揽怀新绿,雾里幻游夸父峪

2013-07-17 08:07 | 作者: 春泥 | 散文吧首发

揽怀新绿,雾里幻游夸父峪

育苑

岁月的长河中,曾经流淌着几多的希冀,翻卷起几多神奇的浪花,晕染而成几多千年的神话。穿越时空,掬一把浪花,细细品味沧桑巨变赋予它的酸甜苦辣……

--------- 题记

后初霁,乳白色的薄雾渐渐弥漫了起来,升腾在道路的四周,我们仿佛置身在一片云海之中。在虚幻、飘渺、神奇的氛围中,移步前行,就如同进入一个如梦似幻的仙界一般。

抬眼望去,雨后,青山如黛,花木如洗,万物清新,青翠欲滴,绿意径直流淌在心里,空气中夹杂着潮湿之气和泥土草木的混合气味,扑面而来,清新而湿热的气流迅疾钻入人的身体里。脚下,雨水冲刷过的痕迹跃然眼前,泥土地上,湿湿的,软软的。

一团迷雾从前方不远处滚滚散开,一个神话的迷雾却在心里升起来了。待雾霾散尽之后,一个村落俨然呈现在面前,这就是那个因神话中的英雄而得名的村子------夸父营村。

轻雾渐渐散开,一团新的薄雾又聚合在一起,萦绕着我们,萦绕着这个和神话有关的村子。我想,眼前的烟雾慢慢就会散尽,可是心中的那个迷雾一般的神话却一直在心中盘旋,久久不散。

一个隆起的土堆映入眼帘,前面赫然而立着一通石碑,上面刻着朱红色的几个大字“夸父陵”。陵上树木成林,蓊蓊郁郁,苍翠一片,在庄重、肃穆之中还透着几分神秘,那树林的绿浓浓的,似乎要流淌出来了。

在树林中氤氲而起的薄雾之中,我们似乎看到一股悲壮之气在袅袅升起。面对着长眠于此的那位追日英雄,面对着舍身探究自然奥秘的先古豪杰,除了生发“英雄气,儿女情长”之慨外,我们只能是肃然起敬,顶礼膜拜了。

夸父追日,悲壮的行程,凄美的足迹,那一行行足迹,那是人类探秘自然界的永恒的美丽痕迹。在如梦似幻般的薄雾中,我隐隐约约地跨越了时空,置身到了一个美丽而悲壮的神话故事中。

我似乎看见,一个巨人正向我跑来,他双耳挂着两条黄蛇,手里拿着两条黄蛇,正朝着太阳疾奔而去。这个叫夸父的巨人是部落的一个首领,为了部落的利益,他要追上太阳,研究太阳,避免把大地晒烤得干焦。

于是,他拼命地追赶太阳,太阳此时正如同火球一般,炙烤的大地生烟,烤的夸父口干舌燥,他一仰脖,喝干了渭河,又喝干了黄河,便又继续赶路,原本打算到大泽的地方再喝些水,不料口渴难忍,渴死在了追日的半道上。

夸父死的时候,丢掉了手里的拐杖,拐杖落下的地方,变成了一片五彩云霞一般的桃林。夸父的尸体变成了一座大山,后人遂称之为夸父山。

桃林、夸父山都在现在的灵宝市。灵宝市在古时候曾叫做桃林县。夸父山就位于灵宝县西三十五里灵湖峪和池峪之间,夸父峪就是秦岭以北夸父山峪口以里的山沟地方。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夸父的神话给灵宝留下了深深的美丽烙印。

几千年过去了,夸父精神不倒,夸父精神不死,他的献身感动了天帝,生命力在这里得到蓬勃旺盛的张扬,生机勃勃,生意盎然。几千年过去了,百里桃林枝繁叶茂,郁郁葱葱,那绿色,那绿意,在山上,在沟旁,在古桃林的角角隅隅,在天地之间滚滚流淌。那一片绿绿得如此浓,是因为脚下埋葬着夸父这个舍命追日的英雄。

雾气迷蒙,天地一色,斯人已去,其陵犹存。但见陵上芳草如碧,树木葱葱,林木间弥漫飘荡的白雾,犹如昔日夸父追日时的满腔豪气,目睹此景,不禁兴叹,遂沉吟片刻,即兴赋诗一首,诗云:“忆昔英雄追日行,如今冢上草青青,舍身求索功业事,桃林千载留美名”。

“壮志未酬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巨人夸父在干渴绝命倒下的那一刻,却把一种精神牢牢定格在华儿女的心中,那就是勇于探索的奋斗精神和勇于献身的英雄精神,这一笔财富足以泽被后世。“为什么要苦苦去挽救黄昏呢?那只是落日的背影”。其实,不必责怪他的不自量力,也不必为他的执着而叹息,我们这个民族每一次进步都是靠无数的探索和牺牲做奠基。

