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糕独白

2013-06-27 06:30 | 作者:耳朵 | 散文吧首发

文/耳朵

没有看到荆,也没有看到罪,看到自己的背上背着伤痕累累的自己,和被世界践踏的血迹斑驳的自尊心,当我烦到不能控制自己的时候,只能通过电脑的荧屏无聊的敲打着文字,是不安造就了我的冷漠,可谁能揭穿这冷漠的面罩,捧着火种走进我冰冷的内心世界,对的渴望反倒是我对爱望而生畏,我不是穷困潦倒的过客,更不是没有灵魂颓废的傀儡,可始终还是不敢相信世界,不敢相信他人内心。

我以为我已经走过那段最空虚浮躁的时间

我以为我的生活可以在摸索中越走越好

我以为我可以在最快乐的时候慢慢的体会生活的真知

我以为我可以这样痛痛快快的度过四年青韶华

不过这也仅仅是我以为,当世界轮番到那个时段的时候,我可以放下手中的罪恶感,静静的呆坐在只属于我的角落,就那样呆呆的就好,我不是悲观者,却只能躲在悲观的世界抒发自己的心情,我以为不会再浮躁到崩溃的地步,可只有每每被书本熏陶的时候,才能和心灵触摸,当表现出来的样子让自己作呕的时候,才知道什么是适可而止。在从前,那段安静的时间里,我拼命拼命的寻找遗失的快乐,可当自己快乐的时候,又在寻找生活里的那份安静,我是怎么了,静默的世界慢慢的离自己越来越远,当自己已经习惯用伪装的笑脸来应对生活的时候,那么总会在某个瞬间,心底的那个安静的我会对这样的笑脸投射鄙视。

文字输出地质量在慢慢的倒退,已经到自己不能接受的地步,对古文的解释也慢慢的退化,对古文的感受也不再那么敏感,生活教给我的东西慢慢磨平了原本的颜色,商业化,计谋化,勾心斗角化,我不爱这个世界,却要展开双臂迎接他,为什么不能做真实的自己。我多么希望在迷茫的时候,有个人会在身边,提醒一下,或者安慰一下,告诉我这是暂时的。可是,这种渴望总会被现实扼杀,你知道那种孤舟飘在大海上的感觉吗,而我就是那个渡船的船客,一个人在迷茫中紧张的四周张望,那么无助,那么无力的感觉,甚至快要窒息的感觉,你懂吗?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必须依靠自己才能生存。就是这种感觉逼着我慢慢长大,慢慢习惯和慢慢接受这改变不了的局面。

我是喜欢推卸责任的主,我把对这个世界的抱怨推向外界,还喜欢从自己的身上找伤口,看着自己对自己精神的划割,又仿佛这才是真实的生活,像是证明着我还活着,又或者还有其他的不定因素。其实我知道我是在用一种强硬的姿态面对这个世界的,可是这仅仅是华丽的外包装,真实的自己是害怕和这个世界触摸的,所以总以冷漠拒绝着世界,这是一种病态的心理,毕竟人是群体动物。有时候我又总是迷茫的,这么多的岔口,走着走着就把自己丢了,甚至分不清世界谁对谁错,找着各种理由替对方在自己的心里打圆场,尽管这个对方也可能是毫不相干的路人甲。有时候我是善良的,善良的可以包容所有的伤害,善良的自己都觉得自己伟大。有时候又会被自己的铁石心肠吓一跳,怎么我还有这样一面,这么冷血的一面。我对自己的心理总以探讨的姿态面对,所以总也对自己的感受格外敏感。

可能是习惯一个人坚强,所以总要格外的保护自己,这种保护超越了所有,纵然保护的方式有很多种,但是我选择了极端的方式,就是狠狠的把自己关在自己的世界,我甚至已经丧失了和这个社会交流的能力。对这个世界社会产生了隔膜,渴望又害怕,但又不断地压制各种探奇的冲动,明白点说就是我只活在自己的内心世界,我的世界也仅仅只是围绕着我在转动。合上双手向天空许愿,什么愿望我不知道,我知道我应该有起码的信仰,哪怕知道那也是飘渺的世界,或者是飘渺的人。当我对着天空静默的时候,我的心灵是纯粹的,明净的,我喜欢那样的自己,我愿意相信有这样一个可以理解我的地方,哪怕它真的存在在飘渺的地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