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耕雨读,修篱种菊

2013-07-09 09:44 | 作者:一滴水 | 散文吧首发

青山含黛,涧霭流白,秋日的菊园,像一阕清词,写在美丽的云水间。那细腻的菊香,渗在空气的缝隙,醉了“采菊东篱下”的诗人,也醉了彳亍在桃花源里的每一个日子。那菊花,叠着层层心事,把心思码放在夕阳晚照里,等待着下一场秋的浇漓。烫了发的菊花,雾鬓风鬟,嫣然微笑在圈满落霞的篱边,把清晨的故事描写在瑰丽的傍晚。那满园的菊花,大有“宁可抱香枝头老,不随黄叶舞秋风”的架势!

我,喜欢我的菊园,虽然没有陶公笔下的风韵,可这菊园却是我生命的沉淀。

一道篱笆从天里修起,一直修到我灵魂栖息的秋日。为了这一场菊花的盛开,我把一生的汗水浸在这块圣洁的土地。

在喧嚣繁华的都市,这菊花是那“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在寂寥恬静的村野,这菊花是那“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堕北风中”。

我喜欢菊园,我这一生都在晴耕雨读,修篱种菊。

时候,故乡的野菊花很野,有的躲在草丛中,有的挤在溪水边,有的窥在岩缝里,有的扭在小路旁。那黄茸茸、金灿灿的野菊花,婆娑在秋风里,倾情演绎着“香橙肥蟹家家酒,红叶黄花处处秋”的故事。

土生土长的野菊花,淡淡的香,淡淡的黄,集平凡、朴素、顽强于一身,当你看到它,你才会真正领会到“人淡如菊”的含义。

那时的我,浅踏青葱的岁月,口衔香喷喷的儿歌,哪里晓得“雁啼红叶天,人醉黄花地,芭蕉雨声秋里”?后来,岁月成了一条河,在我青春的旷野上潺潺流过,弄湿了一片芳草地,也开出了一朵“勿忘我”。

“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我掬一捧菊香,把她放进我的行囊,从此天涯海角,我在野菊花的芬芳中眺望故乡的月亮思念是一把不锈的镰刀,我在他乡收割着一丛丛月光

每当这时,我会轻轻的念道:“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客居他乡,我依然躬耕垄上,修篱种菊。清晨,我牵着太阳出来;黄昏,我撵着月亮归去。晴耕雨读,在我的“桃花源”里,耕耘着生命的意义。

有时我在想:陶渊明为什么“采菊东篱下”?那范曾大又为什么“只看重阳一日花”?我在浩淼的古诗词里打捞,终于有了美妙的回答:“寒花开已尽,菊蕊独盈枝”;“轻肌弱骨散幽葩,更将金蕊泛流霞”;“零落黄金蕊,虽枯不改香”;“秋满篱根始见花,却从冷淡遇繁华”;“涧松寒转直,山菊秋自香”;“不是花中偏菊,此花开尽更无花”!所以,孟浩然说:“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做一枝菊花,择一方清静,在冷落里默默守护一份淡淡的心情

做一枝菊花,吐一缕清香,让最后的芬芳在凋零的秋天飘荡。

做一枝菊花,妆一处风景,让萧瑟的寒秋还拥有一抹春的笑容。

做一枝菊花,傲一场霜,让顽强的生命谱写一曲秋的赞歌。

人生,其实就是一个不断拓展的菊园,当你潜心修篱种菊,你的菊园就会艳照苍穹,香飘万里。有句话说的好:天冷不冻织女手,饥荒不饿苦耕人。在我的菊园,篱笆是一幅延长的画,菊花是我写不完的一首诗,晴耕雨读,就是我最喜欢的平平凡凡的日子。

菊园夕照,蝶舞花娇,一杯菊花茶,沏出了我生活的味道。篱笆墙下,我编织着宁静;菊花瓣上,我书写着人生。我虽然没有陶渊明那样洒脱,也没有孟浩然那样飘逸,但我也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布衣。

远离了喧嚣,是一种清静;摆脱了角逐,是一种安逸;告别了繁华,是一种简单;摒弃了欲望,是一种快乐。如果说幸福是一种感觉,那么,我的感觉就是幸福!

有人说,幸福就像一只蝴蝶,当你追逐它时,它是难以到手的;但是,当你安静地坐下时,它却可能降落到你的身上。喜静,其实也是在邂逅一种美好

幸福就像夕阳,人人都可以看见,但多数人的眼睛却望向别的地方,因而错过了机会。其实,夕阳那边,也有风光无限。当你面向太阳的时候,你就不会看到影子,感受到的却是满怀的温暖

在岁月的长河,人静下来的时候,容易撒出思念的网。网一网童年的顽皮,网一网青春的浪漫,网一网母亲的笑容,网一网家乡的月亮。我倒不是想跟那些小哀小愁们讨价还价,在秋天的菊园里,我的确喜欢上了这种纠缠。

播种行为,可以收获习惯;播种习惯,可以收获性格;播种性格,可以收获命运。晴耕雨读,修篱种菊,也许这就是我的宿命吧。我知道,向命运大声叫骂,又有什么用呢,命运是聋子。

唉,还是修我的篱,种我的菊吧。修篱种菊,也是一种快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