧波荡漾、幽静暗香吧了。也难怪,因为上天在缔造物种时,正好赐予了荷莲出污泥而不染的唯美化身,也赋予了她高洁崇尚、禅意清静、娇而不艳、雅而不俗的风骨和气质。

写莲之人千千万,爱莲的我也染缘。而我与莲结缘,要追根溯源到三十八年前初二上学时,品读课本里朱自清的散文《荷塘月色》,从那时起,荷、莲、藕便在我脑袋瓜子扎了根似的,忘之不掉、丢之不脱、也抛之不走,干脆就让她伴我左右,清静的走过一个又一个春夏秋,淌过岁月长河里的一道道坡坡坎坎……

情有独钟喜荷,尘染半世不衰;夏风夏雨心飘远,一泻清香入心田。儒家圣贤周敦颐 《爱莲说》诗曰:“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东晋时期陶渊明偏爱于菊;自李唐王朝以来,世上的人都特别的喜欢牡丹。可是周敦颐独独喜爱莲花的出自于淤泥而不沾染污秽的高洁,它经过清水的洗涤,显得纯净而不妖媚。它内心通达而外形刚直,不像藤蔓四处蔓延,也不像枝干四处纵横。香气远而清纯芬芳,亭亭玉立如出水佳人,只可以远远的欣赏而不可以肆意的亵玩也。

周敦颐想要表达的言外之意就是:官场黑暗,要在官场上保持自己高洁的品格,就如同莲花出淤泥而不染那么难。这也是他为官的经验总结,因为他不想同流合污。而“濯清莲而不妖”,不过是作者的一种良好愿望罢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所以百花之中独莲而能为,弥足可贵也。这也是作者的感叹吧,因为在大环境中他是不可能做到独善其身的,除了逃避与远离。或者如他那样兢兢业业的守着自己的一份志节。

常常暝想,如果荷莲不投身池塘,挽春风夏日的馨香和秀色,吸污泥、土壤、阳光的营养和精华,拥春水夏雨的洗礼和浸染,揽日月星光、蓝天白云的飘渺和绚丽,也许就不可能力克热浪暑炎的烘烤,横扫那瑟瑟的寒风冰霜和风雨雷电的摧残了。

转身夏伏,听同事说天池公园景观改造后,今年的荷花又开了。于是,在心湖里滋生起了赏荷的雅兴。正因心思一直牵挂荷莲,便挪出时间,挤出空闲,掏出心思,去看、去听、去品今夏荷的舞姿、韵律、声音和心事。

【三】荷缘天池

夏天间或雨停,凉风习习,清清爽爽,风也特别柔和、轻松、细腻和亲密;水汪汪的雨珠缀在叶尖上,如珍珠段显得晶莹剔透,植被、庄稼、树叶被清洗得绿油油、稠乎乎、光溜溜的,和盘托出草木本科的底色,视而生息,望即止渴,栩栩如生,让人清凉、洒脱、舒适,也更令人心旷神怡地遐想、痴迷。

雨后,虽然天色厚重,偶尔还有雨滴有理无意地打在脸上,晶莹的雨点同时也花着花招调皮地钻过薄衫,湿漉漉地贴到肌肤的浅温里,湿润了衣衫,更多的是给人凉爽和快意。雨后赏荷却更增添了几分雅兴,多日的梦荷的心愿也找到了归期。细雨中,跳动着“天街小雨

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的静美,闪烁着“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细雨轻如”的轻柔,缠绵着“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的静谧。

车靠公园门前,徒步行至园内。公园门前是原川云公路的主道,目前正在改造施工中。

天池公园地理位置得天独厚,现有面积176亩,背靠赫家山,植被覆盖率非常高。每年天池公园盛开的荷花也吸引了不少市民前往观赏。池水碧绿,清澈见底。无风的时候,水平如镜,朵朵白云,青青山影倒映于湖面,山光水色,融为一体。大大小小的鱼儿在水中穿梭,好像是在崇山、白云之间游动,使人仿佛置身于仙境。天池公园的确就是一个池塘,只是比池塘面积大多了,但与湖相比又显得秀气。

