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仙子第十五章迷林圣地鸟类王国

2013-07-14 08:42 | 作者:一莲幽梦 | 散文吧首发

迷林圣地类王国

用七彩的羽翼

编织一件如的衣裳

装上最真诚的友情

连同百颗祝福的心

让灾难停留在昨天

奇迹发生在今天

美好的一切

永远的属于明天

不再遗落

人生总是有很多的奇遇和很多意想不到的存在,文轩正想着怎样装饰竹屋的外面,给盈儿一个惊喜,突然听到一种不同于人类的语言,原来是从屋子前面那个树林中传出来的鸟类的语言。文轩因为服了长老给的神药,居然听懂了,听着那些鸟类正在商量送给盈儿什么样的结婚礼物,他从内心里感动万分,因为他们这份感情得到认同不容易,于是他就想去拜会一下,前去表达谢意,顺便问一下它们,准备婚礼有什么好点子。

带着这种好奇,文轩循着声音向树林深处走去。声音听着似乎很近,可实际却隔了很远的一段距离,文轩徒步走了十几分钟,还没有看到鸟的影子。只是越向里面走,树长的更加繁茂,也更粗一些,似乎已经生长了无数个年轮。这些树都是一些奇异的种类,棵棵笔直的挺立,高耸入云,文轩从来没有看到过。他一边欣赏着这些奇异的树木,一边继续往里走,又走了一段时间,突然发现前面豁然开朗,一个奇异的世界展现在眼前。文轩看罢不禁惊叹,原来这树林深处别有洞天,自己还真没有想到,不知道盈儿知不知道。

只见这片树林的中心,突然就有了很多漂亮的花朵,各个争奇斗艳,开的如此茂盛,花丛中长出很多手指粗的藤蔓缠绕着树木,在树的半腰缠成一个窝状的小藤屋,差不多都是一样的位置,一样的高度,相似的模样,不得不让人惊叹!原来这就是鸟类的王国,光凭这整齐的鸟巢就可以看出这里不是一般的鸟类世界,而是有着统一的管理,训练有素如同人类世界一样的鸟类王国。在一棵最粗的树干上,有着一个不同于其他的鸟巢,要大了许多,造型奇特,颜色迥异,那么多鸟巢,只有这一个与众不同。在这个鸟巢上方,站着一只七彩的鸟,羽毛油光发亮,头上长着一圈王冠似的鸟毛,浑身散发着与其它鸟不同的威严与贵气,一看就知道这是鸟王。正当文轩好奇的打量这个鸟类的世界时,耳边传来一声严厉的责问:“什么人,敢擅闯迷林圣地?”,文轩循着声音望去,在那只鸟王的不远处的一个鸟巢上,站着一只威风凛凛的像是鹰一样的鸟,褐色的羽毛有几片长的很长,可立可收,像是别有用途,红色的眼球,透着寒光,威风凛凛,有着将军的威严。文轩看罢,赶紧抱拳施礼说:“小生文轩,是盈儿的朋友,刚才在树林外面听到你们要参加我和盈儿的婚礼的话,特来道谢,无意擅闯冒犯,冒昧之处,敬请海涵!”。听了文轩的话,那只鸟王抖动翅膀,冲着文轩点点头说:“原来你就是盈儿姐姐要结婚的那个凡人,果然一表人才,难怪她舍命相恋了两世。既然盈儿是我们的朋友,你也同样的是我们的朋友,不必拘礼,请稍等!”

