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香椿忆起

2013-06-02 20:04 | 作者:千山静雪 | 散文吧首发

窗外,庭院里,枯萎的枝条默不作声的生出了新的嫩芽,大街上,各种新鲜的瓜果蔬菜轻快的躺在菜农的摇篮里,风亦转柔,暖暖的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天就这么悄悄然的来临了,虽无声无息,却散发着生命的朝气。

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万物复苏的景象是如此的令人欣喜。

散步在大街小巷当中,看着那些青翠欲滴的蔬菜,不由得想起了家里的香椿树。心里总会这样想着,这样的时节,香椿树该发芽了吧,那嫩嫩的枝芽采摘下来不论是用鸡蛋小炒还是用豆腐清拌,都会别具一番风味吧。

我对植物没有特别的研究,遂不知这香椿的植物习性,也不太懂它属于什么草本科目,只是略微知道椿芽的营养极其丰富,能够起到很好的食疗与保健作用。

我与香椿似乎很有缘份。小的时候,每次去外婆家,都会在吃饭的时候看到香椿拌豆腐这道菜,可是那时是绝不会主动去品尝这道菜的,尽管大人们都说很好吃,都说春芽很香,可是儿时的自己却感觉那春芽有种怪怪的味道,苦苦的,一点都不好闻,怎么会香呢。外婆家的院子里有几株很大的香椿树,所以每年的春天吃春芽便成了一道不可或缺的时令菜,至今想起十几年前外婆家的那个小院,那间有点霉气,泛着陈旧的木头味道的小屋还都会想起那一盘苦苦涩涩的香椿拌豆腐,时间记忆似乎都定格了在那一寸之内,倏忽之间。

后来,自己家也搬到了郊外,至今仍然生活在那山脚下,湖畔边。许多年过去了,家里周边的景色越来越漂亮,近几年竟成了旅游踏春的风景区。是啊,依山傍水,晨起朝阳青山外,落红日湖水尽,青山绿水看不遍,鸢鸣燕唱久不落,去春来皆秀丽,风光明净惹人。也许正因如此,那里的田地慢慢的褪去,被取而代之为风景开发区,没有了农民,亦没有了庄家。几年前父母在荒芜的田地里种了几株香椿,每年的春天发芽,嫩绿的芽叶透着生命的渴望与生气,看着格外让人舒坦。每年的春天,也许就是这个时候吧,妈妈都会把嫩芽摘下,依然是拌豆腐,炒鸡蛋,满满的一盘令全家人都吃的很满足。不过,我是没有口福的,因为那几年都在外地上学,每年的3,4月间从不曾回过家,自然就吃不到这纯天然的绿色佳肴了,唉,至今想来,又多了一条去外地念书的遗憾。去年,由于毕业实习回家住了一段时间,才得以尝到自家的香椿的味道。自此,便喜欢吃起香椿来,才领略到春芽的清香气,入嘴略涩微苦,然慢慢咀嚼品味,其清香气慢慢溢出,回味无穷。春芽的香不似花的芳香,亦不似瓜果蔬菜的甜香,而是一股夹杂着春天气息的青草香。放上些许盐,香油,拌着白嫩的豆腐,真真是一道秀色可餐的天然佳品。

我想今年工作之余,闲暇之时,自己一定要到田地里摘那么几撮新鲜的春芽,回家好好吃那么几顿椿芽拌豆腐或是香椿炒鸡蛋,这样想着,春芽那特有的清香味仿佛于鼻尖飘过,淡淡的带着初春青涩与香甜的味道,家乡的景色亦不免浮现于眼前,唉,这样的时节,家乡湖岸边的柳树该发嫩枝了吧,各色各样的山花也该开了吧,满山遍野应该都穿上了嫩嫩的绿装,到处应该都弥漫着春天的泥土气息吧。

阳光明媚,草长莺飞,春风绿满山,湖水映花红。怎奈我如今仍在异乡工作,不能肆意的去享受家乡的青山绿水,辜负了这大好春光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