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笔睡前巨债

2013-07-06 12:45 | 作者:半株瑰丽 | 散文吧首发

我想着此刻有什么不一样的?这么晚,外面还是不免声响连连。能有什么不一样?关了灯的房间里,除了可拉动的落地窗那儿有大面积微弱的光,其他角落布满了都是暮色下的昏暗!窗帘前是我桌子,上面摆满了东西,杂七杂八的,电脑休息了,一部分书本被摞在主机箱上,最顶上那本可能是被不小心时碰动过,就它架势不一样,在昏暗的促使下,那样子就像是极度不满被放置在顶挡灰了。这时候我却想起来完全拦去我视线的窗帘窗户外还立着我的画架,这些日子进进出出,已经忽略了它很久,早上时常会到它后面的衣柜里拿衣服换,总嫌它碍着脚了。起风下,石膏画像书便又开始一遍遍抱怨起我不关窗不收东西了,画架却总是很安静,似乎在享受着这一切,也不知道它出于什么用意!总感觉阳台上需要放一盆盆栽,至少也可以陪陪画架吧,我这算心虚作祟吗?

七月初的天气令人去了食欲吃不下饭,躺在遭空调冷却过的凉席上,它的凉意带来了饿感,惩罚并提醒着我将温度调得过于低了!身旁的吴睡得很死,也倒是挺羡慕他应了他的姓了,无牵无挂,历来不被琐事困扰,也并无愁事可扰。五年了,没见他恋过,他唯一爱的就是他的游戏!工作上我不太了解,人除了懒点儿,自私了点儿,其他的都很好!

该睡了,我再坐起来退却衣服后,空调还没关,现在不是凉,而是冷了。我皱着眉在心里过问它,为什么你可以驱走我身体的炎热,就是管不了我心里的燥热?它还是不紧不慢的向我吐冷气。算了,我摇头耷拉了下来。良久,长叹一口粗气,伸手去摸索白天时看见还坐落在桌上的遥控,不耐烦地摸了一会儿,总算找到了,便关了发出嗡嗡声音的空调,它立马顿了下来,风口那儿停止出风的几秒里,我感觉到了空调叙说出了一句“他终于肯停我了”。

现在除了心跳声,几乎没其他声音了,睡吧,睡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