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忆、待爱回眸

2013-06-08 12:09 | 作者:执笔耕云 | 散文吧首发

凌晨的露一次次熄灭着昨日的烟火,破晓的曙光总是轻轻叩开内心的窗棂。曼舞生涯,谁能与之相伴?想再找一段感情祭奠这即将逝去的青年华,然,那可以代表着情,盟誓一生的玫瑰如今皆以枯萎,凋零的只剩下枝桠,片片落红,带我篡写着逝去的回忆

——题记;文/执笔耕云

雾吟风舞,月无涯,那一年的隆特别寒冷,江水滚滚的声音仿佛翻动着人心,在那一天里,我的思念随着她挪动的身影远行,在她离去的时刻,我的心犹如被寒风撕成碎片洒落在了江面,彻底随着江水流失在茫茫海域。

秦淮河畔你曾谱写的那卷离别伤情曲,如今不知是谁又在将其,再次弹起,惹了我那本已安静的思绪。

拨开离别的场景,低吟浅唱伴我徒行,且行且忆,且思且念。在这无你生涯,如痴如醉,似醒似睡。历经三生三世,缘浅缘深,缘聚缘散。情:难分难舍,难以守候。爱:似真似假,似烟弥漫。

在这大雨下疯了,走进了那个离别的车站。谁在轻易尝试爱被放纵的滋味,谁披上了秋凉的苍衣渐渐远去。那夜随着你的尾灯一路追逐,红色的眼,我没能忍住哭,思绪随着眼泪撒落一地,至今你仍未回来替我收拾残局。

自从她的离开,南去的鹰雁再无北飞,从此我的天空就此缺失了候滑过的痕迹。自从她的离去,她那曾寄居过的床,栖息过的胸膛,就再也没有谁染指,她将我的内心占欲的满满皆是。

失去了她,想重新寻觅一片净土,可身心却再也无处藏匿。只能常常带着峥嵘的面具,穿梭在这阴霾的江边寻求一丝慰藉。

每每站在江边,我都会情不自禁的将这段回忆拾起,生命中的一个过客,却永远住进了我的心里。一段用灵魂呵护的感情,是对自身情感的诠释。一段逐流水漂白的光阴,成为了一份用甜蜜渲染的回忆。

塞外孤烟荒漠,媚娘为谁舞。聚散离合,又是谁与负。酿一壶苦酒,睹一幕离愁,谱一曲缠绵,留一缕思念。离别的道口,只能举杯邀明月,挽一袖萧瑟的秋意,对着自己的碎影独醉成殇。

扭曲的情感,犹如世间总是隔着玻璃,可遥,却始终都触不可及。如果痛彻心扉是爱的滋味,我想我已品味到了那壶烈酒回味过后的苦涩。

掬一捧暖暖四溢的渔阳,温暖那早已冰封的心房。伫立红尘,回首眺望来时的路。遥想当年,邀明月为约,步履阑珊,是何等的浓情蜜意。而如今我却只能独自躲在阑珊一隅,用泪水洗礼回忆。

随着你的离开,曾经那沧海桑田的誓言,在那转眼间化为了云烟,留下的只是一堆泛黄的信笺。再次拾起那悄悄滑落的旧照片,仿佛又将自己带进了千年,总是有着别样的意境涌入心田。

霏微的雨滴从伞骨滑落,顺着指尖滴下,却洗不尽手掌纹路的命运。斑驳的三生石上,也永远搁置着伊人的名字。纵使那奈何上的三碗孟婆汤,也无法驱逐我在菩提下的等待

用手托住滑落的雨滴,就如每每托住从她脸庞滑落的泪珠,蚀骨的冰冷,却是暖暖的心扉。此时的思念就有如决堤的潮,肆意的扩散弥漫,覆盖着整个地面,侵袭着她的栖息,稍去我的挂念。江面的一声声笛鸣,又总是将我从一个一个美中惊醒。

就算是满天繁尘,也照不清她远去的身影,更无法搜寻她离开时的足迹。曾努力的嗅吻着空中残留的余香,来扑捉她的气息。可偌大的城市却始终都无法寻觅,她的一丝声息。她的离开令我的世界充满了彷徨与畏惧,在那寒风瑟瑟的夜,我就像那江面的一叶孤舟,再也找不到港湾可以停靠。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你在何方。在那万人瞻仰的神灵面前,我曾多次祈求,能在有生之年,再用丹青绘伊人容颜。哪怕只是一纸素描,心愿皆了!

捻一把凋零的花瓣向空中散去,落定为埃,铺为红尘,我踏尘而去,阑珊处只为寻你,相依!如若不能相依,哪怕再见面之时,你我只是擦肩我也甘心。

在这离别的道口,夜夜拾忆,阑珊处洒泪,只盼伊人邂逅,待爱回眸!

我想假如哪天海风可以收起夜的迷雾,浪花切断你我来时的所有退路,再让炙热的呼吸不再孤独的肆意倾诉,让世间的氛围不再有约束。我将执笔,研砚舞墨,泼洒云霄两岸。将此放飞天际取代千千星雀,填满银河的距离。

用思绪谱写一段曲,留为寻你的依据,待见你之时轻轻读与你听,离骚前,你若回眸,天涯不再遥远,海角不算深渊,我愿弃红尘与之亡命。寥寥数语,皆表我心,你若相依,此生足矣!然;如若无法相依,我将挥手远去,重新恢复你我银河的距离,从此我在风中追随,静观你的生息,中然如此,此生无怨,静待来世再续。

水滴石穿,光阴流转,一壶浊酒将人催老。风华正茂转眼已至不惑之年,等有一天,我青丝染雪成霜,再也无法移步江边,我会再谱一曲潇湘,甩两袖清风,拾一片晚秋残叶写满我的思念,随风放逐,将其隐入天崖,在那布满青莲的荷塘边奏下一曲永恒不悔的爱恋。

QQ270051337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