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能读懂他背后的忧伤

2013-05-30 20:14 | 作者:星梦尘缘 | 散文吧首发

,雷鸣轰动。街道上空无一人,碎雨敲击着瓦片为夜色平添了几份喧哗。

街角处,公共电话亭内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紧握着电话,他身着绿色大衣,一双破裂的球鞋,指甲盖里残留着一个民工特有的泥土。

“妈,的病怎么样了?我过两天就把钱寄回去。千万别断了药啊!”

“嗯,你放心。我够用。”

电话挂断了,在这个平凡飘着雨的夜晚没人会注意到一个中年男子为生计担忧而扭曲的脸。更不会注意到他胳膊上因抽血而留下的伤痕

紧接着他从裤兜里摸索出一枚硬币按下一串号码。

“老婆,孩子的学费我过两天就寄回去。”

“照顾好爸爸,他时间不多了。。。”。说这话的时候,他抽出一只手狠狠地抹了一把眼泪

他呜咽着似乎还想说什么,可是通话时间已经到了。那是他和老婆最后一次通话。简单,明了。

没过几天,他的老婆就带着儿子走了,从他的世界里销声匿迹。 那天晚上依旧飘着碎雨,他拎着一瓶白酒瘫坐在脏兮兮的草垛里自言自语。他本可以找到她问个究竟,但是他默认了命运的安排。在他看来离开他就等于一种解脱。那晚,他喝的烂醉如泥,躺在杂草中度过漫长的一夜,任凭雨水灌湿他的衣服。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没有人知道他病了两天也没舍得去买药,更没有人知道他因体力不支已被老板解雇。

再后来,他的父亲逝世了,他如燕南归跪在父亲的坟前深深地自责。一颗强壮的心瞬间被瓦解的支离破碎。他再也没有任何精力奔波,再也没有了奔波的理由。

还记得,他读书时父亲曾握着他的手,告诉他,身为一个男人就要准备时刻承担责任,忍受疼痛

他并没有像我们期待的那样从此出人头地,化悲痛为力量。反而日渐沉沦。如一棵任人摧残的小草。久而久之,他便神志不清,傻笑,说胡话。嘴里一直重复着“诺,诺,”。那也许是他儿子的乳名。

从车轮下抬出来的那刻,他已经停止了呼吸。人说,他是为了救一名过马路的孩子。

为他整理后世的时候,从他口袋里找出两张磨损泛白的相片,一张是他的儿子,另一张是他的老婆。有时候,他似乎忘记了自己

故事还有吗?”我踢了踢上铺的加诺。

“没了。”

“这个故事是真的吗?你和那个男人是什么关系?”

“因为他是我的.....。”

此刻,有泪滴落。一滴一滴拍打在我的脸颊,暖暖的。

或许,深埋在黄泉下的不只是一个单纯的肉体,还有更多更多因而产生的误解和痛苦。我们知道的仅仅只有这些,而我们不知道的是他的母亲身患绝症为了不给他增添负担选择了带着儿子悄然离去。我们读不懂他们做这个艰难决定时背后的忧伤和痛苦。

作者:王浩明

QQ:276224376

评论