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听,木棉花凋零的声音

2013-05-31 17:53 | 作者:星梦尘缘 | 散文吧首发

凉如水,月残星稀,蛙鸣高低起伏。一些不知名的虫子躲在黑暗的角落里不时的怪叫着。手机铃声嘎然响起,我从中惊醒,惺忪的睡眼注视着那一串熟悉的电话号码,却无力按下接听键。任由来电音乐《卑恋》一遍一遍的在耳畔回荡。

那音乐多么的忧伤、凄凉、断肠…

所有埋藏在灵魂深处的痛苦如潮水般向我涌来。我静静地走到了窗台前,仰望着悬挂在高空中的残月,淡淡的月光倾斜在我的脸上,如同你温柔的双手在抚慰着我内心的孤寂。一滴温热的泪水冲破眼皮的限制闯出了我的视线,微风轻吹,片片落叶夹杂着颗颗泪珠随风而舞,那些雕刻在心上挥之不去的记忆就会随之裂开一道缝隙,随着眼前熟悉的情景泛起。

文/王浩明〖星梦尘缘〗

皓月当空,木棉树下,你轻吻着我的脸颊,纤细的双手抚摸着我零乱的发丝,你的泪水如同一弯泛滥的汪洋,早已渗透了我的衣襟。阵阵风送来了木棉花淡淡的芳香,花枝招展,泌人心脾。

你、我在卑微的缠绵中已沉默了半个小时,没有人愿意打破这种僵局,这是一个令人难以忘怀的夜晚。相三年的恋人要分开,怎不叫人伤痛呢?!

你扬起白的衣袖擦试着脸上的泪珠,保持着最初的姿态,你强颜欢笑,眼神却充满忧郁。你说,你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你说,让我等你三年,你还说,这辈子非我不嫁。最后,你的背影消失在无尽的夜色中。我一人独自站在木棉树下回味着你前一秒留下的温存。

木棉树上,鸣吟吟。宣告着我将独自站在时光的隧道里开始漫长的等待。我别无选择,只有默默的等着你,等你回来,嫁给我。

殊不知,你许下的承诺已经霸道的掠夺去我追求幸福的权力。

殊不知,三年的期限有多么的漫长,让我在日转星移中忍受着等待的煎熬。

殊不知,你说的三年是不是遥遥无期,漫无边际。

春风,鲜花怒放,百花争艳。枯干的木棉树伸展出新生的嫩芽,万物披上了一层绿色的大衣,包裹着被寒风侵袭过的身体。在我的期盼和等待中终于迎来了第一个春天,曾几何时,我们一起躺在碧绿的草地上仰望着蓝天,你小鸟依人般依偎在我怀里,轻轻的俯在我的耳边,诉说着属于我们的甜言蜜语。我静静的沉寂在幸福的喜悦中享受着生活美好。微风轻吹,花香四溢,你掂起小脚在草坪上舞动着优美的姿态,像是一只翩翩起舞彩蝶,丰姿绰约,姿态万千。你好美,真的好美,白净的脸蛋上泛滥着羞涩的红晕,像是一个初开情犊的纯情少女

日炎炎,骄阳似火,漫山遍野的奇花异草,迎着温暖阳光生机勃勃的成长,万紫千红的鲜花随着轻盈的微风舞动,像一个绝美佳人在远处向我招手。在我的期盼和等待中迎来了第一个炎夏。曾几何时,我们在清澈的溪流中游泳,捉龙虾,你天真烂漫如一个不谙事世的野丫头,在溪水中游来游去,似一条诱惑众生的美人鱼。你说,你会陪我一起走完生命的路程,那怕有多么暂,你都不会离开。你的话如一股暖流涌入心底,平静的心泛起层层涟漪,波澜壮阔,惊涛骇浪。一波接着一波。

秋风瑟萧,落叶纷飞,零碎的叶片静静的悬挂在木棉树上,早已枯萎却无力凋零,瑟瑟秋风吹打着零星的叶片,它恋恋不舍的坠落。

落叶归根?!可我看到它掌握不住生命的方向,任由风把它带到未知的地点。就如同我在等待远逝的你归来一样。我在期盼和等待中迎来了凉秋,曾几何时,你端坐在木棉树下,灵巧的双手弹奏着优美的旋律,琴声悠悠,佳人作伴,人生充满诗情画意,这不就是每个人憧憬向往的生活吗?!可是命运的绳索却如此的牢固,我无法挣脱它的枷锁。最终,曲终人散,人去楼空,物是人非。

寒风料峭,雪花飞舞,纷纷扬扬的雪花覆盖了万物的活力。银装素裹,万物沉睡。

我在期盼和等待中迎来了寒,曾几何时,你缓慢的脚步踏着厚厚的积雪,如同脚下踩着一朵云彩般轻盈,生怕毁坏了眼前的美景。你的心就如同雪花一样纯洁

冰天雪地,我们手牵手滑冰,背靠背比赛堆雪人,心连心对战雪仗。我们忘记了寒冷,疯狂的奔跑在寒风中,你温暖的笑颜如夏日里明媚的阳光,万秋千载的寒冰都在你笑颜中渐渐溶化。和你在一起,我的世界没有春夏秋冬的轮回,只有源源不断的爱。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三年的等待如同一场恐怖的恶梦,你远方归来的消息惊醒了沉睡在梦中的我,三年了?!不知不觉已经沉睡三年了?!此时的我早已脱胎换骨与三年前的我判若两人。满头的青丝夹杂着丝丝白发,不知哪一根是因思念你而生的呢!眼角的鱼尾纹已经凝固成一朵绚丽的菊花。纵横交错的皱纹像是一条蚯蚓霸道的占据了我的容颜,是啊!岁月不饶人啊!人生苦短,又有多少个三年去挥霍呢?!从来不打扮的我,在那天特地又精心的装扮了半天,只为了去迎接我憧憬三年的美好未来。

木棉树下,晚风习习,繁星点点。我站在我们约定的地点,焦急的寻找着你的身影。你的身影渐渐向我靠近,随手递给我一张红色的信封,然后,以一个华丽式转身消失在我的视线。我颤抖的双手捧着那一张红色信封,上面分明有一个红双喜。可是,故事的主角并不是我,炫耀的红,鲜艳的红,绚丽的红,在月光的反射下多么的刺眼,我努力的用手遮盖着强烈的光线,却遮不住从指缝间滑落的泪水。

一阵刺骨的冷风把我从痛苦的回忆中拉回了现实,电话还在一遍又一遍的催促着。我鼓起勇气按下接听键,你温柔的声音再次传来....

你说,希望你明天能参加我的婚礼

我没有语言,任由手机和泪水坠落在地...

人生如梦,梦醒梦醉亦虚空…

木棉树下,有个男子在等你

等你回来,嫁给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