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窗外

2013-06-16 21:41 | 作者:且敛风翼 | 散文吧首发

静坐五月的门楣,迎来了如火的六月,听一曲空灵的男声合唱,脑中忽而闪现出莫名的画面。

飞流瀑布,小流水,浓浓绿意,淡淡的回忆似经不起岁月过往。徒然,终只能把他们留于笔尖。

意抒东华

清晨屋中就已经变得有几分闷热,有些无奈的打开了东窗,一股清风吹面而来,睡意竟已消散。窗外,祥烟四起,旭日欲出。急忙拿出相机“咔嚓”是被定格的时间,掌握在我手中。不知为何,竟想起了幼时父亲带我骑车的日子,似也是这般美好,宁静。在无言中蕴含着情不自禁的喜悦,那是对生活的热,而念当今,总有些人在功成身退后,寻找一份古朴自然的宁静。这时伫立在东窗的我,却发现他们一直想要寻找的也不过如此罢了。

正午骄阳

不知多少人曾有过这样的怀想,静观亭前花开花落,笑看天边云卷云舒。然,岁月的纷扰,终始他们成了岁月的奴。年少的我竟顿生悲凉之意,不久后的将来,我又会如何,但转念一想,既如此,就从脚下开始,用自己的足迹去丈量世界的宽度,纵然是一段艰辛之旅,可一如正午骄阳下的花草阳光是很刺眼,可它们依旧敢于直视骄阳,只为吸吮养伤,默默成长。在我心中一扇窗,亦是如此被推开,给与了我不惧凄风苦的勇气和信念。

塞上日暮

九岁时曾坐于西行的列车中,也是坐于窗旁,已是黄昏,车中开着空调,丝毫无法感受到窗外这片曾被王维用“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吟诵过的豪气冲天的土地,隔去了独属大漠的悲壮,自然心中只剩悲凉,车窗外掠过的牧羊少年,更使我想起那些古老的传说,时光在这里像是没有意义,人终究会老去,可对于大漠,几千年也就是一弹指罢了,同是初夏,这里却永远也不会有沈从文笔下凤凰小镇的柔婉与绿意。拔剑而起,这里有点野,有点残忍。提醒着我那颗尚且懵懂的心,在前方,路在脚下。

将窗缓缓关闭,已是深,任三千月光,倾在楼台之上,我自不语,可这一扇窗的启闭,却带给了我许多欣喜,一扇心灵之窗悄然打开。风一直在吹,吹来的路,吹来去时的土,不明不灭,无悲无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