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迪生和手机的意外情节

2013-06-12 19:20 | 作者:雨季 | 散文吧首发

上上个世纪80年代傍晚的美国大街,已经是灯火通明了。老点了根烟,玩起了时代寂寞,看着自己发明的电灯,感叹生活世态炎凉。凑眼再看着手里的那支烟时,蒸汽火车已经装整了一车煤,追着西山泊日,沉重的爬出视野。于是他吐了一屡长烟,和火车喷出的烟囱,形成了一个双叠的惊叹号。

只记得火车载离的那段时间走的很慢,初如很多年前自己看着贝尔在情人节申请了电话专利时那份胸中无法搁坠的铅块,不停晃荡。

贝尔是他挥不去的影子,吞噬了他所有的思想。而呼啸的汽笛越来越近,响着,又愈来愈远了。老爱便宣誓要像此刻的火车,载着希望,去觅寻一处永不落的光芒。心中微荡起了一个蒙影,好像是上帝的暗示或者一个灵感,发散在黑色之

反复不停的努力,三年后,终于成功的实验出电灯。老爱抓起了贝尔发明的电话,把这个消息兴奋告知他所爱的人。

从那一刻开始,电话在他心中不仅仅是一个塑造偶像、成就的神器,而且把人和人之间的距离拉的更近,更让人和人之间关系走的更亲。于这一夜,老爱走到了话线的另一头,泄了一个成年人的躁动。原来发现贝尔在情人节申请专利,真是煞费苦心!

没过几年,妻子因肺病去世了。白天他忙得忘记了自己还活着。而晚上,在热闹的夜市,右手一杯威士忌,左手持话筒一遍遍的胡乱拨通了各地号码,却没有听到想要的熟悉的声音。

淡淡的灯光流动着迤逦,一对又一对情人从它下面走过,停在一处又一处的暗处亲吻。老爱提着它手电筒,慢慢的靠近,情侣们一一散开,留下一个宁夜和一个孤独丧偶的男人和他手里持着的那灯。他失望耸了耸肩,看自己和电灯泡若有所思。

之后老爱喝的很醉,步子很轻,但狠狠地摔落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周围是陌生的房子,陌生的肤色,陌生的年代,来来往往的人流做着一些陌生可怪的动作。在大白天里他有意走向一对一对的情侣,想问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却被路人指着鼻子说成是电灯泡。老爱说我确实是发明了灯泡,想不到自己一下子被贴上了灯泡的代名词。然而年轻人说,他是个神经病。

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拿着一个可以带走的会说话的匣子。远比他的手家乡中的那个灯泡多得多了。老爱有点饿了,来到了一个餐厅,在这里他发现一个个小小的方块会说话的匣子就是贝尔的电话改造成的,只是不解当地的人们为什么要把它叫做苹果,和他的灯泡相比,老爱再也不敢自称是发明家,不明白同样是发明为什么和贝尔相距的那么远!

后来他知道,这个可移动黑匣子叫做手机。可以打电话,发信,微信,照相。在他心中是多么一个神圣的名字。

就在旁边有两个年轻男女用餐,他们用微信聊着,男的说:“这道菜很好吃。”女的发信息问:“哪道菜?”男的说就是你点的那道菜,后来点的那个。女的说:都点了这么久了,不记得了。男的说:“等会儿,我用微信拍张照片发给你。”

老爱静静的坐在看着他们的手机发呆,又一次深深陷入了沉思,好像他即将创出了另一个新的发明物件。服务员上前问到:“先生你需要点什么?”老爱沉沉的说到,我要回去,告诉贝尔,他发明的手机和我的灯泡是一样的。然后甩开了服务员疑惑的眼神,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出餐厅……

于是,他忘记自己的名字。

(北京高考作文题爱迪生是如何看待手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