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花,相思扣

2013-06-05 22:11 | 作者:红尘一笑 | 散文吧首发

想象着,在这个季,你的柔情微笑会如花般开满我洁白的手臂,沿思念的脉络疯长,我会深情地握住这份幸福,用你的名字取暖。陌上花,相思扣,天青色等烟,而我,一直在等你

——文/红尘一笑

前世,我为青莲,你为梵音,一眸擦肩,惊艳了五百年的时光。花绵绵而绽,音靡靡而绕,低眉含笑间,谁的深情绚烂了三生石上的一见倾心?

今生,你为高山,我为流水,长风为歌,幽弦清音,水流脉脉,岭秀倾情。你一袭洒脱,温柔了我的眉弯,心舟过处,谁的呼唤柔婉了谁的一帘幽

从此,晓露痴缠,星月为凭,所有的心事旖旎,所有的呢喃软语,都,只为了你。

从此,我就在唐诗宋词里痴痴的等,等你的一个凝眸,将我的深情轻拥入梦;我就在水墨丹青里脉脉的候,候你的目光穿越红尘桑田,轻轻滑过我颤栗的灵魂

我知道,你是我今生最美的相遇,纵隔了天涯海角的距离。一言相识,仿若倾心已久;但凡交谈,已默默相惜。你说,我是你今生最美的童话,我的温柔丰盈了你的传奇;我说,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始终相信,遇见是上天的恩赐,也许,今生我就是为寻你而来。想象着,在落满枫红的小径上,与你十指相扣,不求地老天荒,只求莫失莫忘;想象着,在这个冬季,你的柔情微笑会如雪花般开满我洁白的手臂,沿思念的脉络疯长,我会深情地握住这份幸福,用你的名字取暖。

没有人知道,这世界上,究竟有多少情,属于浅相遇,深相知;更没有人知道,这世界上,究竟有多少情,属于默然相伴,寂静欢喜。于万千的人群中,于无际涯的时光里,一个人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恰巧奔赴到你的人生中来,这,何尝不是一种深深的缘?

红尘自是有情痴,一种感情,无关年龄,只与倾心有染;一种思念,无关距离,却可以海枯石烂;一种语言,不必出声,却字字心声;一种惦念,无形,却是心脉与心脉的交融......

是谁说过:关于情,沉默守望的孩子,是最苦的园丁。苍茫尽处,我执一支素笔,夜筝歌,只等你,来渡我;菩提岸边,我盈一眸恬静,只等你,化天涯为咫尺,圆我刻骨相思梦。

其实,好想化为一只美丽的蝶,在每个晨起,以一羽缠绵,附你肩;在每个黄昏,以一袭温婉,共你语。始终相信,岁月可以流走,惟情永远鲜活。端坐在心的世界,与思念对望,片片心语,化作满天相思雨。

其实,好想你挥毫,我研磨,你弹琴,我放歌,绘一幅情深意重,共一场琴瑟相和;好想灯下漫笔,我为你红袖添香,凭栏依窗,携手并肩看斜阳,不求地老天荒,只求一梦倾城。

你不来,我怎敢老去啊,天青色等烟雨,而我,一直在等你!

亲爱的,若可,请许我一个回眸,岁月静好,红尘安然,奢望浓墨处,有一场盛大的邂逅,以你明净的眸,给我一汪深情的凝视,将那份怦然心动脉脉珍藏。

亲爱的,若可,请许我一帘幽梦,素年锦时,那些被流水阅过的时光,总是于袅袅处开出婀娜的花,就让我以梦的姿态,别致婉约呓语中的一眸浅笑。花开花谢花满天,谁的轻唤,于花开处,疼痛了一个季节的守候?谁的心思,在低回旋律中与秋水共长天?

流年里,若有一个人,在你的生命中,烟花般绚烂过,流星般璀璨过,纵使隔了沧海桑田,却可在魂梦里呼唤,可在文字想念,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陌上花,相思扣,情缘暖,始忆深。一诺倾城,一笔天荒,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如何让我遇见你,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我是那个在水一方,临水而立的女子啊,

携三千月华,夜夜为你踏水而歌。

只等你,

以倾城的爱恋,穿过水之湄,

轻轻抱走我,连同

我的温柔......

红尘一笑落笔于2013年1月10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