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中纠缠,三世轮回换我一世幸福

2013-06-15 22:49 | 作者:若琳 | 散文吧首发

绛珠仙草在三生石旁守候千年,换来了与三生石化身的一次擦肩而过。

—前言

前世

“如果你她就离开她吧。给她正常的生活,让她像个女人一样正常地活着。她不像你,你是没人教养的,可是她不同,她有父母,她必须得承担起一个女人的责任。”她的母亲说完这番话后,甩门而走了。

我突然像个失去了线牵扯的木偶,赤着脚瘫软地跌坐在了冰冷的地板上,那些被我极力压在心底的片段像电影一样的播放着。“她好可怜哟,脏兮兮的”“她是没人要的野孩子”“妈妈你看,那两个阿姨在干吗?”“嘘,小声点,阿姨听到了会打人的”“唉、现在的小姑娘想些什么啊?就不能规规矩矩的恋爱嫁人吗?”“别和她说话,别跟她走得太近了,她是那个……”

一滴泪无力地划下。为什么?为什么?我爱她,她也爱我,我们为什么不能在一起?是啊,只因我和她都是女人,我们注定要遭世人唾弃,注定不能在一起。她母亲的眼泪与狠毒的话语直击我那颗早已残缺却分外敏感的心,所以我决定带着对她的爱离开她,从她生命中彻底消失,让她做个正常的女人。

那一晚,黑像个神秘的女子般向我走来,极尽妖娆,极尽魅惑。我拿着笔在白的信笺上写下了:人生若只如初见!对不起,再见了!爱你的妍。穿着我最喜欢的雪纺睡衣我走进了浴室,毫不犹豫地割开自己的手腕,看着血一颗一颗坠落,在地上晕开,在我雪白的裙子上开出蛊惑人心的花朵,我想到了那死亡之路上盛开的曼珠沙华,“花叶两不相见,生生相错”,我再也见不到她了,我知道不久我身上的血就将流干。打开窗子,望着像黑猫一样有着深邃双眼的夜空,我的眼前浮现了和她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如果有下辈子,我希望我能随意变换自己的性别,这样我就不怕被拆散,这样我就可以随意爱,这样我就可以拥有一份自己的爱情了。”

重生

午夜12点的誓言果然灵验。这一世,从我出生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拥有了世上任何人都没有的权利,我不仅拥有前世的记忆,而且我还能随意变换自己的性别,但是我知道这不能让别人发现。

在我出生的那一刻,我选择了做个女孩,我要尽情地享受父母的疼爱,我要他们把我当个小公主一样地富养,因为上一世我是个孤儿,我从没得到过父母一天的爱。可是,我终究没能逃过命运的捉弄,他们要把我扔了,因为我是个女孩,于是我大声疾呼,“我是个男孩!”可是我忘了我是个婴儿,我不能说话。“这女娃娃真烦,哭个不停”。我再一次被无情地抛弃了!我都还没来得及看一眼我这世的亲人。

“喂,那儿好像有个孩子耶,我们去看一下吧!”“唉,可惜是个女孩啊,我们快走吧!”躺在冰冷的地上,看着一拨又一拨人从我身边走过,听着他们似乎极富同情心的议论,我想明白了:如果我还是个女孩,那么我将会死在这儿,如果我是男孩,可能还会有人把我领回家。于是我马上转变性别,不久,有人走到了我身边。“哇!是个男孩耶,我们把他带回去吧,让他陪着我们的女儿玩。”果然,人情冷漠,这一刻我瞬时变成了玩偶,那天外的来音也让我感觉分外刺耳,“没事儿,活着就好。”

