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江湖-令狐冲与东方再续前缘

2013-07-18 12:46 | 作者:张渊 | 散文吧首发

令狐冲与任盈盈在冰湖边合奏的《笑傲江湖》后,和日月教的向问天,众教徒以及江湖的各派人物一一告别,表示他们要浪迹江湖,不问世事,过属于自己生活去了。从此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去处。

而此时冰湖的底湖,只有东方和冰冷的湖水在一起。

平一指呢,笑称自己为杀人名医,只有别人帮他杀一个人,而他才救一个人。直到东方把心献给任盈盈后,他才了解真正的东方教主是个怎么样的人。在湖边他第一次面对一个女人落了泪。他把无心的东方放入了冰湖。但在他的内心深,他确有一个天大的秘密,他也不能保证这个事情能否成功。他要救活东方。因为寒冷的冰湖,里面没有任何鱼类,一年平均有300天都是结冰的,在这样的环境中,东方的尸体不会发生腐烂。但东方没有了可以抵制体内尸毒抗体的心,所以如果换一颗普遍人心的话,他的体内的尸毒也会很快发作的。

所以平一指,在把任盈盈的心取出来以后,一直放到一个极寒的地方保存。从此,平一指开始了,造访名医,踏遍名山,查阅医书,寻求医治尸毒的办法。。。。。

而此刻令狐冲和任盈盈在世外过着逍遥神仙般的生活,每天合曲练剑。但在令狐冲的心里一直有两个疑问,一个是:东方说来世再见,她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她在哪里?不过这个问题估计要永远藏在他的心里,即时他明白东方是最关心她的人;但他更盈盈,所以他也无法去寻找东方; 另一个疑问是:平一指说过,任盈盈身上的毒已解,但他还是怕万一发作怎么办,他毕竟见过尸毒发作时的厉害。魔教好多高手都死在这个毒上。所以在他和盈盈商量以后,决定一年以后去找平一指,让他给检查一下,是否全愈。

很快,半年的时间过后了,平一指还是没有找到医治尸毒的办法。这一天,他正在茶馆喝茶,无意听到,旁边临桌几个人说起,现在的日月神教,如何之好,不再是原来的魔教。突然平一指两眼紧闭,他想到:“平时东方教主基本都在黑木涯上待着,那他制作的三尸脑神丹的毒物,应该都是采于该山。”想到这些,平一指立即起身,奔向日月神教总部-黑木涯。

到了黑木涯,他见过向问天,向向问天说明了来意,并一一说明东方如何献心,救的盈盈;而向问天不同意他查寻东方的故居,他说:“自从任教主把救出以后,我一直跟随任教主和东方作对,如果你找到解药,又把他时救活,那他找我报仇,我可不是他的对方呀,我其不成了他的手下亡魂。”,见向问天不同意,平一指又说:东方其实很希望和令狐冲在一起,但东方能把心献给盈盈,显然他是为了令狐冲,但这样一个能把自己生命献给另一个女人(情敌)的人,能不让我们敬佩吗?,这样的一个人,还是原来哪个无恶不作的东方教主吗?”这时候,向问天沉默了一下,平一指又说:“你想想东方在教主时,杀了多少人;而任教主从被救出来以后,杀了多少人,为了救她女儿,不惜打开一心为他的童叔叔的脑袋。”还没有等话说完,向问天开口了,他说,我同意你查,但是如果你找到解药,救活了东方,你的保证他不到回黑木涯,平一指满口答应。

平一指从此在黑木涯开始了寻找解药,他每天仔细的翻过每一个地方,包括每一块地砖,功夫不付有心人,终于在查找了三个月以后,他在一个练丹室院子外面一个倒药渣的地方,发觉了一个黑色小米粒大小的东西,平一指很兴奋,他预感他找到了三尸脑神丹,不过他也不能确认。所以他想到一个办法,先研究这个东西的成分,然后重新练制成丹,并且配制好解药。等丹练好后,让几个教徒试吃,等发作时,让向问天过来查看,因为他见过三尸脑神丹发作时的情景,如果症状相同,就能确定是三尸脑神丹,然后再给他们吃解药解毒。

有了样本,研究工作进行的很顺利,药物的成分研究清以后,炼制三尸脑神丹和解药的工作同时进行,七七四十九天以后,丹药终于炼制成功了,通过试药,观察症状,等尸毒发作后,向问天确认这药就是三尸脑神丹,然后再给试药的人吃了解药,九天后,平一指给了他们把脉,他们完全恢复了正常。这一天平一指非常高兴,喝了很多的酒,虽然他原来并不特别喜欢东方,救东方只是为了东方对令狐冲的爱,让他感动。这时候,他突然明白了,东方说三尸脑神丹没有解药,其实是骗人的。只是他知道他不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但他又不愿意看着自己喜欢的人痛苦,所以一心求死,成全他们。第二天,平一指向向问天告辞后,带着解药向冰湖走去。

时间过的很快,自从令狐冲和任盈盈走后,马上一年了,这天他们两个商量,下山打听平一指的去处。同时因为他们在江湖上的地位,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有了信息,他们告诉令狐冲说:半年前平一指上过黑木涯,从此以后谁也就没有见过了。于是他们决定重上黑木涯。

在黑木涯上他们见到了许久不见的向问天,并说明了来意,而向问天只是告诉他们,平一指去了冰湖,等你们见了平一指以后,让他给你们说明。而关于献心,解药的事情他都没有说。

