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醉半醒,两世迷茫

2013-06-05 08:48 | 作者:散文吧网友 | 散文吧首发

如果醉了,可以忘却一切,那我宁愿,就这样永远的醉下去。

——题记

曾在茫茫人海中与你相遇,当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就注定了我此生心的归去。淅淅沥沥的下着,当我失措时,一把雨伞,遮住了我所以的迷茫。

窗外,雨水轻轻的贪恋着世间,看不清,也摸不着。我伸出双手,多想捧起它,融入指尖,然而它给我的,只是悄然无声的流逝。从我的指尖中,它悄悄地滑过,手指感觉到冰凉的湿润。如果此时回过身去,再多看一眼,便会发现,触及指尖的不是雨,而是我隐忍许久的泪。

栖居在小流水的江南水乡,古典的风韵常常令我意乱情迷。柳枝絮舞,散落一地悲伤。而当你焦急的身影匆匆走过,我留下了此生最幸福眼泪。你没有多看我一眼,就这样,彼此擦肩而过。无数次望月,魂牵萦的全是你的背影。脑海中,映出你的笑容。然而让你笑的那个女孩,却不是我。

只要你幸福,就好。哪怕此生我一个人伤痕累累,只要能看着你的背影,便已足矣。

捧起一束红梅,凑近鼻尖,那是高傲,那是清冷。捻起一朵梨花,那是素雅,那是纯洁。折下一枝柳絮,那是意,那是生机。拂起一汪清水,那是我两世,满满的泪。

拿起一壶酒,赏月吟诵。当一个人默默地孤独时,才能明白李清照寂寞深闺的愁。当那两行清泪挂满面颊,才能明白那一个人落寞的哀愁。当一个的背影消失在荒无人烟的借口,才能明白一个人寂静的孤独。其实有时,一个人并不是孤僻,而是她累了,倦了,乏了,想一个人静一静了。

万家灯火,蝶舞轻憩。愿得一心人,白首不分离。我要的只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情。曾在年轻时,也幻想着有一天能牵着挚爱之人的手,穿上爱情的水晶鞋。然而我的挚爱之人没来,碎了的,只是我一个人的心。

渐渐地,在似水流年中,我懂得了用文字去抒写心情。文字是我依靠心灵的港湾,至少在我心碎难过时,可以用素笔写尽山水风情。这一路,扑朔迷离,繁星点点中,我看到了曾经逝去的那颗青春的心。

似乎很喜欢酌酒,不是因为酒的芳香四溢,而是因为,醉了,可能会忘却一切。至少酒精可以暂时麻痹我的思想,虽然只是暂的,虽然在醒来时依旧会很痛,至少我可以得到一小会的解脱。灵魂的翅膀,在青春中演绎。从没想过,醉了醒后,痛的依旧是自己那惨不忍睹的心。所以,我宁愿半醉半醒。

时常一个人流连在荒无人烟的巷口,落寞的看着大千世界的灯红酒绿,红男绿女。徘徊在那里,久久不肯离去

或许,生命就是如此。有些人,没有缘分,留下的只是一个人的单相思,那思的那个人,必定是受伤的那个人。多想释怀的放下,多想洒脱的走完一生,多想饱览人生风情,而不是心碎一地,情殇一世。满树的梨花开了,我捻起一朵,好纯。如果可以,我多想做一朵梨花,经历风吹雨打,至少不必经历着世态炎凉。

多想打开心怀,多想释放自我,多想洒脱一回。然而,心,却与我反抗。

踏着一路芬芳,在空气中寻找着你遗留的气息。一路走来,竟寻寻觅觅来到了这里。这是大片大片的梨花林。白色素雅的梨花漫天飞舞,让一席素裙的我竟有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我闭上双眼,长长的睫毛掩盖了所有的悲痛和沉思。如果可以,我愿化身于这千朵万朵梨花中的一枝独秀,至少可以博得你的青睐。然而,我终究是我,不是梨花,更不是你在乎的那个人。我不敢发出多大声响,尽量缓慢着脚步,不敢打破这里的尘嚣寂静。脑海中,不禁映现出那个女孩的音容笑貌。此时的我,好需要一个肩膀,让我放声哭泣。

多想狼狈的走入雨中,任由泪珠滑落面颊。当雨水冲刷着我苍白的面孔,泪水,也随之冲淡。淋过雨,或许心,也被褪去了一层淡淡的尘埃。雨天是放声哭泣的时间,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下雨天。雨天,一个安静的女孩,她在雨中漫步。与其说实在漫步,不如说是在等待

半醉半醒,我已经等了两生的迷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