天池公园位于宜宾西郊,南泊长江主流金沙江约1.公里距宜宾城区9公里。天池古名滇池、凌波池,亦称西湖。中横巨石,状若桥梁,将池-分为二,内池广一里、长五里,外池广一里、长三里,水深数丈。天池成因,说法不一,或说由金沙江河道变迁形成,或说因地震,大地陷落所致,天池内遍布荷花,或红或白的花朵硕大娇艳,所产之莲藕,色白如,鲜嫩可口,“天池藕粉”至今仍远近闻名。

天池美景,自宋朝以来多有记述和题咏,为人们所称颂。公园内架有曲桥一座,形成上下两个湖面。上下湖有湖心岛各一个,下湖有两个半岛,远远望去,给人以幽深莫测的感觉。蜿蜒迂曲的沿湖长堤,全用条石砌成,高2米多。岸边建成宽1米的水泥小道,道旁广植被花木,绿叶婆娑,倒映湖中,微风轻拂,波光粼粼,处处皆是充满诗情画意。

去年,宜宾市政府投资4000万改造三大公园,其中天池公园便是首先改造竣工的公园之一,在中长期的规划中,天池公园将以赫家山为主要依托,扩建近千亩,打造以自然景观为主的湿地公园。同时,着力打造天池的荷花文化以及与荷花相关的哪吒文化。

【四】醉入荷池

公园四周环绕着民居及城市安居工程建筑群,景色十分的美丽。夏季,气候宜人,是避暑的胜地。公园湖面四周绿树成荫,游人景观道由防滑地砖镶嵌而成,人行道两侧植满上天祖桂、染占林、小叶榕、柳杉、红松、水杉、杨树、柳树等万木争荣,荷花、美人蕉、紫薇、丁香、玫瑰等更是百花竞放,形成了一道亮丽奇特的景观。

升级改造后的宜宾天池公园耀目轩辕,清音幽韵水波万顷。虽下了雨,公园里仍人如潮涌,欢笑声、感叹声、喝彩声此起彼伏,仨仨俩俩的游人或拍照留影,或倚栏赏景,或奔跑欢呼,或轻谈私语,整个公园充满了喜庆的色彩。

漫步园内,在“嬉水游赏区”内看到,浅水溪流、生态小径、休闲廊架尽展眼底,让人仿若看到溪水细流和游人戏水的场景,而一旁的“天池晚棹”的浮雕显得恢宏大气。天池湖内,新增的两个湖心岛凭添了几分韵味,岛上栽种着梅花、桃花、芦苇等景观植物,作为观赏和给候提供栖息的地方。天池湖面进行新的景观打造后,湖岸变成了自然的亲水驳岸,远远望去,给人以幽深的感觉。

天池公园升级改造中,保留和修剪了公园原有的桉树、黄桷树、银杏等树木自然生态,公园以“生态优先、突出变化”等原则,在公园里新增了蒲葵、腊梅、海棠林、紫藤花等景观植物。在改造中突出自然景观的同时,公园也在进一步挖掘人文景观的哪吒文化,特别对“还身阁”进行了整修,在还身阁对面,又新建了哪吒的照壁。

改造后的天池公园突出了“五个功能区”,即:主入口功能区、滨水休闲区、嬉水游赏区、花地观赏区、船坞观赏区。总体设计进行布局,是一个集休闲、游玩、船坞观赏、娱乐、健身于一体的城市湿地公园。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是天池公园的写照。天池公园将以城市湿地公园为主题,突出传统的荷文化、唐文化、哪吒文化和古诗文化,使天池公园“焕发青春”、“焕发风采”,展现“天池晚棹”的盛景。 如今焕然一新的天池公园定已成为人们旅游、休闲的好去处。