文轩还没反应过来这些话的意思,就见眼前突然一变,这片树林的中心突然变了一个境界,树木似乎在移动,中间有了一块儿空地,那些鸟巢突然都变作了木房子,一排排整齐的排列着,鸟王的那个,变成了一个宫殿模样的房子,富丽堂皇。那只鸟王身形一换,变作一个身穿七彩衣的妙龄女子,亭亭玉立的站在文轩的面前。那只鹰鸟也同时化作了一个身穿铠甲的威武的将军,手执兵器站在鸟王的不远处,那几片特出的鸟毛突然变大,像个斗篷似的披在肩上,看来他的职责就是保护鸟王的安全。其他鸟或男或女纷纷化为人形,站在后面,边好奇的打量着文轩,边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文轩就像做梦一样看着这个变化,惊讶的张大了嘴巴,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于是使劲揉揉眼睛再定睛一看,一切都是真的,并非幻觉,面前的世界果然已经不同了。那个女子,头戴王冠,身披七彩霞衣,透着一种王者的威严和尊贵的气质。见文轩惊讶,她微微一笑,用一种悦耳的声音向他解释说:“公子不必惊异,听我和你说,这才是我们真正的世界,你刚来时看到的只是我们虚设的一种假象,为了迷惑外人,不得窥探我们的秘密。我们是一个鸟类王国,也是祖辈生长在这个蝴蝶谷的,这个树林就是我们的家。只是因为我们相对于那些蝴蝶来说是少数,所以就隐居在此,本来数年来都能友好相处,互不侵犯,只是在近些年有些小的矛盾,为了谁才是这个蝴蝶谷的主人而争一时之胜。我们虽然不否认她们是名符其实的主人,可是我们同样也生长在这里,所以不能忍受有的蝴蝶说我们是寄居在她们的领土的外来人。于是我们和蝴蝶王国曾经有过争斗,双方各有损伤,此后我们就隐在这个树林,很少出去,还将家园经过魔法改造,变成现在这个模样,让人看不清我们的虚实,于是就有了你所看到的不同。近年,我执掌了这个鸟类王国,只是因为和盈儿姐姐一见如故,于是我们成了好朋友,忘了敌对的立场,也正是因为盈儿姐姐的善良,她费心调解,我们两家的矛盾才有所缓和,现在能和平共处,互不侵犯。所以我们敬重盈儿,同时我们也成了无话不说的知己,你们的事盈儿姐姐曾用心语和我交流过,我很了解,正因为如此,你才能见我们的真身,见到我们真正的世界。来者是客,请公子到殿内喝茶!”

原来这个鸟王叫做彩儿,也同盈儿一样,有着几百年的修行,法术同样高强,她和盈儿练就了一种心语传递之法,就是两个人不见面却可以施法用心语交流,在文轩走的那段日子,盈儿满心的苦闷无处诉,于是便想到了彩儿,这个义结金兰的姐妹,本来想着去她的鸟王国住上几天的,可是又舍不得离开那个文轩留给她的小竹屋,于是便用心语和彩儿说明了一切,连同上一世的故事。彩儿听了感动万分,非常支持盈儿这份旷世奇恋,为她打气祝福,也曾劝慰盈儿不要灰心,总会找到方法解决的,言明自己因事暂时不能离开鸟国,等处理完了就去找盈儿,陪着她等待奇迹的发生。可是没想到,还没有等到她去,盈儿就愤力抗天,宁愿付出生命的代价也不向天屈服。等彩儿知道了这一切,都已经太迟了,她很想去帮盈儿,可是又不敢冒然行事,毕竟她是鸟王国的国王,身上有着重大的责任,她的举动关系着鸟王国数千鸟民的安危。她不能放弃她的国家,怕她的举动给鸟国带来灾难,可是她心里同样也放不下盈儿——这个知心朋友,正在她心急如焚,矛盾万分的时候,突然听到探子来报,说盈儿已经被长老救回,而且那个凡人也回来了,两个人就要结婚了,彩儿闻讯,高兴的手舞足蹈,然后双手合十,心中默默念佛。为了补偿当时没有出手相助的愧疚,彩儿便和群鸟商量送盈儿什么样的结婚礼物才能弥补这个缺憾,这时候,文轩正好来了。

文轩见彩儿诚意相请,又见时间还早,加上也对这个宫殿感到非常好奇,于是便随彩儿和众人向这座宫殿走去。彩儿在前,文轩随后,众人随着,一起上了台阶,进了一扇有着奇异图案的金色大门,迎面是一个屏风,上面画的是一幅百鸟图——百只不同种类的鸟聚在一起,各种颜色的羽毛,花花绿绿,样子千姿百态。文轩看的惊奇,很想驻足仔细看看,因为这幅图真是太神奇了,不但那些鸟他没有见过,就是那些颜色也是非常的新奇,超出七色之外,很多叫不出名字,只是个个光彩夺目。更神奇的是,这虽是一幅画,可是画中的鸟却好像都活着,隐隐约约头和身体都在动,仿佛是真鸟在其中。文轩略一停顿,见众人都往里走,只有随着彩儿继续向前走,心里依然想着这幅画的神奇。他哪里知道,这幅画是鸟王国的国宝,里面的百鸟是真实世界百鸟的化身,注入了各自的神力,所以就如同活的一样。

