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幽默

2013-06-07 12:39 | 作者:谭已己 | 散文吧首发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毫无疑义,这是一句尽管被用滥了但却仍不失其准确与伟大的名言。尤其是对于当下的中国。

我们几乎每天都可以获知种种让人啼笑皆非的社会新闻,听闻种种匪夷所思的人生故事,目睹种种光怪陆离的世态百相。人类的灵魂,已经跟不上飞速奔跑的肉体,因而显得疲于奔命。作家何其幸运,遇此盛世!别说创作,单真实记录下时代实景,就可以诞生多少《摩登时代》、《钦差大臣》、《套中人》和《百万英镑》!可惜的是,谈到中国的讽刺和幽默作家,我们照例只能举鲁迅、梁实秋、林语堂、老

舍、钱钟书这些传说中的人物,对了,也许还可以加一个王小波,那也是十多年前的“古人”了。

现代人喜欢谈论幽默和幽默感,可惜视域里只有段子,只有赵本山式的逗乐和小沈阳式的耍笑。我看过不少标榜为幽默的报刊,其唯一的幽默就是这个标榜。还有老郭的"黄腔"。

真正的幽默永远是与讽刺相伴的。失去了现实的针对性和对人类根性的自嘲,那“幽默”难免失之肤浅和油滑。

有时谈话陷入僵局,原因有二:你听不懂对方的幽默,或是你说的幽默对方不懂。因此,一些听上去就不靠谱的事请别认真较劲,有些无幽默效果但只会惹人厌或显得自己太无知的话就少说吧。勿忽视玩笑话,往往这样的对话才真实反映出印象的好与坏。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在幽默上还是有些天赋,这可以和性格相论。之前说:性格给了一种特别的表达方式,而我没拿去做近一步的拿捏,却把它做成一把刺刀,我刺伤了不少人……露出我的性格是很直白的那种,可能有人理解到:你这不是拿自己和马克·吐温来相比不,是在讽刺自己吧!我最的鲁迅先生有过这样的评语:马克·吐温是位伟大的幽默家,而在幽默中又含着哀怨,含着讽刺,则是不甘于这样的缘故了。现在看自己到是有点自我讥讽的笑意。

鲁迅先生在《忧“天乳”》拿女人的乳房说了些事,反对当下的“天乳运动”,说女的乳房或大是否要加一条罪名“天乳犯”。呜呼,乐哉。

现在这个时代缺少的就是这种幽默感,不过像韩寒也有些幽默,拿做世界上最大的牙签说吉尼斯。一个人的一只脚是臭的,间接地说他的另一只脚也是臭的,那么做出来的事也都带些味道。这很直白的对话,体现一种诙谐的幽默。谁叫这社会娱乐性太强,你总免不了被大家给弄了一把。要个冷笑话就得来个冷的,要个热闹的就得来个热闹的。你的幽默哪去了呢?

领导的幽默是这样说:你今天得扮演一个跳梁小丑,客户是上帝,我们得从上帝的嘴里掏点什么来嚼嚼,通常是说抢上帝的饭碗。这种幽默是事先付出代价换取的,弄得好有碗饭吃,弄不好成了别人眼里的幽默。那种幽默时常都伴随着一种声音,那就是伪装的笑声。你摸着头脑苦思,刚才说的话有这么幽默,我怎么没感觉到?

林语堂的《论幽默》解说幽默是一种心态。不仅如此它也是一种见解以及一种看待生命的方式。从庄子到老人在到《论语》都有着幽默的情怀。每个人都朝幽默的角度去思量,就会已启智慧的宝藏,对付各种问题之外,尚有余力,从容出之,遂有幽默。

谈幽默就是一种态度,不要怀疑自然天成的态度,各种幽默必定有一种态度,于其看别人苦笑,到不如自己先没心没肺地笑。要知道幽默也是一种艺术,自然幽默就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