他们的女儿很小,似乎也只比我早出生几天。他们给我洗澡,给我换衣服,给我喂吃的,让我和他们的女儿睡在一起。

一岁,她把她所有的玩具都让给我;三岁,她把母亲给她的好吃的都留给我;六岁,她热情地教我她在学校学习的知识。

十岁那一年,我们在院子里玩耍时突然听到有人说我是没人要的野孩子,是被捡来的。想到上一世的经历,我哭着跑开了。她冲上去“啪啪”地煽了那个小孩几耳光,结果被四五个小孩打得鼻青脸肿,我哭着替她清理伤口,她忍着痛笑着对我说:“乖啦,别哭了,以后姐姐保护你,别哭了。”她温柔地给我擦着眼泪,我抱着她对她说,“我真是被妈捡来的,我知道。只有你对我最好,我以后只有你了,你别离开我,好吗?”她把我抱得更紧了。

十五岁,她用她所有的零花钱为我买了一把吉他。

十八岁,我在璀璨的夜空下为她弹吉他,给她唱情歌。看着她娇美的样子,我吻了她,那一刻我恍惚回到了前世,我决定这一世要好好珍惜她,我相信她就是她的化身,这一世我一定好好守护她。

二十岁,在她过生日时候,我亲手做了满满一桌她最爱吃的菜,我还买了红烛,买了红酒,我要给她一个惊喜。我告诉她我爱她,会给她幸福。那一晚,我们俩都忘了世界的存在,她把最美好的自己交给了我。

一年以后的车祸让她带着我们的孩子离开了我,我被赶出了家,因为我害死了他们的女儿,我再一次被抛弃了,我无家可归了。

蜕变

身心疲惫的我在这一刻选择了做女生,我拖着疲惫的身子离开了这座城市。来到另一座城市的我已经看透了爱情,看透了世俗,我对一切都开始漠不关心。

在众人面前,我涂着红红的嘴唇,擦着厚厚的粉底,染着鲜红的指甲油,我任由这些化学物品摧残着我的皮肤。我穿着最讨厌的有洞牛仔裤,踩着恐怖的细高跟,我在酒吧中穿梭,在同事们面前不苟言笑,看着他们对我退避三舍,我似乎在笑,我知道我在麻痹自己。醉过方知酒浓,可是我只有醉了才能体会到曾经的温存,我再一次感觉到生命在流失。

那一天,我穿着雪白的连衣裙,白色的高跟,素颜来到了乡下。在那片油菜花的海洋中,我奔跑着,和蝴蝶私语着,凭着前世的记忆,我舞动着自己的灵魂阳光下我仿佛成了失去灵魂的精灵,不停地跳着、跳着,然后,我像只断了线的风筝,倒在了这片花海中。

当我再次醒来时,我看见我的身边围着许多小孩子,他们的眼睛里写满了童真,写满了单纯。“姐姐,你还好吧?”“老师老师,大姐姐醒来了”“来,喝点水,你再休息一会儿,我去给你端碗粥。”当被浓浓的关心包围时,我不知所措。

后来,我从孩子们的口中得知我是被他救回来的。他是个高高的,有着宽宽的肩膀,喜欢穿着白色衬衣的男生,和我一样,他也喜欢白色,我嘴角上扬。

在养病的期间,他每天都陪我散步,陪我说话,给我做清淡的粥。我喜欢站在窗户外面安安静静地看着他教书的样子,看着他在黑板上写下好看的粉笔字,看着孩子们亲切的叫着他老师老师,我感觉一切离我那么遥远,又似乎离我那么近。

“你能教孩子们跳舞吗?”

“你怎么知道我会跳舞?”

“额,那天看着你在油菜花田中穿着白色的裙子跳舞,很漂亮,像白色的蝴蝶,我看得有点醉了,突然看见你晕倒,我急忙跑过去把你抱回家了。”

“你救我是有目的的?”我愤怒地问道。

“不是的,不是的!我当时没想那么多,我只知道我必须救人,我不能见死不救。”

“呵呵,我知道你是好人。好吧,作为报酬,我答应你教他们一个星期,一个星期以后我就离开。”

“我相信一个星期以后你就舍不得走了。”