【五】池荷韵调

雨后赏荷,好高骛远,身心飘逸,舒心爽朗。凉悠悠的风从金沙江畔吹来,轻柔着暑炎障气;雨洗过后的枝叶郁绿葱翠,在浅风的吹拂下左右摇拽;滚圆晶莹的水珠挂在一花木的叶尖上,透剔明亮,熠熠生辉。蓦然想起刘长卿的名句“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 意境,我想,诗人刘长卿在写《别严士元》时,应该也是带有离别愁绪的情愫吧了。

不多时,天空的厚云处,断断续续又飘落下稀疏的雨滴。少顷,雨打飞花剑式飘然而至,给赏花游玩的游客们添了另一番情趣。身处雨花中,我当然也就有了细雨湿衣、闲花落地、风里读荷、雨中听荷的意境了,分明没有那种“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的失意,也更没有“红消香断有谁怜”的伤感,在这寂静的雨声中浅浅地品味细雨的情愫、柔情、轻快,慢慢分享荷的清幽、恬适、静雅,也在这公园远处充满尘嚣、钢筋、水泥铺成的框架里,寻求一种淡泊宁静志远的情。

雨点渐停,望荷叶舞,思绪飘飞。假如我变成那江南采莲女,牵手与荷相偎司仪,一定会有另-番心情和快意。“一柄擎雨盖,一衫青罗裙,驾一叶轻舟,荷池深处游。”池中的鱼儿,在水下翠荷的枝茎间穿梭、追逐、嬉戏、畅游几只活泼的小鱼从荷叶下游过,生怕打破静谧的画面。蜻蜓飞过来,仿佛在告诉清早飞行的快乐。小鱼缓缓游来,似乎在告诉昨夜做的好梦。而那可爱的小雨露,犹如蔚蓝的天穹渺茫的星星,又似那碧海里一点点的明珠。

细瞧,晶莹的水珠儿积压在荷叶的“绿伞”里,底衬碧绿的荷叶上盛装的水珠儿足足有小碗大,雨后的荷藕、青莲却另有一种风采。荷叶上水珠滚来滚去,闪闪熠熠,如断线的珍珠。叶子上清水滴滴,探出荷叶的粉莲花瓣,更出脱得晶莹可爱,枝枝高洁典雅,楚楚光鲜照人。风起,绿萝裙摆舞翩跹,一池青荷醉下嬉戏,采一张荷叶子,那淡淡的清香便沁入了心扉。细想,这番的情景雅兴,只能在梦忆中去寻觅,在文字里去解密。

碧绿的荷叶雨后也特别给力,在荷叶的衬托下,荷花婷婷玉立,千姿百态,含笑伫立,娇羞欲语;嫩蕊凝珠,盈盈欲滴,清香阵阵,沁人心脾。有的花瓣儿全都展开了,露出嫩黄色的小莲蓬;有的才开了两三片花瓣,像含羞的少女不敢露出自己的脸蛋。有的还是花苞,像观世音的双手紧紧地合在一起。有的花瓣已经凋谢,落下来了,漂在水面上,像一只小小的船,小昆虫坐在里面,正在进行水上旅行呢!

粉的花瓣,黄的蕊芯,绿的裙衣,娉娉婷婷的少女,静立在水中央。有文友在文字里这样描写道:“前世,你是谁家的女子?在今世轮回,踩一朵莲花于这三千弱水中,得一世清白。任红尘烟火缭绕,任彼岸花开荼蘼,独自冰清玉洁,傲然于世。那一半出尘,一半入尘的坦然,那遗世的风骨,痴迷了芸芸众生,为她倾心。祈愿今生 ,愿做一朵莲,不浊不妖,淡然与时光的路口,守一份清心从容的人生。”

