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

2013-06-06 17:49 | 作者:许之格 | 散文吧首发

人生快乐的,就是孩提时代,这种快乐,当时觉不出来。愈往前活,愈增后悔。有人说,一个经常回忆的人,可能是老了!

妈妈说,我刚一出生,爸听又是个女孩,看都没看一眼,就把篮子拿过来,要往篮子里塞,接生婆说:这孩子生好,还是留下吧,我给你送给人家,也算给她一条生路吧!爸爸妈妈好像也没说什么,我爷爷坚持不同意:还是我们自己留着吧,当小猫小狗养,也不送人,万一在别人家受气怎么办?长大成人了看见了心里难过。就这样在爷爷的坚持下,我被留了下来,

我姐弟四个,上面的两个姐姐虽然不那么受宠,但是她们从小就乖巧可爱,都很讨人喜欢,后来的弟弟比我小一岁,那是万般宠爱在一身呀,要什么有什么,我夹在中间,偏偏又是最淘气的最不听话的一个,在我的身上看不见一点‘淑女’的味。天生的就一个杠头,所以也就不讨人喜欢。

记忆中,妈妈对对我很凶,因为经常和弟弟打架磨嘴,弟弟又会告状,妈妈从来不问青红皂白,总是把巴掌绕了一圈最后还是偏像了我,那时倔强的我,生就一打死不服输的性格,经常把妈妈气的绕着我家的房子撵上好几圈,记得有一次实在是跑不动了,就拿起工具和妈妈对着打,那一次妈妈没打过我,气的坐在地上大哭,又找人把爸爸喊回来,一起整我,我呢,任然还是打死不认输。呵,从那时起,她也就不怎么打我了,逢人就讲:我家三丫头,二心头,脾气倔。因为脾气倔,好斗的我,经常在外面惹事,在方圆的村子里也是出了名的,只要外面有小孩打架的,肯定都有我在现场,爸爸说我南场到北场事事都有我在场。经常因为我在外面惹事去给人家赔礼道歉。

谁家的瓜被偷了,谁家的梨子被摘了,谁家的地里秧苗被扯了,谁家的西瓜被摘了,村民都会想到我。也差不多都是我干的,村民挑水被我碰上,我会悄悄的跟上撒把尘土,抓一把垃圾撒在里面,躲迷藏藏在人家屋里棺材里,把那家老头吓的半死,每次见着我就撵着要打我。呵呵,可谓坏事干净呀。但是有时候也是被冤枉的。

记忆中我的爸爸很严厉,妈妈最关心的就是弟弟。记忆中别的小朋友在外面被欺负了,家里大人们都会兴师问罪的找上门来,我爸爸妈妈好像从来没有过,不管是不是我们的过错,他们都会责骂于我们。记忆姐姐和弟弟要是被打,他们都往爷爷家里跑,那时爸爸好像最听爷爷的话,所以爷爷家里也成了我们的避难所。

我的 爷爷是个和蔼可亲的老人,村子里男女老少都非常尊重他,喜欢他。村民吃饭时都端上一大碗在爷爷家的大门口边吃边聊,那里也是我们小朋友天好乘凉的地方。我经常在爷爷那里一天不回家,每次爷爷看我把一碗饭吃个低朝脸,就高兴的笑呵呵的,眼睛眯成一条缝摸着我的头说,乖乖,慢点吃傻丫头。饭还多着呢。记得表哥从城里带来个西瓜,爷爷舍不得吃,留着给我们吃,那次吃西瓜,吃的满头满脸的都是西瓜水,把爷爷乐的前仰后合,眼泪都笑出来了。记忆中只有有爷爷经常夸我是个好孩子,记忆最深最深的只有爷爷的关爱和那慈祥的眼神,至今令我难忘 !每次想起我的爷爷,我都会泪水盈眶!

村子里人们都会经常会说起我爷爷,说我的爷爷,老实,厚道善良,老好人,曾经几次为了救落水的小朋友奋不顾身的跳到河里救人,因为那时我们那村子四周环水,一到了夏天阴连天日子,就没路走,村民唯一一条出村的路很窄,河水上涨就会淹没了出村的小路,村民都拄着拐杖慢慢的趟着过,好多人一不小心就滑倒水里。经他救过的小朋友就更好几个了。

我的爷爷高高的个子,走路有点微驼,记忆中爷爷好像有点怕奶奶,所以经常把好吃的东西背着奶奶偷给我吃。记忆中的爷爷拄着拐杖,爸爸不在家时,经常晚上到我家房前屋后转一圈,在看看我们姐弟都回家齐了没有。

那年的天,那年爷爷73岁,那天天气晴朗的日子,爷爷拄着拐杖和村里的人们一起去赶集,那时的街道就一条马路,一辆汽车停在中间时,赶集的人们就的侧着身子走,那天正好一家姓门的做席子的生意人,把汽车停在路的中间在那里装席子,一捆草席从车子上滚下来,那捆草席有200百多斤吧,正好砸在我爷爷的头上,爷爷当场就昏迷不省人事。

爷爷在医院里昏迷了一天一,醒来第一句话就说:不要怪人家,不许要人家的钱。不许找人家的麻烦,我这么大年纪了,儿孙满堂,死了也值了,不能落话给人家说。爷爷后来出院回家一个多月后就过世了,他出殡的那天全村的男女老少还有其他的村的镇里的来了好多人,来烧纸的人好像有几里路那么远,好多人为之落泪!我记得棺材从家里抬出来,奶奶哭着一直追到村子后面,喊着,你这死老头子,你就这么走了呀!我以后怎么谁来照顾呀....一直觉得奶奶平时看上去不怎么喜欢爷爷似的,有时对爷爷挺凶的,所以我不也怎么喜欢奶奶,这个时候的奶奶,看上去好可怜,原来她那么的在乎爷爷呀!

就这样我最亲爱的爷爷,那以后我好像也渐渐的懂事一些。经常去奶奶家,小时候因为堂姊妹太多,奶奶也不怎么爱我,可从爷爷走后,我一放学,回家就去陪她,听她讲她和爷爷从前的故事,奶奶对我态度也好了,两天看不见我都会去家里找我。

爷爷去世几年后,奶奶也摔了一跤从此行动就不怎么方便了,都是我爸爸兄弟几家轮流着照顾,每次轮到我家,都是我陪着她。奶奶那时好像很希望爸爸能陪她,可爸爸太忙,几天半个月回来一次,也不能照顾什么。爸爸那时常说,格子,你帮爸爸照顾奶奶,以后爸爸老了不要你照顾。到现在我经常想起这句话,想起我就好笑,笑那个单纯的年代。傻傻的我,因为为爸爸这句话我全心全职的照顾着奶奶,后来奶奶卧床不起,大小便都是我来帮忙,我每晚都陪着奶奶睡,夜里也常常被奶奶喊醒。每次给她洗脏衣服的时候,姐姐们都捂着鼻子往外跑。我就把奶奶的脏衣服拿到河边轻轻的摆动着,看着衣服被水漂浮起的一个个水泡。渐远渐散....

有时回到老家,淳朴的乡亲们见到我也都会笑着提起那些‘不堪’往事?我也就跟着嘿嘿的傻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