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16 16:20 | 作者:浅笑安然 | 散文吧首发

漆黑的,似有两只眼睛偷窥着周围的一切,我坐在高高的阳台,吹着风,风肆意的吹起我的发,乱丝、青丝、飞舞着,想挣脱束缚,她想飘啊,飘向她向往的地方。我挽起一缕,于鼻间轻嗅,有一抹清香,顺着呼吸道进入血液、深入骨髓,原来香气是发自内心深处。

无奈,心已不是心。。。。。。

茫茫的苍穹,像一块巨型的黑色图腾,高高的悬在了我深深的眼眸之上,我合上眼,是一片黑,我用尽全身力气,把眼睛挣的大大的,依然是一片黑,原来黑不是这片黑夜,而是黑已深深的印在了我的心里。那远处的霓虹万千,那近处的繁华点点,不是点缀,不是夜的舞伴,而是我眼中了无生机的黑色元素。

蓦然,有一轮明月从乌云中闪现,月牙钩钩,却不是满满的银盘 ,我遥望着这月牙儿,你这尖尖的两端,钩痛的可否是两个人的伤心?可答案却只有一个人,那另一端呢?或许已不知在哪一个夜,生生的逃离,追着曾逝去的晓风残月而去,硬生生的与残月凑成了满月。或许,眼前这端伤心的月牙,不该向任何人诉说,诉说她的过往,一切都会消逝,一切都会过去,一切都会重新开始,诉说只是她的无奈,诉说只是她已认命,但诉说却只显得她更加懦弱,但她的心再坚强怎能百毒不侵。

风在这暗夜里啜泣,泪滴却化作了天边的流星,那一闪而过的绚丽,却没有深深的印在夜的心里。就如两个人的情,最初的相濡以沫,到最后的不相相认。这其间的路,曲曲折折、百转千回、荡气回肠,不是收敛、不是包容、不是体谅,而是深深的刺痛着彼此的心。

如此。。。。。。两个人,生生的两端,却深深的站成了彼岸。

回的了过去,回的了当初吗?却不料,有的人宁愿回头看旧日芳草,只是让我这般无奈,我也无奈。。。。。。我不恨,也不埋怨,该来的的会来,该走的也会走,是你的永远都是你的,赶也赶不走,不是你的,拦也拦不住,知足顺势而已,不是逃避,不是懦弱,不是不争取,只是真的疲惫了,一如这沉睡的夜,再也不愿醒来。

于我而言,以前的的种种,譬如昨日死,今后的种种,譬如今日生。即使好马,岂愿吃回头之草, 但有的人总会让你心如履寒冰之地。原谅的已原谅,不再计较,何必计较,伤痛自己的身体,没人赔得起。

夜,我在吹着风,吹散我的青丝如瀑,随同那淡淡的愁绪、浅浅的心结 ,在风里漫延,在风里滋长,在某一日成熟,挽起三千愁绪,然后换做银发,随同一切纷扰,慢慢老去。

一直很坚强,如同这漆黑的夜,倔强着没有任何色彩。

有一句话,“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天空海阔,要做最坚强的泡沫。” 已经喜欢了很多年,喜欢把它形容自己,作为人生的信条。

感情抑或是所有的事,我有能力赢,但我也输得起。做人做事,保持了最真的自我,对得住那些年的童心未泯(相信生活美好),问心无愧即可。或许是自己做人太认真,如同这呆板的夜,最终只是太相信谎言,却深深的伤了自己。

夜,吹着凉风,不胜惬意,那一轮月牙依旧,弯弯的两头,却深深刺在了夜的心脏,夜疼痛的只是更加深邃,更加神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