文轩随彩儿顺着一条琉璃石路,走向内厅,迎面是一个高台,走了十几节的台阶,推开花色窗格的门,里面是一个宫殿,一把七彩的藤椅放在正中,两边各自有五把不同种颜色的,整齐的排列在左右,这是国内长老的座位,看样子,这是平时他们议事的地方。彩儿走近中间的那把王椅坐定,然后招呼文轩坐在旁边,其他人按照身份或站或坐,或远或近。彩儿一扫往日王者的威严,含笑对文轩说:“你们的事早听盈儿姐姐对我说过,一直想见见你的,可是国事缠身,我也不便常在外面走动,所以一直没有成行。我和盈儿姐姐情同姐妹,本来约好他日她做了蝴蝶谷的接班人,我们一起同心协力让两国友好相处,打破往日思想狭隘的偏见,共同繁荣,谁知盈儿姐姐命中注定有此情劫,我还一度为她惋惜过。可是听了你们的故事,深深的被你们的这段真情打动,见你们两世受此情苦,我非常心痛。因此心中也改变了对你们这段情的看法,很想帮助你们,却又不知从何帮起,只有天天在心里为你们祈祷,但愿天能网开一面,你们能有个好的结果。今天见你们终于能走到一起,很为你们高兴,因此一定要送你们一份厚礼祝贺。”文轩闻言,知道彩儿也是一个重情义之人,心中感动不已,抱拳施礼说:“谢谢女王对盈儿的一番情意,你有这个心我们已经很感激,怎敢再接受什么厚礼!明天是我们的婚礼,到时如果你能带领百鸟参加,就是送我们最好的礼物了。”

彩儿闻言,当即点头允诺:“到时我们一定都去给你们贺喜,可是礼物也要送。我倒是想到一个主意,我知道盈儿姐姐漂亮,喜欢彩色的衣服,那日她曾开玩笑向我讨一件羽衣,我也曾答应,可是一直还没有兑现。正好借你们结婚的机会,满足她的这个愿望,我采集百鸟身上最漂亮的羽毛,制成一件百羽服,用我的彩羽做领,肯定特别的漂亮。我施法在这件衣服上,它就同时具有了我们飞翔的法术,在你们危难的时候还能祝你们一臂之力,你看如何?”文轩听了,惊喜万分,起身离座,深施一礼,说:“女王如此厚礼,我不知如何感谢才好。实不相瞒,盈儿只有七天的生命了,婚礼过后,我就要带她到我们人类的世界,让她去人间看看,再去看看她一直向往的海。这一路不知还有什么凶险,盈儿的身体已经很虚弱,我正担心她飞行费力呢,有了你们这件百羽衣,就方便多了,也省力多了,真是谢谢你们的这份心。”彩儿闻言,脸色一变,泪光莹莹的惊问:“这是真的吗,可怜的盈儿姐姐,难道最后也难逃如此劫难吗?唉,天意如此不仁,真是让人愤恨。只愿她最后的日子能过的幸福,我相信,她能和你在一起,一定会幸福的。只盼着,这七日之内能有奇迹发生,我能为你们做的,也只有这件带着我等法力的百羽衣了。”文轩说:“有了你们这件衣服,已经是帮了我们的大忙了,我替盈儿再次谢谢你们。”

彩儿摇头说:“千万不要这么客气,我和盈儿姐妹一场,能为她做的一定尽力去做。”说罢扭头和那个鸟将军说:“你去召集百鸟头目,即刻前来见我,说是有急事相商。”鸟将军闻言,点头应允,转身走出大殿。不知这七彩羽衣如何奇特,又将怎样制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