悲壮的一跌,却造就了一个民族不畏艰险,勇于探索的优秀民族品质;悲壮的一跌,却为后人们留下了一个个探索自然先行者的美丽足迹。在人类历史上,探索的道路上不仅有泪水,有汗水,更要付出许多鲜活的生命。夸父追日,浓缩了一个民族顽强抗争、奋力开拓的一种精神。

一条湍急汹涌的河流横挡在面前,这是由于近日雨水较多,导致小河暴涨,河面上波涛滚滚,飞湍急流,河水轰鸣,声震山谷,由于担心山谷险情,遂不便贸然而行,就临时改走它路。

据《山海经.海外北经》记载:“ 夸父与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饮,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化为邓林。”据前人考证,古有“博父国”,“夸父”即“博父”也,其国中之人皆巨人也。茅盾先生认为夸父不仅是人名,也是一个部族的名称。

灵宝夸父山为夸父族的原居地,此地有仰韶文化特大聚落遗址,晚期即夸父文化,考古发现表明当时已进入父系社会,商周青铜器上铭文“夸”作为族徽,到了周代,夸父族仍有存在。如今,仍有一些古老的习俗延续了下来,夸父峪山民包括八个村,俗叫“夸父峪八大社”,每年要举行“赛社”活动,祭祀夸父。

雾气依旧弥漫,四周朦胧一片,扑朔迷离,模糊一团,在云遮雾罩之中,青山隐隐约约,忽隐忽现,此情此景,都为这个悲壮而凄美的神话故事平添了几分神秘色彩。我想起了盘古开天地的神话,当时世界馄饨一团,盘古一斧劈下后,一切都在创始之中,为了生存,为了探索,先祖们“筚路蓝缕 以启山林”,神农尝百草,伏羲造八卦,还有夸父追日。。。。。。

“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站在山脊上,举目四望,但见沟谷内烟雾茫茫,雾气蒸腾,忽想起一句戏词,颇觉贴切,“似一朵轻云刚出岫”。

微风拂过,烟雾缓缓流动,天地顿时融为一体,神秘而玄妙的氛围使人如在梦里,乳白色的雾气笼罩着大地万物,犹如祥云在周围飘绕,置身其中,思绪也随云雾翻滚升腾,李太白的诗句倏地闪现在脑海里,“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观之,感之,好美!

置身在虚幻而飘渺、朦胧而神秘的云雾中,如临仙界,飘飘若仙。那满山的苍翠,那满目的绿色似乎也伴随着烟雾流动,那绿色浓浓的,苍翠欲滴,那绿色直撞人的心灵,雾气渐渐化成了水滴,而那山谷中的苍翠绿色似乎也默默地滴在了我的心里。

山峰危耸,乱云飞渡。秀丽的山色掩映在雾霾里,若隐若现,别有韵致,还来不及欣赏那“无限风光在险峰”的意境,只是一心沉浸在寻觅梦中“桃林”的快乐中。

呵,桃林,梦中的苍翠之林,神奇的千古神话之林。

呵,桃林,梦中的神秘之林,绿意早已荡涤了心灵。

如今,桃林早已化作满目青山的苍碧之色,那位悲壮的追日英雄可有遗迹可寻?正如余光中在诗中所言:“壮士的前途不在昨,在明晨,西奔是徒劳,奔回东方吧,既然是追不上了,就撞上。”

夸父追日,道渴而死,其尸为山,其杖为林,这美妙的神话传说,就在这古桃林的青山上,沟谷里,伴着这滚滚烟雾,飘荡着,飘荡着,飘在人们的心里。在这热腾腾的雾气里,旅友一行人如蒸桑拿浴一般,挥汗如雨,衣服湿透,然而却兴致不减,饶有兴趣地穿越在神话和现实之间,穿越在古代和现代的时空之间,云雾就是隔屏。

云雾缭绕,弥漫升腾,扑朔迷离,若隐若现,一个古老的神话被披上了神秘的面纱。夸父的足迹,那是我梦中的希冀,山脊上,山沟里,山坡处,小溪旁,那郁郁葱葱的绿色掩映着昔日神话英雄追日的痕迹。站在山脊上,摇动着手杖,我们对着群山大呼:“夸父,你在哪里?”喊声久久回荡,回荡在山谷里。

山色空蒙,小雨淅沥。夸父遗迹何处寻?唯留青山和桃林。登高而望,抚今忆昔,吊古寄幽之情油然而生,那细雨可是为夸父所洒的泪水?那青山,那桃林,那烟雾,那神话,如在幻里,似在梦中。烟雾如幕,细雨如丝,目睹此景,不禁吟道:揽怀新绿,雾里幻游夸父峪。

2013年7月写于墨香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