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菜和白菜

2013-07-12 08:42 | 作者:追逐梦想 | 散文吧首发

十七年前,我自己成家,于是开始自己种菜。白菜是整个季的主要 蔬菜,所以从选种、施肥到种植、管理每一步都慎之又慎。那是,女儿刚几个月大,我没有足够的时间跟别人一样侍弄白菜,总是一切从简。比如间苗,别人都是三次定苗:第一次间成单摆单;第二次去掉弱病杂苗;第三次定好株距。最重要的是种子纯度不好,芥菜不少,这样做芥菜和白菜分得清,又不耽误白菜生长。而我只要碰上一个阴的天气,白菜的单叶又有铜板大,我便会一次定株,把缺苗的移栽好,就万事大吉,只等收获。每次丈夫都会大声嗔怪我:“好再你留一地芥菜!”而我总会毫不客气地回敬一句:“留成芥菜就吃芥菜,还能药死人?”其实,我把疑似的全都拔掉了。

起初的几年,女儿小,没有时间,到后来觉得这样做没有什么不好,就成了习惯,更何况十七年过去了,不知道是白菜种子纯度高,还是我的精心筛选,我竟然没有错留一颗芥菜。芥菜什么样?没见过!

时间到了去年初冬,我、丈夫和儿子到我大哥家串门。临走时,大嫂说:“今年我腌了芥菜,很好吃送给你些尝尝吧。”我不假思索地说:“不吃!不吃!”大嫂则殷勤相劝:“真的很好吃,尝尝稀罕嘛。”小儿子在一旁则大喊:“我吃!我吃!”大嫂的盛情难却,小儿子的天真逻辑“有送必要”也真的让我不好意思再拒绝。

晚饭时,我解开了包菜的塑料袋。霎时,芥菜特有的辣味,自然的菜味,纯正的花生油一起扑鼻而来,醉人心脾。再一看芥菜的块茎切的均匀有致,绿色的芥菜叶子星星点点拌在中间,红色的花生米点缀其中。白的,青的,红的,光这颜色搭配的不疏不密,恰到好处,就已经让人垂涎欲滴了。先尝尝再说。

我先夹了一颗花生米。被芥菜的汁液完全浸透的花生米不再甜黏而变得辣香脆,又夹了一些青叶,这时辣味更浓,带有芥菜特有的清香味,我有夹了一些儿白色的块茎,它看似萝卜,其实比萝卜硬,水分少,须得细细地叫嚼,方能品出其中的滋味。这三样和在嘴里细细地嚼,顿辣味更浓,香味更醇让人回味无穷,食欲大开。尤其这辣,是一种温和的辣,是一种人人受的了辣。不似辣椒、大蒜,不但吃的时候辣的心痛嘴麻,而且“口鼻生疮、咽喉肿痛、大便干结”等等一系列病症,它们都是罪魁祸首,而且越吃越上瘾,让人欲罢不能,以致五脏受损。芥菜呢,从味道上讲辣而不辛、香而不腻、平中有奇,无筋自韧,余味绵绵。从性上讲不卑不亢、不燥不瘾,既能开胃又能解馋。芥菜是一种自带调味品的菜,是菜中的极品。我不禁由衷地赞叹。

在以后的几天里,丈夫一日三餐,不论饭咸饭淡,每餐必就着芥菜菜吃。他把芥菜菜当成了调料。

我在家闲着无事,只要一看见它,便会夹一些放到嘴里,细细地嚼,慢慢地咽,让芥菜的辣味和香味弥漫整个味觉神经。我把它当成了口香糖。

寄宿在校的女儿回家,一尝芥菜便说:“咦!不知道这芥菜这样好吃,返校的时候我一定得带一点儿。”我一个“好”字刚出口,小儿子马上大叫道;“就这点儿菜,还不够我吃呢!舅妈给的时候,你们都不要,现在都要吃、、、、、、”话未说完,泪已流满面。我无言以对。

看着一脸哭腔的弟弟,女儿只好悻悻而道:“好,好,我不带了,什么好东西都让你一个人吃算了!”

“不用抢,咱明天就去买!”丈夫安慰他们说。说归说,芥菜不是萝卜白菜或大葱,那个市场都有卖。芥菜还真买不上。

噫!想不到十七年来我刻意摒弃的东西竟是我们共同的最

芥菜和白菜本不是罂粟和灵芝之别,其实没有必要精分细辨,连我自己也弄不懂当初何故如此排斥它。以至现在直后悔,如果错留一颗一定会早十七年尝到这美味佳肴。白菜好吃吗?味寡而又水分太大,除了兔子谁会吃一个冬季而不厌烦呢?何况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连续五个月的日子,白菜配面条,白菜配大米,白菜配馍,,就连做顿包子或水饺也全是白菜馅的。别说是白菜,就是山珍海味也该吃腻了。其实,不光是我家,左邻右舍,乃至全村谁家不是十月拉近一大车,以后每隔几天就褪一层扔掉,直到扔完。于是堆垃圾的地方会堆起小山一样的烂菜叶。有时,我们不期而遇,便会互相抱怨几句。

一个说:“我家的孩子光喝菜汤。”

一个说:“我家的孩子吃淡饭也不吃白菜。”

孩子不想吃白菜,大人又何尝不是硬着头皮往下咽呢?买菜缺钱,种又单种了白菜。今年种了,吃厌了,扔;明年再种,再一层一层剥着扔;或者索性不管它,让它烂完,一块扔。扔了也不肯错留一颗芥菜。这就是我十七年种白菜、吃白菜的心得。

一棵芥菜,就使我生出这无限的遗憾,人生中不知道还有多少未曾尝试,已被我拒之千里之外的事物呢?

未曾尝试,先加排斥真的是人生中的一大禁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