令狐冲和任盈盈也同样向冰湖奔去。

经过了半个多月的找寻,平一指在黄河二老的帮忙下,从冰湖中找到了东方的尸体,东方面色如原来般,没有一点变化。平一指重新开始了装心手术,把任盈盈的有毒之心,装入东方的体内,再加以平一指施加内力,并给他服了解药,这时东方有了心跳。经过几日休息,东方睁开了眼,他看到平一指,问“我是在哪里?”,平一指把如何救治他的过程一一讲述。东方说:“为什么要救我?”平说:“因为你对令狐冲的爱,让我感动,他欠你一句,我爱你,那怕他不爱你,他也应该为你的所作而说出这句话,你现在还不能多说话,好好休息”其实平一指不知道,令狐冲的心里始终也有东方,因为他说过:你是我心里永远的东方姑娘。这时候东方闭上了眼睛,两滴泪从眼角流了出来。过了十几天,东方可以慢慢的下床活动了。

这一天,平一指看到东方脸色有些不对,马上给他把脉,脉像弱而无力,脉像显示东方生命或者只有三天了,怎么突然这样呢?按说东方的身体应该越来越高呀?平一指大吃一惊突然又陷入了沉思。他想到一年多时间在冰水中浸泡的身体,突然离开那样的环境,会加速老化。可是他不能把这些告诉东方,因为他刚刚才有生的希望。所以他给东方说:“你刚刚好,还得多休息,多调养呀,没有大碍。”平一指知道他的世日不多了,这次即使他的医术再高明,也救不了东方了,所以他马上安排朋友,打听令狐冲的下落。东方其实也感觉到自己世日不多了。

很快两天就过去了,还没有令狐冲的下落,平一指心里很着急,他只能尽可能的延长东方的生命,而东方的头发已经有一半已经变白

这一天,平一指在山角下采药,远远听到远处传来了说话声,一男一女,他仔细一看,正是令狐冲和任盈盈,他急忙走过去。他们老朋友相聚,寒暄一般,令狐冲说:“你怎么来冰湖附近居住?”因为当着任盈盈的面,平一指心想:“东方杀了任教主,即使盈盈知道东方献心给她,但也说不准,盈盈要杀东方报仇,所以明日找个机会单独告诉令狐冲” ,所以平一指含含糊糊只说,“这边盛产草药,以便于研究医术。”但令狐冲从平一指脸色看出,他心中定有隐情。不过他此时来的目的,是为了让他给盈盈看一下病痊愈了没有,于是,平一指为盈盈把脉,告诉他们尸毒已痊愈,不会再复发。

令狐冲和任盈盈非常高兴。按说老友相聚,平一指一会会邀请他们去住所,痛饮几怀,但平一指没无此意,平说:“今日,我正在研究一种新的药物,现在是关键时候,所以便不请两位上家痛饮了,今日你们且住在镇上,明日我定相陪”,这一些话,更加加深了令狐冲对平一指的怀疑。但也不便说白,只说“那明日再喝”。待他们走远后,平匆忙回家。

令狐冲给盈盈说了平一指的几点怀疑几处,定有事情相瞒,于是悄悄的跟着。

待令狐冲和任盈盈赶到,发觉原来平一指和一个满头白发的人在一起,仔细一看,原来是东方姑娘,令狐冲还在诧异,任盈盈突然拿起剑刺向东方,还没有等到令狐冲反应过来,剑离东方就一米来远,说是迟那是快,平一指一下抢到东方前面,剑刺入了他胸膛。任盈盈大喊,你为什么帮着东方,我要为我报仇,平一指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能救好你吗?”

盈盈说:“你不是找到解药了吗?”

平一指说:“是找到解药了,你知道解药是什么吗?”

盈盈说:“是什么?”

平一指说:“是东方教主的心,是东方教主让我用他的心,才救了你”

盈盈大惊说:“为什么是这样呀”

平一指说:“当时东方教主找到我,当时你也病入膏肓,他告诉我:“我三尸脑神丹没有解药,要救你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把她有抗体的心给你了,我当时也找不到破解尸毒的办法,就相信了这个毒没有解药,也只有这个办法能救你,所以我才答应了东方教主救你的方法,并且答应他,不告诉任何人这件事,还有把待她死后,把她葬入冰湖这件事。”

突然盈盈明白了,那一次和令狐冲,在冰湖边演奏《笑傲江湖》时,他脑海中看到了东方,心突然很痛,并且流下了流泪。原来东方的心感觉到了东方的身体。

知道了这些,盈盈紧紧握着的剑松开了,大哭,为什么是你,东方不败

听到这些,令狐冲走了进来,两眼红润,看着满头白发的东方。他紧紧的抱住东方,轻声的说,你为什么这么作,为什么不爱惜自己。

再次见到令狐冲的东方很激动,本来他的身体很虚弱了,昏了过来。

好在剑刺入的不深,伤的不太重,平一指马上给东方诊断,平一指说:“他的时间不多了,或许熬不过今晚了”,令狐冲哭着说:“为什么会这样,你不是把她救活了吗?”,平一指又把如何救治东方的前后事情及为何又变成白发的原因,讲述了一遍。令狐冲听到后,这一次强忍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了,失声痛哭

任盈盈听到这些,感觉自己非常感觉对不起东方不败,她也被东方对令狐冲的爱深深打动了,她对令狐冲说:“你这几日,好好照顾家陪陪东方,你不用说其它的,我理解你,我会在思过涯等你”,说过,起身走了。

整整一晚上,令狐冲一直陪在东方的身边,第二天早晨,她醒了,她说想看看他练剑

。令狐冲练剑给他看,她其实时怀念一起在思过涯练剑的日子。

夕阳下,令狐冲演奏那首《笑傲江湖》,,她听的多么如痴如醉呀,不是因为演奏的多好,而是因为这是他为她而奏。看着她慢慢快要闭上的双眼,他亲吻她,并在她耳边说,我爱你,东方,你永远在我心里;她的眼睛闭上了,而她的脸上确露出来一丝笑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