听着他自信的好似自言自语的话,我笑了,这个世上我还有什么是舍不得的。

在这个星期内,我教孩子们压腿,转身,劈叉,他们没有觉得苦没有觉得累,他们在课间练习,在晚上练习,他们在我面前不停地叫着老师,让我教着他们不会的动作。

“他们是留守儿童,从小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他们一直在这块地方生活着,他们很单纯,对生活充满了希望,他们坚信自己的努力会换到满意的收获,即使再苦再累他们也坚持着,他们从不轻易说放弃。”他递给我一瓶水。

“一个星期到了,我明天就要走了。”

我们望着孩子们在那儿练习跳舞,什么也没说,也没什么可以说。

“老师,老师,这是我奶奶做的鸡蛋饼,你留着路上吃。”

“老师,老师,这是我妈妈寄给我的钢笔,我,我把它送给你。”

“老师,你还会回来看我们吗?”

“老师,我们为你跳支舞吧,你看看我们跳得好不好。”

我热泪盈眶,“你们都跳得很好,你们是老师最棒的学生!”我没想到如此坚强的我,如此看淡一切的我,会在这一刻趴在他的身上,哭得像个孩子,他的白色衬衣被我的眼泪浸湿了一大片。“我等你!”他在我耳边轻轻地说到。

车在行驶,看着在车后追着的他们,看着渐行渐远的他们,我抱着自己哭个不停,无视着车上的人那错愕的眼神。

回到上班的地方,我依旧用浓浓的妆掩饰着脆弱的自己,我每天都忙碌着,我怕我会忍不住想他们。可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依然会想到那个给我温暖的男子。晚上,他会轻轻地对我说晚安;当我沉思的时候,他会递给我一杯水,然后好像看穿我心思似的,解决我心中的迷惑;当我跳累的时候,他会递给我纸巾,叫我休息会儿;他会给我做清粥,会逗我开心,会告诉我他的理想。我知道,我在想他,想他的白色衬衣,想他身上的味道。可是,我不能离开,我要在这所大城市中生活,我还得为自己的生计而拼搏,我离不开没有电脑,没有夜宵,没有地铁小车的生活,可是我好累、好累了。

一晚我做了一个,一个好长好长的梦。

我梦见我教的那群孩子们渴望地望着我,他们的眼中充满了单纯,充满了相信,不含一点杂质。可是我还是转身就走,他们像被折断了翅膀的小,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回头,我看到他们的身下有着好大一滩血迹,我跑过去轻轻碰了一下他们,可是我手上沾满了血迹,我慌乱地去洗手,可是不管我怎么洗就是洗不掉。我看见他白色的衬衣上沾满了孩子们的鲜血,他告诉我,他和孩子们都很想我,他们想见我。突然,我看见了我前世的她,她站在他身边,她对我说,“妍,对不起,本来答应了要和你好好在一起的。可是那天我被我妈妈锁在了家里,我没想到我妈会去找你,我更没想到你会……这一世,换他来守护你,这是我提前预支的一次轮回,我要拿三世的轮回换你这一世幸福。妍,记得要开心,快去找他吧,他就是我,我就是他。”从梦中惊醒,我一身冷汗。

看着天上的启明星渐去,我辞了工作,买了给他的白色衬衣,买了给孩子们的礼物,我坐上了下乡的车。在车上我似乎看到了自己穿着雪白的裙子在蝴蝶飞舞的油菜花田中向他飞奔而去,孩子们和他都在那儿冲我微笑……

后语

我知道,我已经开始摆脱了命运的纠缠,只是我没想到到最后我仍然还是选择了做个女人,或许作为一个女人仍旧改变不了内心的脆弱和无助。我轮回一圈,她选择用三世换我一世擦肩,只是这一世她选择了做个男子,换那男子给我一世温柔,她打破了我的宿命。

曼珠沙华花叶两不相见,我和她终究还是纠缠了几世,究竟是我放弃了从命运中挣脱,还是命运放弃了对我的纠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