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枫叶红了的时候

2013-07-13 14:51 | 作者:心海 | 散文吧首发

等枫叶红了的时候

济青高速路上,天空下着蒙蒙细,扑面而来的一阵秋风,把田间秋收果实芳香的味道,催发出来,深吸一口,令人心旷神怡的,使人感到无限醉意……

一辆红色轿车风驰电般的行驶,超越了一辆又一辆车,把路边行人、田野里郁葱的庄稼甩之脑后……

车内,一位美丽的中年妇女娴熟地驾驶,收音机里播放着蒙古歌曲《和你一起看草原》,身旁,坐着一位英俊的中年男士,谈笑风生,时而大谈阔论,时而一阵笑声,让正在驾驶车辆的女士,眉笑颜开,不亦乐乎……

九月里的济南,万里晴空,烈日炎炎,车站人来人往,行色匆匆的人们,面部洋溢着喜悦的心情,尽管满身汗水,仍遮不住面部归心似箭的心情。站台,一位中年男士肩背笔记本,手托行李箱,透过墨镜,不难看到眉宇间的英俊。男士不时地看着腕部手表,当乘务员打开车门的时候,一位中年妇女,肩背包裹,一手提行李,一手拉着六岁的小姑娘,艰难的登上列车。此时,只听女孩惨烈的叫声:“妈妈,我的脚”,话音刚落,一双黝黑的手,抱起了孩子,并仔细查看孩子的脚部,“还好,没有夹伤,”说着,不停的用手揉着孩子的脚腕,那位中年妇女,露出感激的笑容,说了声谢谢,男士用微笑礼貌的回敬了一下。车厢内,拥挤的人群,使得车厢水泄不通,空气里弥漫着汗水的味道……

卧铺车厢,中年妇女放好了行李箱,打开手提袋里的零食,漂亮的小姑娘欢声雀跃,拿着这个,看着那个,好不喜人,对面,中年男士坐在下铺席,悠闲的看手机网络新闻,且不停的看着手机里的信,此时,中年妇女手捧一个红彤彤的苹果,递给对面的男士,“大哥,吃个苹果”,“谢谢,不用”,男士微笑拒绝,继续翻看着手机网页,“大哥,请问我到银川怎么走,俺买的通票”,“去银川必须在西安倒车”,“可我听说故城西安很美,并且小吃很多,我想带孩子下车转转”,“如果时间允许,但就怕你下趟车时间很接近,那样就很麻烦了”,“哦,谢谢”,“不用,客气了”,通过闲谈中,才知对方是去银川探望父母,一路之上,那位可的小姑娘,一会唱歌,一会跳舞,滔滔不绝,把整个车厢郁闷的气氛,推向了活跃的境界,对面男士不时地给小姑娘讲故事,一会讲唐诗,一会儿歌,聪明的小姑娘,竟然对答如流,一会在男士的怀里,一会乖巧的坐在妈妈身边,那位漂亮的母亲,面部洋溢着自豪的眼神……

当列车经过十八小时运转,终于到达终点站,中年妇女又开始背起行李,准备下车,只见那位男士一手抱着孩子,另一只手拖着自己的行李包,“大哥,谢谢你”,女士眼里含着感激的泪花,经过站台,走到出站通道木椅边,男士放下行李,告诉女士说:“你去银川的那趟车次,是一小时以后开车,所以没时间出站,要注意通道上方的时间及站台电子屏,它会告诉你去哪个站台上车,切不可大意,我时间紧迫,不能送你上车”!“好,谢谢你,能告诉我你的手机号码吗?如果你再到济南,有什么事找我”,“不用,我过几天就返回济南,济南我很熟悉的,呵呵”,“那要不把你的QQ号码给我”,盛情之下,男士无法再次拒绝……

二十天后,济南一家工厂,那位中年男士,大汗淋漓的赶往工厂门口,大门外,停着一辆红色奥迪,车窗里探出熟悉的面容,银铃般的声音再次响起,“大哥,你们厂好难找啊,呵呵”,说着,中年妇女从车内拿出一堆食品和一条中华香烟,“这是我特意买的,你必须收下,一表感激之情”,一时间,男士不知如何是好,“其实我并没做什么,换做谁,都会帮助你的,你这么贵重的礼物,我不能收”,一阵推让之后,男士还是没有能拒绝女士执着的心意,一阵闲聊过后,红色奥迪,一阵风似的走了,目送远去的轿车,男士摇了摇头,放下了送别的右手……

此后的几个月里,厂大门口时常会停着一辆红色奥迪,时常会出现一位美丽无比的中年女人……

红色小车经过一小时后,拐向了高速公路出站口,径直开往一座山前停下,车内走出美丽娇艳的女士,手挽着中年男人,漫步于山间小路,酷似一对恋人,原来,这是一次没有时间限制,没有具体目标,没有任何顾忌的旅游,山边,茂密的丛林;蜿蜒的小道;潺潺不倦的小溪;那漫山遍野渐渐变红的枫叶;那红色高贵的旗袍;那一头乌黑飘逸的长发;那潇洒英俊的背影;那眉宇间喜悦幸福的笑容;让人陶醉……

远处,一座千年古庙,山间环绕着一缕青烟;穿越不停的群;川流不息的人群;路边争相芬芳的花草;都争相为文中主人公做衬托;古庙观世音菩萨前,跪着一对中年男女,双目微闭,双手合实,虔诚的许着两个人的心愿……

几天之后,济南车站一辆红色奥迪停靠在站前广场,车内一场感人的场景上演着……

离别,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不愿看到的,因为,离别,能使人肝肠寸断,离别,能使人的意志崩溃,离别,能使人眼里的泪水,布满血丝。原来,文中男主角因为种种原因,将奔赴人生理想的最前端,去完成自己毕生的夙愿。站台上,那相依相偎的身影,那飘落地上的红色雨伞,那蒙蒙细雨打湿的身影,颤抖着,抽蓄着……

当列车汽笛拉响的那一刻,那一双不肯松开的手,那紧随列车的身影,那飘在站台上空的声音:“我等你回来……”渐行渐远的列车窗口,随风飘落的一滴泪,飘落在站台立柱上。此情此景,被本文作者尽收眼底,只见他仰天而望,或许是在抑制那颗感动的泪水,或许是质问苍天人世间为什么会有分离……?

八个月后的一天傍晚,弯弯的月亮,忽隐忽现的漫天星斗,令人清爽的一丝凉风,某地新修机场门前,绿油油的草坪,被草地灯照射的分外鲜红,霓虹灯映射着男士宽厚健朗的身影,一阵的手机音乐铃声《爱是你我》灌入耳根,短暂的铃声过后,只听见“那天你许的什么愿”?“你呢”?“等枫叶红了的时候,我们在相见”!几乎是异口同声,这就是爱的共鸣,爱的期待,爱的誓言……

等枫叶红了的时候,那一天,或许是明天,或许是后天,或许是古稀之年,或许根本就没有。可,这是一种期待,是一种承诺,是一种心与心的期盼。

等枫叶红了的时候,手挽着手,肩并着肩,再次漫步于人生的道路,心与心融合,情与情相汇,让无限情意漂迹于整个山间,让真情透过,让爱流芳于这个世界,让爱亘古不变,让爱天长地久,地老天荒……

心海于西港雨

2012年09月15日23:24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