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爱无怨

2013-07-04 17:19 | 作者:春雨 | 散文吧首发

一个寒冷的日子,我迎着冰冷的寒风回了趟老家。踏进家门,门前一片冷寂,门前的柳树上,稀疏的叶子在树上风铃一样瑟瑟抖着。庄户上没什么人影,只有两三条土狗围着我狂吠,还有孤独的三弟在门口洗着衣服。我问三弟:“母亲呢?”他丢下手中的洗衣活,头脑不狠灵活地回答我说:“母亲去田里栽菜了。”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我望见母亲躬身蜷曲在不远的农田里,寒风裹满了她的全身,并吹皱起她那稀疏的白发。

三弟围着个洗衣盆,不娴熟地揉洗着衣服,双手在冰冷的水里冻得红红的,一副傻愣的样子,才40岁的人俨然50多了。望着三弟,我的心头掠过一些不舍,眼泪险些掉落下来。

三弟比我小7岁,小的时候,非常聪明机灵,小学至初中成绩一直很好,奖状贴满了屋后墙,还一直班长,考高中的时候,高分考进了县一中。高一的时候,成绩仍然名列前茅,在老师和同学的眼里,他考个本科院校是十拿九稳的事情。后来,他患上了胃病,一度影响到学习,高中毕业后,勉强考了个计算机专业的大专院校。大学毕业以后,就业成了很大问题,一直没有找到合适如意的工作,最后,他无奈地跟着二弟学做起生意,打拼到农民工的行列里。

为了三弟,父母付出了百倍的心血,也把三弟培养成大学生,今天却落得个这样的结局,他们很懊恼,但他们没说一句怨言,默默接受了这个事实,把所有的苦水咽下了肚子。那个年头,父母是个地道的农民,供我们兄弟仨都读高中、读大学,家庭的窘迫可想而知。三弟谈婚论嫁的时候,父母已经是筋疲力尽了,实在无能为力替三弟娶媳妇,可是,父母仍然拼死拼活,东筹西借,想尽了一切办法,还为三弟娶上了媳妇。

父亲身体一响不好,多病缠身,多少年来,家庭的重担大部分由母亲挑着。父亲64岁的时候撒手人寰,把家庭所有的重担一股脑全扔给了母亲。母亲没有退却,勇敢地面对一切,始终不离不弃,默默地撑起这个贫困的家。

父亲去世那年,三弟千里迢迢回老家为父亲过五 七祭日,不巧,他出了车祸,脑颅严重出血。母亲和我赶到医院的时候,望着七窍流血、昏迷不醒的三弟,母亲撕心裂肺地恸哭,跪地祈求医生一定要救活三弟,那一刻,我的眼眶也冲出了泪水。经过全力抢救,三弟的性命算保住了,但却落得个癫痫的后遗症,彻底丧失了劳动能力,从此变成了一个废人。

父亲刚刚去世,母亲伤心的泪水还没有流干,一个月后,又迎来了一场塌天大祸,母亲被击倒了,昏迷了好几天。醒来的一刻,看到三弟痴痴傻傻的样子,母亲预测到未来的路意味着什么?她擦去了泪水,脸上露出了坚强,安慰着三弟说“三啊!别怕,有妈呢!你不会遭罪的。”

三弟残疾了,弟媳也很无奈,硬把三弟扔给了母亲,生活上,她和三弟若即若离,后来索性提出了离婚。母亲懂得女人的苦衷,理解儿媳的难言之隐,她主动接管过三弟,还劝说三弟同意离婚,成全儿媳追求自己幸福

老家仅住着母亲和三弟,三弟经常深发病,不免让人心生恐惧。有天夜里,我也在老家过宿,半夜的时候,三弟突然犯病,哇哇尖叫,眼睛露出笔直的凶光,嘴里不住地吐沫,双腿抽搐。我被吓得浑身发抖,手足无措。听到了动静,平时一向胆小的母亲迅速冲进我们的房间,把我推到一旁,紧紧压住三弟的仁中,死命抓住三弟的双手,一直到三弟彻底清醒过来。

事后,我问母亲:“您害怕吗?”

“自己的孩子,怎么办?也习惯了。”母亲有点无奈。

我不禁想到只有母亲和三弟在家的时候,宁静的夜半,母亲该有多么需要有人相伴,多么需要能有人帮她一起相扶发病时候的三弟,帮她度过那一瞬间的恐惧。

如今,母亲是个年近七旬的人,仍然坚守着大家庭的十多亩的承包田,不肯放弃,每逢忙碌的季节,她一个人忙里忙外,没有乞求过别人的同情和帮助。我多次劝她转包掉农田,她不依不饶,我懂得母亲的心理,她为的是给三弟创造宽松的物质条件,特别是必须的治疗费用。

如今,三弟只能孤苦地闲在农村老家,和母亲相依为命,还无奈地走进了教堂,相对于一个年轻气旺的男人该是多么可悲;母亲本该是颐享天年的时候,如今却凭添了个累赘,天天要照顾三弟随时可发的癫痫病,又可是多么不幸的事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