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

2013-06-30 18:40 | 作者:奎儿 | 散文吧首发

想实现,一个人才算老去。

苦苦地寻求着,那样绚丽的数奥题的答案,怎么也找不到之所以然……

烦躁死了,想起记忆深处的那些绿。单纯的绿,执着的绿,欣悦的绿。

绿与生俱来就是和谐的映衬。“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逐鸡豚”“小流水人家”……思绪已经不受控制,溜向了我的绿,我向往的绿。爱绿,不但因为它是一种赏心悦目的颜色,更是因为绿所富有的情感陶冶了我。

轻合上长久无眠的双眼,用烟蒙蒙勾勒出彩虹的身影,再配上鸭蹼的清新自然,其中往来中做,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思想展开与现实的搏斗——五彩的霓虹灯,喧闹的城子。人们穿梭在总会,网吧,酒吧之中——战败。不得不说,自己对绿的钟爱已完全不能用眼来描绘,记住它点滴身影的唯有纯洁灵魂。与美好相结合,景中情、情中景淋漓地昭显它的纤嫩。远处一望无垠,近近可观,有簌簌绿和缕缕烟,即可。只有在桃花源这种与世无争的宁静中,才能让绿努力的表现出自己,自己的执着。

那绿,恰到好处,在雨水的冲刷下折射出了生活的趣味,酸、甜、苦、咸从不同的侧面观赏,别具特色。我的绿,是现实与未来相结合的一章色彩。启窗而观,翠绿的桑叶,嫩绿的小草,苍绿的大树,淡绿的胚芽,深绿的桃叶,那绿,形式多样。有粗糙,有光滑,有柔软,有新生,有腌渍,有沧桑,那绿,有模有样。幸福,心酸,淡然,苦闷,华丽,古朴,那绿,巧夺天工。

干枯了数年的梧桐树,在那年天,奇特地抽出了枝条;在那年天,自己与伙伴于梧桐树下纳凉;金秋的钥匙打开了希望,梧桐树叶没有化作春泥更护花,反倒越长越旺盛,像一位老当益壮的士兵;儿,大纷纷扬扬的遮住了它的容颜,我们为它打霜,让它更挺拔。次年春天,它默默死去。这时自己才明白它便是“他”亦或是“她”。那一年的美丽,足以让它璀璨几世,因为只有当自己的全部摇曳出来,自己才会心安理得的为下一世去默默做些什么。它的梦想实现了,我们挽留不住它的脚步,不是我们无力,是它太强大。不经自问:我的梦想呢?实现了吗?远在何方?抿了抿嘴角,只能投以羡慕的眼神。

关于绿,还要谈的便是茶,这也是最主要的。我亦是与生俱来就爱上了茶这种东西,之所以称它为“东西”是因为它变化莫测,也许是我在变。此时此刻而言,它不是一样东西是满富传奇色彩的另一种我脑子里的暂的思绪。在性情的影响下,幼年便学会了尝茶的清香,到再长大一点会品其百味,现在,自认为在挫折的阴霾下,悟了茶的道——不但是先苦后甘的简单,茶是人的本身。这里的人又并不是全部。茶叶的采集、清理、烘焙、贮蓄至最后的冲沏,我都有所体会,但谅在只是有所。绿的不同层次的颜色的变化,浅浅深深,细吖绿情的画面,别有一番滋味在心田。完全爱上了朴典的茶是由自然的水和自然的茶叶构成的一道不加修饰的形式。茶花和茶并不出于同一株植物,这很少有人知道。叶花也有分离日,只为两情常在。谁又能详细道尽茶的一切,我也是不过是略懂毛皮罢了!那些阔言,想而直笑。

有人钟情于咖啡,有人喜欢白开水,也有人喜欢饮料,予独爱茶之苦涩带甘,雨濛濛而情深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