【六】荷语声音

“荷叶罗裙一色裁, 芙蓉向脸两边开。 乱入池中看不见, 闻歌始觉有人来。” 王昌龄的【采莲曲】又在眼前跳跃。池边,各种花卉游蜂戏蝶般张扬着笑脸,雨花渍渍均衡地粘贴在花瓣上,珠联璧合,水珠幻化了生命,被悲悯成雨后精灵,镌永为绿叶花朵们永恒记忆,让人好生怜惜。脚步悠闲踏过弯曲的路径,来到池右莲藕深处,小心翼翼踩在池边鹅卵石上,亲近踏过水榭而来的荷韵。只见池面撑起了绿色的萝盖,婷婷荷莲舒展开粉红的娇颜,在阳光下不徐不急的伫立,如出水的仙子,飘逸、淡雅。

守着荷的盎然,细听荷语心声,那一片片墨绿的翠荷撩人思绪,掏人心扉,抓人视野。看,荷叶的颜色是那么的美丽,近处的-张张荷是碧绿碧绿的,远处的-片是墨绿滴翠、青幽静默的。何叶的中间还夹着一些带有点嫩黄的新叶,微风吹来,荷叶翻滚,就像碧绿的海洋抹了深蓝颜料一般,滴落倒映在碧波里。

茂盛的荷叶满满的长在池子里,就像一把把打开的雨伞,精心呵护着下面的嫩荷新叶,不知不觉我们就会联想到母亲保护孩子的情境。片片的荷叶竞相撑起自己的雨伞,它们有的在水面上漂浮有的离开水面,风吹过,掀起层层的波浪,那景色虽说不上壮观,但起码也称得上是优美了!

傍依纷飞的思绪,在荷池的莲叶边穿梭。遥想盛夏骄阳的火热,荷却让我忘却了肌肤上汗珠粒粒和汗流浃背时的闷热。只觉得一股清凉的风,从荷叶中袭来,一缕淡淡的幽香在荷池散开,一池雅韵的荷风在面前闪现……

风过,隅见一枝洁白的荷花傲立在枝头,静悄悄地绽放在那片翠绿的海洋里,没有蜂飞蝶拥的灿烂和阵势,也没有感天动地的壮举,只是安静地开放在她独有的世界里,娇羞地藏在烟雨迷蒙中。荷花悄然从淤泥中绽放,却不曾留下一丝痕迹。她的高洁、静雅、含蓄历史以来不知有多少文人墨客所追随、褒奖、赞颂。在百花争妍的岁月里,荷的周围不知有多少艳丽的花儿争奇斗艳,荷都不为之而心动,只做最纯真的自己,做最纯洁、静雅、淡泊的自己。

荷的高雅有时让人不敢亲近,世人常把荷与“梅、兰、竹、菊” 相媲美,但荷却有着她独到傲骨和高雅,这就是她最纯洁的崇尚和唯美。荷的心也如同她的花瓣一样,经受不得半点尘埃,用纯洁去点染自己的那一丝美丽。“亭亭净植,不蔓不枝”是对白荷最好的描绘。荷一生都在守护她的纯洁之心,品读她,欣赏她,垂涎她,让不惑的我由此而学会些许坚强自信、淡泊、静默。

时而遐想,人生就得有荷的精气神,也想用一朵荷花来自省自己。羡慕用一种荷花高洁的姿态,绽放在红尘世态之中。从极致的美丽走向凋零,一生享用素洁淡雅的欣喜。夏雨涤心,清风吻面,荷语声声,荷韵悠悠,让这暂的生命里拥有最单纯洁净的灵魂。致爱,尘世中随风起舞的荷叶、荷花、荷莲、荷藕。留恋,单纯没有杂质的一片静雅素洁之心,学会与风雨同舟搏弈,坚强面对人生游戏,微笑应如荷语声声。

荷叶圆圆的,荷叶绿绿的,荷叶是夏天里一首清凉的小诗,荷叶是阳光下跳动的绿色音符。生活中本就多磨难,人生有时却不如荷花。倘若有荷之心,则纯洁如斯,从迷茫中走出,做真实的自己,做质朴的自己,做纯洁的自己。是的,那一池荷花,点染不是我的眼球,而是拨动了我躁浮的内心,让我明白了生命在自然的真谛和美景。

四川宜宾江北供电公司农电配网检修中心 王渤涛撰稿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